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湾子胡同属东城区东华门地区,挨着,是南河沿大街路西从南往北数的第二条胡同。清乾隆时称“湾子胡同”,宣统时称“南湾子”,1949年称“南湾子胡同”,因胡同曲折而得名。胡同原来的长度为400多米,走向是:东起南河沿大街,西行北拐西折至南池子大街。1965年整顿地名时,将胡同北拐西折的一段划出,称“北湾子胡同”;将胡同南侧的“小井胡同”、“官豆腐房胡同”并入,胡同的走向变成东起南河沿大街,西行南拐通“菖蒲河沿”,长度约250米。现在,由于建筑施工的原因,胡同向南已经堵死,向北尚通“北湾子胡同”,长度仅剩下百十来米。
南湾子胡同1号(包括1号旁门),旧时的门牌是南湾子13号,在胡同东段北侧,坐北朝南。据房屋档案记载:宅院东起胡同东口,西至胡同向北拐弯处,一排临街倒座南房横贯东西,建有两座朝南的广亮大门①;建筑格局是内部相连的3个宅院,东院为二进,中院为四进,西院为三进。整座建筑占地2724平方米,建筑面积为1669平方米,有房屋游廊149.5间,其中瓦房38间、带廊瓦房22间、游廊8间,西院建有楼房35间,其余为平顶房屋。
南湾子13号原为北洋军阀重要人物江朝宗的房产。一因江朝宗在北京城内房产不止一处,计有:乃兹府10号、学院胡同9号、北河沿大街40号、南河沿大街19号、粉子胡同3号、金钩胡同甲19号、官豆腐房8号、冰窖胡同4号、三座门大街14号、东四七条2号(以上均为旧门牌),在诸多房产中此宅规模最大、规制最高;二因江朝宗生前长期在此居住,死后又在此宅发丧。因此,人们习惯将南湾子13号叫作“江朝宗本宅”。
北平沦陷期间,江朝宗投降日寇,当了汉奸。抗日战争胜利后,政府清理查抄敌逆财产,南湾子13号在清理查抄范围之内,后成为机关办公用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北京市房管局、北京市国土局曾在此办公。20世纪80年代,拆除南湾子胡同1号的倒座南房和院内一些建筑,建成一座灰色清水墙体②的四层办公楼,院内大致格局未变,西院的楼房完整保留,是《北京房地产》杂志编辑部的办公用房。
目前,南湾子胡同1号正在改建成为“北京香江戴斯酒店”。
江朝宗(1861—1943),名雨丞,字朝宗,后改名宇澄,又名世尧,安徽省旌德县人。早年因家贫弃学,在六安州麻埠镇(今属金寨县)入淮军将领刘铭传开设的“继勋典铺”学习经商。后托人引荐,江朝宗去在巡抚刘铭传的签押房当书办。光绪十五年(1889年),江朝宗为获重贿,竟透露机密案件,被刘传铭侦知,被捕入狱;后经他人求请,被逐出。
江朝宗回后,托人在天津谋得为绿营③一高姓参将充当帖写的职位。高参将只有一女,江朝宗骗婚入赘发了财,官衔捐至五品,步入仕途。后经刘铭传的第三子、直隶总督袁世凯的妹夫刘春甫的介绍,江朝宗投靠的袁世凯,被袁世凯口允委为署理正定府,只待挂牌上任。宣统继位后,摄政王载沣监国,夺了袁世凯的兵权。江朝宗转而投靠军机大臣铁良(满洲镶白旗人),得到赏识,任近畿督练公所稽查处管理,后又兼管紫禁城宿卫营务处。宣统二年(1910年),江朝宗调升为陕西省汉中镇正二品总兵。
宣统三年(1911年)武昌首义爆发后,陕西省宣告独立,江朝宗逃回北京,再次投靠袁世凯受到冷落,只好巴结袁世凯的亲信赵秉钧,谋得步军统领衙门参谋官一职。江朝宗上任后,依仗袁、赵势力,处处刁难步军统领乌珍,致使乌珍病情加重、醉酒猝死。江朝宗当上了步军统领,执掌京城治安大权。1915年12月,袁世凯宣布恢复帝制,成立“登极大典筹备处”,江朝宗是筹备处成员之一。
1917年,黎元洪总统府与段祺瑞国务院发生“府院之争”,黎元洪召“辫帅”张勋入京调停。张勋入京,意在复辟,遂向黎元洪提出限三日内解散国会的调停条件,并以武力相威胁。黎元洪拟好命令,请代理国务院总理伍廷芳副署,遭到拒绝。6月12日,黎元洪任命时任步军统领的江朝宗为代理国务总理,副署命令,正式宣布解散国会。哗然,在上海避难的国会议员们以江朝宗不是阁员、没有资格代理国务总理为由,联名通电反对。江朝宗只当12天的代理国务总理,便宣告卸任了。张勋复辟之时,江朝宗顺从张勋,并参加复辟会议;段祺瑞马厂誓师后,江朝宗又与段祺瑞暗中联络,表白自己“本不赞成复辟,不过为了北京治安,不能不与张勋虚与委蛇”。“府院之争”以段祺瑞的胜利而告终,江朝宗被免去步军统领;段祺瑞称江朝宗为“迪威将军”,江朝宗开始赋闲。《书·大禹谟》对“迪”的解释是“惠迪吉,从逆凶。”因此,段祺瑞称江朝宗为“迪威将军”,是戏谑,是劝诫,更是警告;然而江朝宗最终还是走上了“从逆凶”的道路。

1937年7月29日,北平沦陷。当天下午,江朝宗就按照日本侵略者的要求,在南湾子13号住宅中召集了十几个所谓的北平名流和前清遗老共同谋划,第二天就成立了汉奸组织——北平治安维持会,江朝宗任会长。但是,直等到8月8日日军接管北平防务之时,江朝宗才敢就任。8月19日,江朝宗又当上了伪北平市市长,在日寇的羽翼下开始了他的汉奸生涯。
1943年9月21日,北平各大报刊均以赫然篇幅刊登了“迪威上将军”江朝宗去世的消息。
汉奸江朝宗死了。
江宅高搭灵棚、大办丧事,在家停灵23天。侵华日军华北派遣军最高指挥官岗村宁次的花圈摆在灵棚中间;汪伪政府特明令褒恤1万元(伪联币),并特派伪考试院院长江亢虎专程赴北平吊唁。敌伪《新民报》吹捧江朝宗“三定京师、遗惠在民”,其门生对记者甚至演义出所谓的“三定京师”的事迹。
所谓“三定京师”是指:一定为1912年,袁包凯制造十三镇兵变,江朝宗时任步军统领负责治安;二定为1917年,张勋复辟,段祺瑞率兵进京讨逆,江朝宗仍任步军统领负责治安;三定为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北平沦陷,出面组织“治安维持会”。
常人春在《大吹“三定京师”,难掩投敌罪恶》一文中评论“以投降日寇来换取所谓‘和平’而‘定京师’,坠落成为民族罪人。这样,当然可以夸功于日寇和汪伪政府”。
就是这样一个江朝宗,竟觍着脸将其斋名叫作“四勿轩”,“四勿”应是取《论语·颜渊问仁》中“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之意。江朝宗标榜“四勿”旨在炫耀其中国传统文化的功底,然熟读孔孟之书,却最终当了汉奸就更为人所不齿。郁达夫有言,文人当汉奸,应该罪加一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