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邻居村村民魏某是2022年5月通过人介绍相识并确定了恋爱关系。同年农历8月我们定下亲事了。那时,我给了魏某一次性现金100000元和6000元的三金首饰、衣服作为彩礼,还给了亲戚6000元。之后,在2022年9月,我给魏某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一块手表和2000元钱。到2023年春节后,我们之间的往来渐渐减少了,感情也逐步变淡了。我曾多次寻求解决我们婚约关系的方式,但魏某一直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她说如果我们分手了彩礼就不用退还了。我们的关系已经名存实亡,我不希望再拖下去,所以提出分手的想法。那时,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疏远,我已经不指望还有挽回的可能。我要求魏某退还我在她身上的彩礼和其他开支费用,但她总是以各种理由拒不退还,导致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恶劣。最终,我在3月25日找到了禹城市莒镇小龙调解工作室求助,希望他们能够帮忙解决这个问题。
调解工作室的主任段小龙了解到情况之后,首先让我们表明我们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希望能够重新修复我们的关系。但是,魏某拒绝继续婚姻关系,而我也同意我们应该分手。其次,在财物问题上,段主任希望我们能够如实交代在我们相处期间到底有多少钱物的交往。魏某一直坚称我只在定亲时给她了1000元,而我对于魏某否认我给过她彩礼和礼物非常生气。我要求工作人员去做实地调查,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谎。段主任看到我们争执不下,就先向我们讲述了相关的法律规定。他告诉我们在定亲时所给予的现金和贵重物品,即彩礼,是基于社会风俗习惯所给予的财物。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这些钱物应被认定为索取,而不是赠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五条之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而互相往来为培养双方之间的感情交流而赠送的物品,是爱情的象征,一般属于赠与性质,双方可以不予返还。段主任还对我说:“你是男子汉,应当高姿态地对待这个问题,不要与魏某斤斤计较。”我明白了法律在这个问题上的规定,也表示对于在我们婚约关系存续期间的除彩礼之外的往来和支出,我不再追究。约关系的处理都存在分歧和纷争。我同意自愿放弃返还请求,但是我要求魏某返还我在定亲时所付的100000元现金。因为魏某一直否认收到这笔现金,我们双方再次陷入僵局。段主任找到了我们的家长进行调查核实。经过耐心的教育和解释,魏某的家长最终承认了当时确实收到了100000元现金。确定了彩礼的金额之后,段主任又对我们进行了多方面的解释和说服,最终我们自愿达成了协议。魏某同意在2023年4月10日一次性返还我100000元现金的彩礼。通过段主任的耐心开导与解释,这起因婚约解除而产生的矛盾纠纷案件得到了妥善解决。
我认为,在本案中,莒镇小龙调解工作室主任段小龙成功地运用了模糊处理法中的模糊调查、法治和德治相结合的方法,解决了这起婚约纠纷。双方在彩礼金额和婚约关系处理方面存在分歧和纷争,但最终通过工作人员的努力达成了自愿协议。这是一次对法治和德治相结合的有益尝试,也为日后处理类似争端纠纷提供了经验和借鉴。经验也提醒我,在面对婚姻纠纷时,尤其是涉及彩礼等方面的问题,我们要综合运用法治和德治的方法来调解纠纷。 我和我的伴侣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涉及除彩礼之外的其他财产往来时发生了争议。段主任在处理纠纷时,并没有急于进行调查,而是给我们详细解释了法律的相关规定。根据法律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除彩礼之外的其他财产往来可以被视为赠品,如果当事人愿意,可以自愿放弃请求。而且,这部分财产往来调查起来十分复杂,调查结果可能也不准确,因此调解员并没有坚持进行调查。最终,魏某选择放弃了对这部分财产的请求,这也证明了调解员没有必要过度调查每个细节。 当然,模糊调查并不意味着不进行调查。在当事人对基本问题存在争议时,进行调查是非常必要的。在本案中,段主任对彩礼的数额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得出了清晰明了的结论,为解决争议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在调解纠纷时,段主任还成功地运用了法治与德治相结合的方法。在涉及彩礼等常见争议时,当事人往往不清楚法律规定,因此在面对纠纷时容易产生许多争议。段主任认为只有让当事人清楚了解法律规定,才能使他们有一个明确的思路和判断标准。这为解决彩礼问题提供了有益的经验与借鉴。我深刻认识到,调解员在调解纠纷时,应当充分发挥模糊调解的作用。模糊调解方法在处理一些无原则纠纷时特别有效,可以平息矛盾,促进安定团结,帮助当事人修复良好的人际关系。 我认为,在进行模糊调解时,调解员应当根据纠纷的不同情况有条件地采用这种方法。对于那些紧要关头,对原则有冲击的纠纷,我们应该坚持原则,不能用模糊来搪塞事情。而对于那些无原则纠纷,我们则可以来运用模糊调解法。如果能够巧妙地使用模糊法,淡化或隐去一些无原则的纠纷,不仅有利于缓解双方的矛盾,还能帮助他们重建良好的人际关系。 最后,我认为,对于调解员来说,想要运用好模糊调解法,必须具备丰富的经验、高超的处理技巧和精良的服务理念。只有这些条件具备,调解员的言行才能充满说服力,从而赢得双方当事人的尊重和信任。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