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多次受邀参加张姓文化交流协会,对古老而神奇的朋友情有独钟。 每次来到濮阳,我都会发现新的变化,文化交流的规模和范围越来越大。 惠公墓园建设宏伟,充满活力,令人振奋。 现在,我想谈一谈张氏文化交流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以供各位专家学者学习。

一、开展姓氏文化研究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宗族联系、促进民族团结

改革发展以来,国内外文化交流活动日益频繁,特别是张氏文化研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高潮迭起,精彩纷呈,意义重大。 华人、华裔及海内外相关学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民族姓氏的起源与流转。 大家畅所欲言,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山海相隔,血缘却无法割断。 这种自发的文化交流是历史的必然,是历史的召唤,是不可抗拒的。 这种交流意义重大。 首先,增进友谊,增强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促进民族团结,有利于祖国统一; 其次,通过文化交流,加强张氏家族之间的联系,便利海外侨胞、华人和港澳台同胞为祖国建设作出贡献。 但文化交流中也存在一些意见分歧,甚至出现不利于团结友谊的杂音。 文化交流中出现意见分歧是正常现象。 凡是不利于团结友谊的噪音,都应采取适当措施加以解决。

2、研究姓氏文化,要有包容精神

我曾写过《张姓祖根在濮阳》,认为张姓的始祖是张惠,张氏祖籍在濮阳。 我的观点没有改变。 由于张氏家族成员和国内外姓氏研究专家的共同努力,以及大量家谱和历史文献证明濮阳确实是张文化的发祥地,惠公诞生在濮阳,是濮阳的祖籍地。中国张姓在濮阳。 这一历史结论得到了全球众多张氏家族成员的认可。 然而,对于张氏文化的研究仍存在一些具体的分歧。 例如,惠公是黄帝的儿子还是孙子,就有不同的说法。 有的甚至很情绪化,认为世代数搞乱了,坚持要根据自己家谱记载的内容去改变别人的家谱,这样才能统一意见。 事实上,惠公到底是黄帝的儿子还是孙子的问题,历史文献中已有记载,分歧至少存在了一千年。 现为说明问题,将古文献中的不同记载摘录如下:

一、记载惠公是黄帝儿子的主要文献:

2、北宗绍司《姓氏说》:

张氏出自轩辕五子。 他开始拉弦,用网捕鸟。 世代掌管职务,故取此姓。

北宋《广韵》:

张氏,轩辕黄帝第五子,最先作弦弧,实设罗罗。 世代掌管职务,后姓颜。

南宋罗泌《路史·跋》五:

黄帝之子挥爵于张,封为张氏。

明张浚《张家谱》:

我姓张,是轩辕黄帝三妃管虎芍药通舆氏之子赐姓张。 我被赐姓张,并被封为公正。

北宋刘恕《通鉴外记》:

黄帝三妃通玉氏之女,为仪彭所生。

2、记载惠公是黄帝后裔的主要文献:

《世本:姓氏》(秦嘉沫主编补编):

张氏黄帝第五子青羊生,持弓笔直,看着弧星,开始制作弓箭。 主要崇拜弧星,故姓张。

唐林宝《元和姓氏汇编》:

张氏黄帝第五子青阳圣辉,负责调弓,观察弧星,开始制作弓箭。 主要崇拜弧星,故姓张。

宋欧阳修《新唐书宰相家谱表》:

张氏出身为季姓。 黄帝最小的儿子、青阳氏第五子少昊,持弓箭,开始制作弓箭。 他们的后代都姓张。

清朝乾隆重修《张氏族谱·寿姓源流考》:

张氏出自黄帝轩辕氏,诞生了少昊金田氏,又称青阳氏。 第五子惠,官为公正,主祀户行。 掌管天下地位,赐姓张。

北宋王应林《姓氏急》:

张氏出身于轩辕五子少昊。 他开始构建弦乐弧线并实际设置小军鼓。 世代掌管职务,故姓颜。

南宋邓明士《古今姓书辩证法》:

张,出身姬姓,黄帝之子少昊青阳氏。 五子直持弓,开始制作弓箭,竟设罗网捕鸟,故赐姓张。

记载惠公的历史文献不计其数。 上述十篇文献均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在这十一条信息中,表明惠公大致相当于黄帝的儿子和黄帝的孙子。 两者均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张浚的《张家谱》和清代乾隆年间重修的《张家谱》。 两人同属张姓家谱,但一说认为惠公是黄帝之子,而另一种则认为惠公是黄帝之孙。 由此可见,张氏家族在编修家谱时,因史料不同而写出不同的家谱。 对此不应有任何大惊小怪。 据《世本》和《元和姓氏汇编》记载,惠公为黄帝之孙。 据《行解》、《广韵》记载,惠公为黄帝之子。 这在历史上早已可见。 现在要统一关于张氏家谱的不同意见是不可能的,至少短期内是不可能的。 比如说现在想把张家谱改成惠公作为黄帝的儿子,当时肯定不行,反之亦然。 因此,在惠公到底是黄帝的儿子还是孙子的问题上,我们只能尊重历史,尊重张姓各氏族、分支所遵循的历史文献证据。 任何人都无权改写家谱。 大族已经穿越时空。 至于始于传说中的五皇时代的张姓始祖,谁能保证张姓的血统不会出现缺环、错位、联系呢? 因此,对于一个起源于远古的姓氏来说,能够同根同祖,是一种历史的荣幸。 想想古巴比伦吧。 被赫梯王朝灭亡后,哪里还有巴比伦王朝后裔的踪迹呢? 我们在研究姓氏文化特别是张氏家族时,必须站在历史的高度,充分发挥中华民族“有容乃大”的包容精神,冷静对待张姓文化研究中的不同意见,并且不要超出大纲。 提出伤害宗族感情的言论,求同存异。 通过对张姓的文化研究,张氏宗族之间的关系将会更加融洽。 武士宗族一定要团结起来,顾全大局,为华夏名宗的振兴做出应有的贡献。 贡献。

我们说,要实现宗族之间的和谐团结,对待姓氏文化研究中出现的不同意见,必须要宽容。 但这并不排除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课题,研究者可以根据所掌握的文献资料得出一定结论的可能性。 倾向性的结论。 例如,作者在研究张文化时,得出惠公是黄帝之孙的结论。 我得出这个结论有两个理由和依据:第一,史料记载惠公是黄帝孙子的时间早于史料记载惠公是黄帝儿子的时间。 从上述两套历史文献可以看出,《世本》记载惠公是黄帝的孙子,是战国之前的历史文献,而《行解》记载惠公是黄帝的孙子。黄帝的儿子,是北宋历史文献中记载的。 《世本》比《行解》早千余万,加上司马迁写《史记》、班固根据《世本》写《汉书》,《世本》比《行解》更有权威。 因此,我相信惠公是黄帝的孙子。 其次,《国语·金语》和《史记·五帝本纪》均记载:“黄帝子有二十五教,有姓氏十四人,为十二姓氏(二人有姓氏)。姬,且二姓姬)。(姬姓),姬、游、齐、姬、滕、震、任、荀、奚、姬、张、以是。” 这十二姓中,没有张姓。 据此推测惠公是黄帝的后裔。 太阳不是黄帝的儿子。

以上是笔者对惠公与黄帝关系研究的结论。 尽管如此,我也不敢武断地相信我的观点是绝对正确的,因为惠公和黄帝毕竟是来自遥远传奇时代的人物。 当时没有文字记载,通过考证保存下来的资料难免有误。 而且,我也知道,虽然历史界有一种信仰,认为古代文献越早,就越可靠。 人们认为,文献越早,越接近那个时代,记载的人和事也更接近历史真实,也更具有权威性。 然而,没有办法研究历史。 规定后来出现的历史文献不能引用,肯定是不可靠的。 而且我还知道,《风俗·姓氏》中还记载“张、王、李、赵,皆是黄帝赐姓”,与黄帝赐十五子十二的说法不符。姓氏,虽然我认为“毕竟《风俗》也是一本非常权威的历史著作,我不相信,也不能让别人相信。所以,迄今为止,在历史研究领域,还存在着这样的情况:关于惠公是黄帝的儿子还是孙子,只能是两种意见并存,但不能统一。

3、张家至今仍有许多值得纪念的祖屋。

在姓氏文化研究中,中国的包容性还体现在不排外、只顾自己。 中国张姓的祖先只有一位,他的祖籍所在的圣地也只有一处。 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不能混为一谈。 然而,在张氏繁衍发展的漫长道路上,也曾经历过许多沧桑,也有许多值得纪念的圣地。 当然,河南濮阳作为张姓创始人惠公最早的居住地、张氏家族的发祥地,是一个值得好好开发和研究的纪念胜地。 不过,山西太原和河北清河都值得关注。 两地都是张氏家族发展历程中的重要基地。 山西太原,可以说是张氏家族崛起的第一站,也是第一个里程碑。 在中国历史上,很多张姓氏族都起源于三晋时期。 河北清河,是对中国历史产生过巨大影响的最著名的张氏族县城所在地。 所谓“清河世泽,唐相叫声”,就是清河张氏家族辉煌历史的反映。 清河和太原都非常具有纪念意义,并且具有研究和开发价值。 据袁觉《张氏族谱序》称,张氏有十二个县名,《张氏图谱》说张氏有四十三个县名。 只要能研究清楚每个县名,所有的县名都可以查到。 张府所在地是一个值得铭记的圣地。 此外,张氏家族还出过许多名人,如医圣张仲景、科学圣人张衡、佛教密宗始祖和伟大的天文学家张氏等。 他们的故乡、遗址、文物都可以参观、瞻仰。 继承和发扬张氏文化的优秀传统,不仅是张氏家族的神圣职责,也是张氏家族的骄傲。

我认为这次朋友们召开的“纪念中华姓氏始祖受封大会”,体现了张氏家族在张姓文化交流中的包容精神。 参加本次会议的不仅有马来西亚张氏清和堂和台湾多家张氏宗族组织,还有福建、河南等地的张氏文化研究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山西的张氏和河北的清河氏。 张先生一行也出席了活动。 张氏文化联谊会规模之大,盛况空前,场面热烈,场面交融。 张氏家族成员来自五湖四海,欢聚一堂,畅谈亲情,进行文化交流。 这种宽容的精神,让我这个外姓人深深感动。 从中,我看到了中华民族无与伦比的凝聚力和祖国伟大统一的光明前景。

——朱绍厚教授在张姓文化友谊交流会上的讲话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