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我叫客家话,是客家人的母语。 有人说我是周朝的国语;有人说我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形成的;也有人说我是唐宋遗音……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我只知道自有了客家人之后才有了我。 曾经,我和客家人有一种密不可 … 

 

我叫客家话,是客家人的母语。
有人说我是周朝的国语;有人说我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形成的;也有人说我是唐宋遗音……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我只知道自有了客家人之后才有了我。
曾经,我和客家人有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很久很久以前,客家人一直都过着颠沛流离、无家可归的生活,但是他们不但没有丢掉我,反而把我当做了掌上明珠,带我走遍大江南北,从而我的影响力逐渐扩大,特别是在以客家人为主体的太平天国时期,我更发挥得淋漓尽致,流行一时。
但是后来,随着太平天国的失败,我开始渐渐走向没落。客家人四处逃亡,逃到了一个个陌生荒凉野蛮之地,开始了他们的新的生活。然而,他们渐渐把我丢开了。先前,我还可以到外面亮亮相;但是后来,我却成了家庭语言;到了现在,除了一两块相对独立的客家语言岛外,我成为了快要灭绝的语言。
现在我已经面临巨大的危机。在中国,我不但受到了普通话的侵蚀,而且受到了广州话、闽南语、四川话、赣语、湘语等多种汉语方言的侵蚀。我就像一片桑叶一样正在被周边文化蚕食,为数不多的客家语言岛正在沉没,时至今日,我已经变的面目全非了。相当一部分客家人把我丢在一边,他们开始忽视我,嫌弃我,抛弃我。而这些客家人不少已经改为其他方言了。
在香港、澳门、海外,我快要灭亡了。在我虽然也面临灭亡的危险,但是客家人已经开始保护我了,我成了保护的对象,不仅在公共场合可以听见我的声音,而且我已经走进了电台、电视台,也有了我的流行歌曲。我相信我会在生存下去,并且得以推广。
在,我一样面临灭亡的危机,可悲的是没有多少客家人把我当作一回事。他们有的以为我低俗、不好听,其实不是的,我很优美,每一种语言都很优美,只是客家人没有去挖掘发现而已。的客家人,我想对你们说几句,我面临灭亡的危机,但是有几个客家人看到了?有几个客家人感到母语的丧失是客家人的悲剧和耻辱?现实生活中,有几个能够以讲我为时尚?客家人都羞答答难于齿口,这的确让我感到非常的悲哀。
更让我感到伤心的是,每年我的流失人口为世界第一,每年大约有5%的速度在流失。但是很多客家人都不以为然,很多的客家后生们都不用我了,他们已经改为其他的方言,把我丢到了一边,我就像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飞不出去,只有在他们高兴的时候才会逗逗我,但是我已经没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说实在话,这生存空间本来客家人是完全可以给予我的,但是他们没有给,反而把我封得严严实实的。这也意味着我不是死在别人的手里,而是死在客家人自己的手里……
如果我灭亡了,无疑意味着客家人集体的“失语”,客家民系也将迷失航向,前进的道路上再也没有光明的路标可以指引,那将是客家人最大的耻辱。
这是我的呐喊,这是我的自白。我叫客家话,我也有尊严,我也要有自己的生存空间。我要告诫所有的客家人,我是你们的母语,你们不能够把我抛弃,你们也不能够放弃,因为我还有一线希望。我相信我将会变得流行起来,只要你们能够给我一个生存的空间。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