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碓”为脚踏的舂米工具,旧时做米粄用碓舂米,舂米时若碓头上一点儿东西都没粘上,意味着碓臼里货料有限,少得可怜之臼碓里的东西往往提不起人们的胃口,故谓之“冇搭碓”。 … 

 

 

丘桂贤

无搭碓(doi53)

无搭闪

意为没有多大意思或不感兴趣。“碓”为脚踏的舂米工具,旧时做米粄用碓舂米,舂米时若碓头上一点儿东西都没粘上,意味着碓臼里货料有限,少得可怜之臼碓里的东西往往提不起人们的胃口,故谓之“冇搭碓”;亦作“冇搭闪”,闪,是指星星点点之物,即碓头上一星点儿都不粘。冇,亦写成“无”, 读“么”或 “茅”。

这部电影媒体上炒作得十分厉害,昨晡日涯看后,觉得其实真真系无滴搭碓。

客家俗语释解: “顶顶碓碓”与反复出错

顶顶碓碓,比喻某人糊里糊涂,反复出错,使他人受累和令人厌烦。

客家人的语言表达有点“古”味,举些例子,如:差错,客家话往往把“错”说成“差”;空闲,亦往往把“空”说成“闲”,客家话对并列双音词的择字表达习惯与现代汉语有些差别,其实,这只是语言存古罢了。

客家人的俗语都来源于生活,当然“顶顶碓碓”就与生活用具“碓”有关。那么,其表达的意义怎么又会与“反复出错”联系在一块呢?我们不妨回放一下旧时踏碓做米粄的过程。踏米粄是踏碓者与顶碓者两人合作的活,舂米时碓头往往会被湿米粉粘牢,顶碓者负责把碓头顶起并刮去碓头和碓臼中粘牢的米粉,顶碓就是用丫杈“叉”住。踏碓则是苦差使,当顶碓者要提出要顶起碓头时,踏碓者则要费更大的力气下踩,使碓仰起。若顶碓者干活不认真,清理不到位,不体谅踏碓者的辛苦,便糊里糊涂地不断提出顶碓,也就是不断地“叉”时,踏碓者无可奈何,需付出更大的力气,如此受累,心生抱怨。

顶碓——出叉(差)。这是歇后语,双关语,“叉”客家话谐音“差”,因此,“顶碓”就是出错,“顶顶碓碓”就是不断出错,反复出错。做米粄需要不断踏碓与顶碓,这一过程极其麻烦,令人费心,令人厌烦。后来,人们便把耳聋耳背,丢三落四,糊里糊涂以及那些常出差错的人都称为“顶碓货”。“顶碓”与“顶顶碓碓”都是常用抱怨用语,尚作顶顶碓、真顶碓、顶之顶碓。顶,读dang31。

做米粄踏碓是苦差使,客家人面对困难,应用歇后语来调侃劳动生活,创造的词汇和俗语具有十分浓郁的生活气息,体现客家人幽默、风趣、睿智和积极向上的精神。虽然旧式的生产用具淡出了我们的生活,但它给我们的语言增添了无限的精彩,“顶顶碓碓”这一俗语是梅州客家话中使用频度最高的俗语之一,而普通话无相应的精彩表达词汇,故希望年轻人了解这一俗语的来源,知道客家话的精彩。

例句:话汝炒菜记得放盐,可这次又唔记得耶,真系顶顶碓碓!

春春车车

“春车”实为“伸叉”。 伸,古音为“春”,现梅县仍保持该字的古音读法,如: 伸(春)筋、伸(春)手伸脚,“伸叉”引申的意义较多,述略如下:

伸,其义为双手平展、直开;叉,为双手叉腰,这都是的基本姿势或动作。

①伸叉,即直与曲,其姿势简洁,引申为清晰、清楚、明朗。

②伸叉,是平衡对称的姿势,引申为平整、光滑、好看。

③伸叉,是锻练、习武时应完成的一套基本动作,故又引申为完成、完善。

④伸叉,是放松筋骨、舒展肢体的动作,引申为顺敞、舒服及心情舒畅

伸叉为偏义词,常偏向“伸”。

瘌痢头――理唔春车。指某人难对付或某事难处置,即遇到棘手的问题。

例:1、这条题太复杂,涯搞唔“春车”————————表清楚

2、刚刚烫个裤,看起来“春春车车” ———————表平整

3、这条路太长,细人子行唔“春车” ———————表完成

4、佢今日剃了须,面上显得“春春车车”——————表光滑

5、期末成绩考得唔错,这个暑假涯过得“春春车车”――――表心情舒畅

客家人为何称“蛋”为“春”

客家人的某些生活用词比较特殊,尤其是关系到兆头方面的用词,往往取吉讳衰。举些例子:伞,因讳“散”而叫“遮”,散与遮意义完全相反;猪舌,因讳“蚀”而改叫猪“利”;熟猪血,因讳“出血、见血”而改叫“猪红”;落雨,因讳“落禹”而改叫“落水”;春天里,南风天气室内潮湿,因此,便讳“受潮”而改称“转润”,谐音“转运”,等等。

卵,客家话指“蛋”,但“卵”亦有歧义而另指男睾,此称不雅;卵,音近“乱”(五华音相同),“乱”为吉之大忌,故而被讳,“乱”相对应的吉词是“伸”(音:春),意为整洁、完整、顺利(参照“伸伸叉叉”或“春春车车”注解)。 客家人的风俗中,鸡“春”为吉祥之物,人们把“春”装进篮内,篮面盖上或贴上一张红纸,作为礼物赠送,寓意红红胜胜,春春车车;“春”亦是婚礼中的吉利之物,新郎新娘拜堂后,新郎把煮熟的红“春”食完,寓意顺意;“春”亦常作为敬神祭祀中的祭品,把“春”用曲或粄红染色煮熟作为小三牲来祭祀伯公,同样寓意吉祥。

卵,因讳“乱”而改叫“春”,是客家人风俗的保留,客家话里较少直接称“蛋”的,多称为“春”。不过,梅县城内及部分乡镇仍保留称蛋为“卵”更古的叫法。

啮 (ngat3 ) 啮擦擦

意指吝啬。 客家人表示“吃”是用“食”字,而小口斯文的“咬”用“啮”(音ngat3 )字,以小口小口地“啮”来吃东西,寒酸之至;“擦”,每吃一口就擦拭一下嘴巴,舍不得马上吃完,寒碜又可笑。“啮擦”一词即是舍不得吃,舍不得快吃之意,也引申为舍不得花,即吝啬。啮俭(Kiang53),亦指省吃、省用。

相传旧时有个挤佬哥,一生劳碌,家境还算不错,但他生活极端吝啬,尤其是每餐斯文啮食,小心擦嘴的寒碜样常常被人讥笑;挤佬哥又孤僻守旧,少与人来往,家当从不愿出借,废旧物具也舍不得丢弃,性格实在“挤”,后来“挤佬鬼”一词也表示吝啬之人。

城皇庙个老鼠—–“啮”过鬼。双关语,这里指极为吝啬。

另作:公王下个老鼠—–“啮”过鬼。

多下数

常语有:多下数 无滴下数 唔知下数

下数,量词,即次数。“一卜”构成“下”字,原指占卜问神的次数,远古时代是神崇拜的社会,人们要做的大事要事都要占卜问神,生活中遇到的各种意外和困惑都要占卜问神求知凶吉。占卜当然有其俗定的规矩,“多下数”即为某事而多次占卜问神,引申为多麻烦、多规矩、多意外之意;“无滴下数”即遇事、做事时不按俗规占卜求神,即没有规矩、没有道理之行为。唔知下数,亦即不懂规矩。

占卜,客家人亦称为“跌蛏珓”,谐音“得胜告”,即得神灵所示之意。“蛏珓”由两扇贝壳组成,占卜者烧香祈祷后,便虔诚地把合于双手心的贝壳抛落,若两片贝壳皆仰则谓之“笑告”,不示凶吉;若两片皆覆,则示凶;一阴一阳,则兆吉。

1、佢每次登门都带恁(an31)多特产来,真系多下数。 (规矩、礼节)

2、佢每次出门穿衣戴帽和化妆都要花一个多小时,真系十分多下数 (麻烦)

3、佢刚学开车两日,就敢上高速路快速行驶,真真冇滴下数。 (规矩、道理)

4、还买唔到半年的车就十分多下数,已经修了七八次之多 (意外)

5、这小孩十分瘦弱,从细到大都十分多下数。 (疾病、意外)

梅县有一俗说:夏万秋个灯笼,十分多“夏字”(下数)。双关语,即多规矩、多麻烦。“夏万秋”楼是梅县著名的中西合璧的客家民居,现辟为客家民俗景区。

无路数

常语有:无路数 唔照路数

路数,武术招式、套路之总称。古时客家人尚武,常常摆擂台打斗,胜者倍受崇敬。通常,擂主武功高强,功底扎实,挑战者则须心中有数,找到破解对方的套路。冇路数,指挑战者尚无取胜的招式,找不到破解对方的套路,比喻谋事不成或看不到成功的希望;有路数,即有希望,有成绩;唔照路数,即不按固有的定式去化解对方的套路,比喻不按规矩办事,或打破陈规办事并获得成功。口语中“有路”、“冇路”即是有路数、冇路数的省略。

1、中国队一上场就被动,退守后场,这场球涯看冇脉个路数。

2、小李近期学习刻苦,成绩后来居上,明年的高考一定有路数。

3、教练每次都派主力队员为首发,而这次关键赛事却唔照路数,大部分由新手担纲,没想到大获全胜。

师傅怕樵坼(sak3)

旧时客家地区有个武功师傅,功夫了得,颇有名气,求师学艺者众。盛名之下,武师教学苛求正统,且极端严格。学徒勤学苦练,一招一式都必须按部就班,不许有半点偏差,若稍有走样,便会受到惩罚。

某日比武,按老下数(规矩),众学徒应首先经过集体演练,再通过比武选拔两道关,方能脱颖而出,毕业成师。第一关,个个摆出架势,使出浑身之劲,像模像样,教头甚喜,点头称赞;第二关,师徒一一过招,每个学徒必须与师傅过招,抵住师傅的拳脚功夫,避过师傅的凌厉攻势。不多功夫,几个伙计接连败下阵来,都不动师傅半点“气脉”,气得师傅大骂:“汝等殁(mut3)材,盲得时”,并吼着叫下一个谁敢上阵。此时,一个伙夫出身的学徒出阵,几番拳脚功夫后,伙夫也难招架,伙夫系机灵之人,忽然想:“涯往时破樵,常常飞舞玩弄樵坼,何不使出自已的樵坼功夫来呢?出奇致胜乃兵家法则”,随后便一边招架一边退至草坪樵堆旁,突然间顺手抽起樵坼,飞舞就打,师傅被突而其来的招法打懵了,节节后退,大声道:“为何汝唔照路数?”,伙夫曰:“只要能赢汝,不管照唔照路数!”,师傅奈之何也!只好拱手收场。

坼,音:sak3 或“尺”。 樵坼,即柴片。殁,音没,意腐、朽。

死板教条的师傅往往败给唔照路数的徒弟,故而师傅常常畏惧那些无知无畏、无拘无束的勇者后生。

吹过

吹过,悲凄可怜之意。“吹过”原是客家地区丧事风俗中吊唁活动的一部分。

去世,客家人称为过身或过世,逝者灵堂设于围屋祠堂上厅,为凭吊逝者而设的吊唁活动有鸣锣、吹过与哭丧等部分。族人或亲朋好友前来吊唁,当其将跨入大门时,立于祠堂大门的持锣者必须鸣响锣,鸣锣次数视来者性别而不同,男双女单,即告知厅内亲人:吊唁者至;随后吊唁者步入大门,与此同时,厅内铜鼓师傅吹起哀乐,为逝者“吹过”, “吹过”之音悲凄,催人泪下,伴随着的是哭丧者呼天撞地的哭声;凭吊者鞠躬、上香后礼毕。整个丧葬之俗则较为复杂,“吹过”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逝者完葬之后尚有打喇钹花压煞等繁琐之佛事。

“吹过”所用的乐器俗称为“死笛”,“吹过”只是为痛别逝者而营造悲凄气氛之行为,旧时有一俗说:铜鼓师傅――吹过。述出了铜鼓师傅卑微的职业,亦道出其专为丧事而吹奏哀乐之可怜状,后来,悲凄可怜者的景况便往往与“吹过”者一样相提并论。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吹过”之俗几乎荡然无存,但与当前兴起的丧葬管乐队的表演是有很大的差别。 吹过,同义词有:冤枉、罪过。

1、今年小李高考成绩唔好,落榜后更是成日无精打采,十分吹过。

2、佢车速过快,出了车祸,摔断了手脚,头部亦受重伤,真系十分吹过。

白水字

一日,某教书先生授课习字,待学生各自磨好墨,备好纸笔后,便由先生示范,“人之初,性本善 ”,书毕,便释义和解说书写要领。一学生举手发言,曰:“先生,课本印字与汝所书有异,书中‘初’之偏旁为‘衤’,汝书为‘礻’,一点之差,孰之误耶?”。先生顿觉有错,思索片刻,故作镇静曰:“冇错,算汝观察仔细,涯正是有意考考汝等,请大家再仔细观察涯之所书‘初’字,没看到‘礻’中另一点的痕迹么?涯系用水所书,色白如纸,谅汝等未察觉耶”。学生面面相觑,点头称是,曰:白水字之故也!……

从此,客家人把错字及同音之别字便俗称为“白水字”。而蹩脚的、常出差错的教书先生便称之为“白水先生”。

街边书摊上的盗版书不但印刷质量差,而且通篇都系白水字,真系害人不浅。

脏――“oh no”

通常客家人对脏的表达是用1、秽,客音为mei53,即污秽之意,刮秽,即十分肮脏。2、邋臢(lat5 zat5);3、污糟;4、得人畏。此外尚有一种较特异的叫法:eu53 neu53,类似于“懊恼”或英文“oh no”之发音,此种叫法多为梅县范围内流行。英文“oh no” 是表达“不、不行” 等否定之意,此种对脏的叫法或许是受外文的影响,当说“oh no”( 秽)时,左手捏鼻孔,右手摆动,表示恶心得无法靠近,那些离开故乡较久的华侨或侨裔,对眼前一些脏的现象只能通过简易语言和肢体动作表达。亦不失为一种幽默的表达方式,故有此一说:“oh no”…“脏”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