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文化常识_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_姓氏文化/

我们中华民族有着几千年的文明历史。 几千年来,人名的基本模式从诞生到发展,基本没有变化。

具体到每个朝代,名称的表现都不同。

一般来说,古代人的名字都比较复杂。 人们不仅有与今天相同的童年名称和学名,而且还有今天已经消除的文字、数字等。

其中,“子”是古代人名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作用与“名”一样重要。

我们今天常说的“名”,其实是古人“名”和“子”的统称。

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 我国历史不同时期,命名特点并不完全相同。

我国最早的人名规律是在夏代发现的。

当时人们崇拜太阳,盛行的历法是干支历。 因此,当时夏朝的君王贵族都喜欢以天干来命名自己的名字。

据《史记·夏本纪》记载,夏朝君主的名字有太康、仲康、少康等。 据陈梦嘉在《殷墟·碑文评述》一书中考证,这些名字中的“康”字是“庚”字,是传说中的十日(天干)之一。

另外,夏朝君主的名字还有孔甲、叔甲、鲁癸等,他们名字中的“甲”、“癸”也是天干。

至于商朝的君主,在命名时都继承了夏朝君主的这个习惯。 无论是开国之君商汤(又称太乙),还是国家灭亡之主辛帝(殷封王),其中的二十九位君主无一不是以天干命名的。

当时的贵族也效仿这种做法,在名字中使用天干,如祖吉、福贵、虎福鼎、功福庚等。

到了周代,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口的繁衍,命名的方法日趋完善。

正如《同治氏简》中所说,当时的君主“生有名名,死有义名;生有名名,死有名名”。

他生前被称为“张”或“日发”; 他死后,人们称他为“文”或“武”。 魏子期、魏仲淹、箕子、比干都是周人。 所以,我们就把A、B、C、D之类的东西去掉,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文言身上。”

这里“尚文”的含义是,不再像夏商那样只知道天干的命名,无论怎么变,也只有代表天干的十个字。 似乎太简单了,开始注重文采。

常、发、启、中言、季子、比干等名字充满变化和寓意,文化色彩更加丰富。

正是由于周代人名的上述变化,不仅导致了大批庄重新颖的名字的出现,而且还导致了我国最早的命名原则的诞生。 。

姓氏文化常识_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_姓氏文化/

这一命名原则是专门为王公贵族的命名而制定的,又称“五规六忌”。

据《左传·桓公六年》记载,周代人起名有五原则:“信、义、相、虚、类”。

生以名为信,以德命为义,以型命为相,以物为假,以父为慈。 不为国家,不为官,不为山河,不为隐疾,不为牲畜,不为器物钱币。 周人过去忌讳有关神明和名字的事情,但他们最终还是会忌讳的。

故用国则失名,用官则失位,用山河则失主,用畜则废祭祀时,如果使用器皿和钱币,那就浪费了仪式。 晋时奚侯废司徒,宋时武公废司空,先君吴废二山。 所以,大的东西是无法生存的。 ”

《论衡·解书篇》还记载,周人“以信、义、相、虚、相似而立名。

诞生的名字是信仰。 如果陆先生生于酉,他手上的铭文就是“酉”。

以德为义,如文王之盛,武王之发。

类名相,如孔子名丘。 取之于物,则为假,如宋公名乍九。 与父亲相似就是与父亲相似。”

以上就是说,周代人起名原则中的“五原则”,是指名字由来的五个方面,即“信”、“义”、“相”、“假”和“种类”。

“心”指的是孩子的某些身体特征,比如大眼睛、白皮肤、胖身材等。根据这些特征,你可以找到命名灵感;

“一”是指孩子表现出的某些才能,如聪明、好动、软弱等,也可作为命名的参考;

“相貌”是指孩子的相貌,可分为美丑,名字也可据此考虑;

“假”就是借用,可以用其他东西来命名;

“类别”的意思是相似,就是可以用与孩子的特点相似的方式来命名。

至于“六忌”,就是说王公贵族既然是地位高的人,那么一出生就注定是王公贵族。 他们的名字是普通人不可以随意称呼的,必须回避。

为了避免日后出现禁忌,命名时应考虑六个因素。 忌用国名、山水名、官名、病名、祭品(动物)名、祭器名等。

因国号、山川名称、官名常用,病名不雅,祭祀、祭器名称过于庄重,不能回避,故均属“六忌”之列。

上述“五规”、“六忌”今天看来确实有些繁琐,但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

在当时重视宗法和礼仪的社会背景下,确实具有指导或规范命名的现实意义。

在上述原则约束下给出的名称,如姬发(周武王)、孔丘(孔子)、庄周(庄子)、李耳(老子)、屈平(屈原)、宋余等,可能各有各的特点。 ,或者美丽可人,这与夏商单调的名字相比,确实是进步了一大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