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2/

魏晋以来,随着北方人口南下,南方各民族之间的接触、碰撞、融合都在快速进行着。

唐宋时期,随着政治制度的变迁,经济重心南移。 北方向南方移民的数量不断增加且速度不断加快,民族融合的进程也加快了。

主要体现在:汉族与南疆各民族相继形成,南疆一些少数民族逐渐成熟,为南疆民族关系奠定了新的基础。

文章图片4/

文章图片5/

福佬族的形成

福佬族的分布区域以闽南的泉州、漳州、厦门和粤东的汕头、揭阳、潮州为中心。 东北延伸至福建省莆田市,西北延伸至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县、漳平县。 西南延伸至汕尾市,延伸至广东省。

这个边境地区是福佬人居住的地方。 “福佬人”的酿造始于泉州、漳州。 泉州富拉族的形成可以追溯到六朝时期。 泉州所在的晋江流域最初是六朝以来中原、江淮地区人民南下开发的。

文章图片6/

在福建,有一个传说,永嘉之乱后,八姓陆续进入福建。 相传晋江是晋朝时期,不少北方人避难于此。 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因为金宋时期,北方难民南下,大多集中在荆、阳、梁、益州,很少有迁往福建的。 唐宋以来,福建地方志中就有这方面的记载,虽然不准确,但也并非全无根据。

根据近年来福建六朝以来多处墓葬出土文物推测,六朝以来北方汉人确实已进入福建,且从侯景之乱开始大量汉人进入福建在南朝时期。 这一点已被陈文帝“放奴为善”的圣旨所证实。

文章图片7/

这一点从古朴的墓葬和可追溯的家谱中就可以看出。 当时进入福建的汉人并不是衣着华丽的士绅,而是普通百姓。 唐朝贞元年间,朝廷在泉州设立万安都督,一批北方汉人迁居此地,成为马胡。

泉州原住民为越人,属于参与泉州民族融合活动的百越体系因素,主要包括大量来自域外的外国人。 由于泉州拥有良好的海港,航运业以其发达而闻名。 国外的人们很早就来到这里进行文化交流。

相传我国佛教翻译史上最著名的四大高僧之一出自天竺,名叫真一。 梁代时漂洋过海而来,定居泉州。 他在南安县延福寺译经,并在九日山留下遗志。 其余经文。

文章图片8/

此外,唐代还有不少商人、宗教人士、政府使节来泉州经商、传教、办事。 虽然这些人的名字早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但从唐代诗人包和、薛的有关“十洲人”的诗句中不难看出当时有多少外国人来到泉州。泉州“船只进城迎洋”。

“越人”、“夷中”是泉州的原住民。 到了唐代,他们的人数已占绝大多数。 但随着北方汉人的涌入,外来僧侣、商人等也纷纷来到泉州并定居于此,形成了泉州“十洲一城”的局面。

文章图片9/

这三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 他们住在不同的地方。 频繁的接触和交流,形成了融合三国文化元素,但又有别于三国文化的新文化。

到了唐代,这一时期已初具规模,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文化包容、向外拓展。

二是闽南话的初步形成,保留了闽语发音的基本特征,但又增加了许多南朝通用语言的元素。

到了五朝和宋初,这种新文化的发展达到了成熟阶段。 这一时期,漳州、泉州成为福建的一个小地方,两州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日益增多。

文章图片10/

两国的民间社会原本有很多共同点,但在语言、风俗习惯、经济形态、社会心理等方面变得更加密切。 结果,一个新的民间社会——福佬氏族——诞生了。

这一新的民族体系是如何形成的,可以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多个层面来考察。 政治上,刘从孝、陈宏进先后治理张、权,将张、权合并为清远军。

重视文化教育,培养和重用本土人才,标志着闽南五朝时期主流社会从江淮入侵势力向地方强大力量的转变,即闽南主流社会的本土化。闽南统治阶级。

文章图片11/

经济方面,宋太宗太平三年(978年),陈洪进进漳州、泉州两郡,“辖县十四,户一万五千一百九十八户,兵员八千七百二十七人”。 此外,80年来,漳州、泉州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种类。 首先,儒学的复兴,中原文化向心力的加强。

其次,闽南话得到进一步发展。 宋太宗时期,刘长言是泉州南安人,文学才华卓著。 “人们常说长彦是敏,但恐怕很难理解。” 刘长言的闽语、宋人笔记以及关于五朝泉州官话的《祖堂记》语料结合起来,认为五朝时期闽南话已经基本定型并不夸张。

文章图片12/

综上所述,唐末五朝宋初,漳州、泉州已形成独立的行政机构。 他们有自己独特的经济条件、方言、风俗习惯、社会文化心理。 ,因此,他们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群体,这个群体被称为“福佬人”。

宋代时期,闽南人口剧增,大批人开始迁入潮州。 此外,大批福建人,特别是闽南人到潮州任职,儒家礼仪制度和闽南语言、风俗习惯也传入潮州。 于是,“福佬族”在潮汕地区声名大噪。 进一步的发展。

文章图片13/

文章图片14/

客家人的形成

客家人的基本居住地位于江西、福建、广东三省交界处的广大山区,大致包括今江西省赣州市; 福建省大部分地区为龙岩市和三明市的一部分; 广东省大部分地区包括梅州市、河源市。大部分地区包括惠州、韶关,部分地区包括揭阳、潮州。

客家人是北方移民与江西、福建、广东省的原住民和江西、福建、广东省的武陵蛮族长期接触和融合而形成的。 与福尾族不同,北方汉族是客家人的祖先。 时间比较晚,大致可以追溯到唐朝中期的“安史之乱”。 随后的两次移民高潮,即唐宋时期和两宋时期,对客家人族谱的形成产生了巨大的直接影响。

文章图片15/

唐末以来,再次波及江西、福建、广东两省,特别是汀州,宋绍兴年间的陈三强起义,宋绍定年间的岩头陀起义,都为客家血统的形成作出了贡献。 此时,汀、甘两州的经济、文化面貌发生了较大变化,在生活方式、风俗习惯、语言、社会文化、心理等方面有许多共同点。

如果用传统的民族理论来比较,我们会发现,此时的汀、甘两州不仅与其他地方的汉人有相同的文字风格,而且也有相同的主流观念,如道统、中原观、门第观、封建礼教观。 ,在经济生活、社会心理、语言等方面,确实比较一致,但与外界有很大不同。

文章图片16/

(一)共同经济生活

客家先民离开中原、江淮,迁居江西、福建、广东三省交界处后,为了适应环境的巨大变化,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重建家园,一方面他们一方面充分利用中原和江淮带来的经济文化优势,一方面积极借鉴当地原住民的生活经验,逐步形成了具有较强实力的经济生活新面貌。山地特色。

其主要特点是:

1、经济支柱为山地特色稻作业,以农业为主,狩猎业和山林经济为辅。

2. 不发达的商业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自然经济。

3、妇女从事各种生产劳动和家务劳动,但由于土地上缺乏养蚕业,改用亚麻、胡麻等编织布。

4、山区矿产资源丰富,矿冶业对农业有很大帮助。 总之,江西、福建、广东三省交界处,特别是赣南、闽西两省,已经形成了以水稻为主的产业。 农业区还有一种山区农业区。 这个农区的人们有着这个农区特殊的生活方式。

文章图片17/

(2)心理社会特征

一个地区人们的社会心理特征,集中体现在该地区的民风民俗。 从这两方面来看,唐宋时期,赣南、闽西地区的民俗和士人实践有很多相似之处,而各地区内部的民俗和士人实践又相对一致。

一个地区在一定时期特殊民俗风情的形成,与该地区当时的内外环境和物质生活有很大关系。

唐宋时期,赣南、闽西三面环山,水陆交通不畅。 由于外部民族关系复杂,相互之间竞争激烈,而且由于双方物质生活条件都十分艰苦和贫困,两个地区的风俗习惯有很大的相似和相似之处。

文章图片18/

交通的阻碍,劳动的艰辛,养成了坚持的习惯; 与邻近民族或族群的竞争,甚至不同村庄、不同家庭之间的纠纷,使他们养成了勇敢、好斗、尚武的精神。 习惯。

总而言之,相似的经济和生活环境造就了赣南和闽西相似的民俗风情。 你也想想吧。 赣南、闽西独特的社会心理特征,不仅是特殊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更重要的是汉族从北方带来的中原文化。

文章图片19/

它不仅是中原文化的传播,更是在迁徙过程中经受磨难磨练出来的坚忍和毅力,融入了原有的文化传统,并通过原本生活在那里的“西东种”共同生活、共同奋斗。

从本土文化中吸取养分,融合多种文化的精华,形成新的文化形态。 所谓“以德服人”、“拼搏”、“节俭”、“勇敢”、“健康”、“坚韧”、“敢于拼搏”的社会风气,是一种新的社会文化心态。 这是一种新文化。

文章图片20/

(三)共同语言

据语言学家考证,西晋末年“永嘉南下”后,中原官话从南方传入长江中下游,形成了广阔的吴楚地区,俗称江淮官话。 从那时起。 直到唐宋时期,江淮话仍然是普通话的标准音韵。

明清时期,江淮官话也成为汉语正确发音的方言基础。 以南京读音为准。 客家人的祖先从中原、江淮南迁。 进入江西、福建、广东三省相对封闭、与中原和江淮隔绝的山区。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

其语言发展也将呈现出与中原、江淮地区语言发展不同的特点。 渐渐地,形成了独特的方言。

文章图片21/

文章图片22/

中央加强对东南地区的统治,多项重要发展取得显著成效。 加之经济文化重心东移,大量中原、江淮人向江西、福建、广东等地迁移。 随着该地区各民族的融合,中华文化向该地区的传播更快、更广、更深。

这种状况持续了两百多年,最终形成了广府、富民、客家等南方汉族,畲族等南方少数民族也以独立的身份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和成熟的族群。 优越的。

【参考】:

[1]。 周振和、尤如杰:《方言与中国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

[2]。 谢重光:《畲族与客家福佬关系简史》,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年。

[3]。 周振和:《客家起源的历史理论》,发表于《学术月刊》1999年第2期。

[4]。 谢重光,《客家文化形成与发展史纲要》,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01年。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