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上海6月24日电 (记者 郑莹莹)54岁的上海崇明钢管剧艺术家朱顺发,从17岁跟随父亲学习起,已经表演了30年。杆上承重 40 至 50 公斤。 多重负载。 现在,他担心自己的抬杆戏技艺会不会失传。

周末的一次民间艺术展上,这位钢管艺人将被农活泛黄的手上套上布袋木偶,“藏”在深蓝色的幕布后面,灵活变换手指,扮演武松打土匪、猪八戒。 与沙和尚打斗等场面演绎得淋漓尽致。

“钢管戏是家传,我的父亲和爷爷都是钢管艺人,但恐怕很难传承下去。”朱顺发说。

朱顺发29岁的儿子是一名出租车司机。 当父亲让他传承钢管戏时,他不解地说:“你自己表演钢管戏都不能谋生,为什么要让我学钢管戏呢?”

朱顺发记得,20世纪90年代,他挨家挨户演出,足迹遍及上海乃至江浙。 “当时钢管戏很流行,他每场演出可以赚3块钱。 每天的表演足以养家糊口。 高架。”

如今,朱顺发以务农为生,只是偶尔表演钢管戏。 在现场观看钢管秀的范建昌说,小时候,“电视、电影还没有普及,所以大家空闲的时候都会凑点钱,一起看钢管秀。” 原本热闹非凡的场面,如今却冷清了许多。

上海的一些民间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变化,正在变得小众和边缘化。 与此同时,技艺传承遇到这样的困境:年轻一代很难从中赚“钱”,也很难看到前景。

在上海徐汇区,中国古代著名的手工棉纺织技术创新者黄道婆自古流传下来的技艺也濒临失传。 随后,黄道婆纪念馆与部分中学联合建立了手工棉纺织技艺传承基地,让“手里有棉卷,脚上有纺车”的场景走进了课堂。

但这样的机会仍然有限,许多民间技艺仍面临着停产、失传甚至消失的困境。 统计显示,上海目前列入国家和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体系的206个项目中,约有16.1%生存条件较差,严重“濒危”。

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高春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上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如天山歌、姚快船、龙华庙会等大多是农耕社会的产物。 它们的濒危状况与其生存基础的变化有关。 。 他认为可以采取多种方式进行保护。 比如,对于一些没有生存基础的项目,可以考虑数据保存的方法; 而市场前景好的项目则可以“增产扩产”。 (超过)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