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赣南客家是从古代中原迁徙而来的,不仅是词汇,在传统习俗上赣南客家至今仍然保留着古代的习惯,从此可以折射出赣南客家对先祖的怀念,以及精神上对祖辈的崇尚和继承,古代汉语和传统文化在赣南客家人身上得到发扬光 … 

 

这些天看富有京味儿的家庭喜剧《家有儿女》时,发现里面多次出现了“得瑟”([te51 se51])这一词汇,看着看着,我突然想到,这个词汇在赣南客家方言中也存在,而且至今仍旧使用频繁,意思相同,只是读音存在差异。在赣南客家客家方言中这个词读[tei55 sei51],意思是“得意忘形的样子”,多含贬义, 用于讥讽别人得意忘形,如“你不要那么得瑟”。由此我想到,虽然赣南与北京相隔那么遥远,但语言还是存在着相同之处,而赣南客家是从中原迁徙过来的,因此赣南客家话一定与北方方言有渊源。对此我对一些赣南客家方言词汇展开了调查,却发现了另一个现象。

 

赣南客家方言与北京话有着相同的祖先——古汉语。我们知道古汉语多为单音节词,双音节词只是在现代汉语中逐渐发展起来的,而在赣南客家方言中恰恰存在着大量的单音节词,如:被(被子)、皮(皮肤)、禾(稻子)、衫(衣服)、屋(房子),而且意义与古汉语基本相同,由此便造成了赣南客家方言简洁明了的特点。这些单音节词汇的意义与古汉语基本相同,只是受到当地土着语的影响,读音发生了一些改变,如:被[pi55] ,禾[uo35],衫[san55],使赣南客家方言既保留着古汉语的渊源,又具备了南方方言的特点。可谓是既不忘祖先,又有了创新。

在赣南客家方言中保留古汉语词汇中比较典型的便是“走”。在普通话中,“走”的意思是“步行,用脚行走”,并没有古代汉语“走”的意思“跑” (《韩非子•五蠹》:“兔走触株,折颈而死”(兔子跑的太快撞到树杆上,折断了颈而死亡))。然而,在赣南客家方言中至今保留着古汉语“走”的意思,跑得飞快叫“走得飞快”,如果要说“步行”则要用词“行”([hang35])。

其他在赣南客家方言中存在的典型的古汉语词还有“乌”(黑)(《三国志•魏书•邓艾传》:“身披乌衣,手执耒耜,以率将士”),“面”(脸)(《战国策•赵策四》:“老妇必唾其面”),“食”(吃)(《礼记•大学》:“食而不知其味”),“朝”(早上)(李白《早发白帝城》诗:“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赣南客家是从古代中原迁徙而来的,不仅是词汇,在传统习俗上赣南客家至今仍然保留着古代的习惯,从此可以折射出赣南客家对先祖的怀念,以及精神上对祖辈的崇尚和继承,古代汉语和传统文化在赣南客家人身上得到发扬光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