苗族有俗语:“收丢收烂舍,阿沙忙烂舍。”“烂舍”就是双井凉伞苗寨,汉语意为:“逃难从凉伞离开,做富也到凉伞去”。

凉伞村是施秉一个比较大的苗族村落,苗语写作“liangx hsangt”,意思是“寨祖”、“祖寨”或“宗祖寨”。它位于双井镇政府驻地西南角200米处。属于该镇的城外村。这个村由五个自然寨组成。从谷底的白沙井至山脊之上依次为老寨、晾布场、枫香塝、井上、井边。每个自然寨都有枫树等古树覆盖着。

从新城下谷底,这就是白沙井,井边环绕着村落和田园。泉水从白沙井流出之后,也便洋洋洒洒顺小河流出村寨,滋润着村子之下那上千亩良田沃土。

井,叫白沙井,它与镇政府之下的那口黑沙并称“双井”,新城又名“双井”由此而得名。也即为《镇远府志》(新志)载“白沙泉”和“黑沙泉”是也。志载曰:“白沙泉,在新城西。沙如霜雪,渊无潜石,水自下而上,纍纍如贯珠。”“黑沙泉,在新城三台门外,浑浑泡泡,沙无停流,其色如黑。”我们无法知道,两口相距不到两百米的泉井会有如此大的区别。然,其泉水“甘甜相近”。外地人说,凉伞男人长得俊,女孩长得美,那就是因为喝这两口泉井的缘故。为了保护泉井,凉伞苗人特制村规民约,并立碑刻文,文曰:“祖先建井历史悠久,龙泉夏冰冬热,晴雨清澈同量,四季长流,灌田万亩,名胜远扬。井共五间,民律论定,上隔饮水,下隔洗人用菜,中间两隔洗衣,最下隔洗猪菜。粪便脏物严禁入内洗涤,不得牵牛入井洗澡,规章分明,永传流芳,不得故犯,如有违者,按当村民约有关条倒惩罚。”

凉伞人均为龙姓,言其为“柳”系苗族,而黄平苗陇和双井龙氏苗族均为此族系。传说此系苗族来源于“柳”,因而称作“柳系”,苗话叫他们为“卡柳”。柳是什么地方我们无法考证。村里有一个叫告引的老人说,他们从柳方来,来的时候是四个老祖母带来。她们分别叫梅榜、梅榴、梅法和梅梗。他们一个居凉伞,一个居旧州(鲤鱼塘对岸,台江县属),一个居南哨(坪寨对岸,台江县属),一个居平寨。龙氏就由这四个祖母发展而来。这里的苗族同样过春节、粽子节、九月节,姊妹节,也过吃新节。而最有特色的却是吃新节。因为很多地方的苗族皆以卯日为节期,而他们则以巳日为期。“巳”是蛇日,吃巳,苗话叫喽瑟。这既是吃新节,又是祭祀祖宗的节日。所祭祀的祖宗是女性,即祖母。他们将蝴蝶妈祖视为先祖。

蝴蝶妈妈是苗族神话传说《苗族古歌》里所有苗族人共同的祖先。苗族称为:“妹榜妹留”(苗语,即蝴蝶妈妈)。苗族民众视蝴蝶妈妈为人之祖。黔东南地区的苗族先民把枫木作为图腾进行崇拜。他们把枫木当作自己的亲属,认为自己的祖先源于枫木,正如《苗族古歌》所唱的:“还有枫树干,还有枫树心,树干生妹榜,树心生妹留,古时老妈妈。”意思是说,枫树干和枫树心生出了“妹榜妹留”。“妹榜妹留”是苗语,翻译成汉语即是“蝴蝶妈妈”,而“蝴蝶妈妈”则是苗族的始祖。因为“蝴蝶妈妈”生下十二个蛋,十二个蛋又孵化出远祖姜央,用线条图来表示,那就是:枫木——“蝴蝶妈妈”——远祖姜央。由此可见,枫木与苗族先民有着特殊的亲缘关系,因而,它成了苗族的图腾。很多地方最多能祭到蚩尤就已很古老的了,可凉伞苗族居然祭到蝴蝶妈妈去——我无法找到答案。从四个祖母的到来,是不是意味着龙氏来到这里时他们还处在母系世族社会?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