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人口一万七千多的福建省客家地区龙岩市武平县中山镇“百家杂居”,这在全国都罕见。1992年,中山文化站文史组调查,中山镇有119姓。左邻右舍,几乎没有同姓的。 … 

 

 

□梁德新

人口一万七千多的福建省客家地区龙岩市武平县中山镇“百家杂居”,这在全国都罕见。1992年,中山文化站文史组调查,中山镇有119姓。左邻右舍,几乎没有同姓的。

中山镇是一片开阔的盆地,有平川河、中山河相交汇,古称武溪源。武平县升格之前,武溪源为武平场。明朝实行屯军制,在这里设武平千户所,简称武所。“未有武平,先有武所”一说流传至今。《武平县志》载:“明洪武年间(1368-1398)武平农民为反抗统治者的压迫剥削而纷纷起义,当局下令从江苏、安徽、河南等地征调五千官兵到武平来。在武平所(今中山镇)筑城屯兵设千户所。”明朝的“军屯”旨在“寓兵于农”,屯种荒田。当官的多世袭,军士由儿子相承。官率军士守城,耕种屯田。守边疆的军队,八分屯田。每个士兵都耕种有土地,除上交征粮外归本人所有。官兵们都在当地娶妻生育后代。军士食朝廷俸禄,世代相袭,耕种土地的收入又归自己,因而有一种强烈的积极性。他们鄙视土著,极少与之交往。在长达三百多年的时间里,这个群体自我封闭,在自成一体的社会生活环境里生息繁衍,形成自己的新方言——“军家话”以及和当地不同的风俗。

有人说“军家话属当时南京音序”,为标准正音的“官话”,即江淮官话。据说曾有人为它寻根,并说在南京郊区某村庄找到了祖地,也有人认为它是当时的“中原话”。其实,答案还应向武所找寻。当年五千军士,是从江苏、安徽、河南十多个省调来,兵源来自,而不是某一地方部队。在长期共处中,语言互相交流混杂,从而形成了一种除他们自己之外,连本地土著也很难听懂的南腔北调新方言。武平人就从没有把它列入“客家方言”。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