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田村话属于赣县东河片区的地方语言,它不仅反映了田村的社会变迁、经济发展和人文特色,还是田村人情感维系和文化传承的重要纽带,所以无论身在何处,听到乡音感情便更为亲切,两个人只要听到田村话,关系就拉近了一 … 

 

 

田村是赣县的大镇,是具有千年历史的客家古镇,在走进乡镇之前,由田村知名文化学者黄勇先生题字的“客家古镇田村”牌坊格外引人注目。作为客家乡村的一部分,田村的地域文化熠熠生辉,尤其突出的是田村话。

 

语言和地域关系极为密切,一般来说,地域平坦的地方语言相对集中统一,而地域复杂的地方,语言则呈现多样化发展。就拿赣县区来说,赣县地貌为南方典型的丘陵地带,仅一个赣县至少有三种方言,如田村、南塘、白鹭一带方言相对接近,茅店、江口、大田、大埠、五云、沙地、湖江等一带的语言基本一致,而韩坊等南山片片区的语言,又与这几个地方略有不同。

田村镇的地域较为明显,群山环抱,人口集中居住在相对平缓的土地上,沿河而居,所以田村的方言也有明显的特点:集中居住村民说的田村话被视为正宗田村方言,人与人之间交流十分方便快捷,日常生活、市场交易、与外人沟通都说田村话,而且田村话一出口,就能听出他是田村本地人还是外地人。住在五陂、庙前、富竹等距离田村圩镇较远的村民,他们因居住在山地丘陵较为突出的地方,加上与说赣县方言的乡镇相毗邻,所以他们的语言和赣县方言较为接近。由于这带村民长期在田村圩镇与村子两头跑,他们的语言又和田村话相互杂糅。在长期的交往融合、市场交易活动中,他们掌握了一定的田村话,但聚居的田村人能流利地说他们方言的人则相对较少。

 

当然,地道的田村话还是相当有意思的,无论是夸人的话,还是某种情感的表达,田村话都十分有当地特色。比如我读小学和初中时,那时候的老师基本上都是本地人,讲课时偶尔要说上几句田村话,特别是老师要批评学生的时候,那就表现得更为明显,仿佛只有用田村方言来说教,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课外,学生与老师之间的互动,基本上也是用田村方言来实现。

 

长期生活在田村的老表,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想到要掺杂其他语系,更不会有普通话的出现。尤其是在上世纪十年代,如果一个人在田村说普通话,一定会被人刮目相看。当然,由于有良好的语言环境,似乎每个田村人天生就会说田村话,每个人说的语调、口音、表情都极为的相似。但随着田村社会经济的发展,部分外地人因工作或其他原因进入田村,这些不会说田村话的外乡人,大部分只能听懂田村话且不会说,他们只能用普通话来交流,甚至有的田村人从外地回来后,一时半会很难改口,在田村短暂停留时也说起了普通话。最为明显的是,这些年来但凡走进田村的超市、银行、派出所、乡镇、中小学等,似乎说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了,当然,田村地道的老表去了这些地方,依然还是说田村话,主要原因是他们不会使用也不会说普通话。

 

田村话属于赣县东河片区的地方语言,它不仅反映了田村的社会变迁、经济发展和人文特色,还是田村人情感维系和文化传承的重要纽带,所以无论身在何处,听到乡音感情便更为亲切,两个人只要听到田村话,关系就拉近了一半。无论你来自哪里,你一口地道而流利的方言,便悄无声息地为你来自何方贴上了显著的标签,也为你寻找情感认同提供了可靠依据。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