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历史只有短短十几年,但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与地域文化、民族文化的保护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特别是与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相结合。农村背景。 中国特色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经验已经形成,其中影响最深远的是文化生态保护区的探索和建立。 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模式在世界上较为罕见。 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路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创新。

1、恢复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存的土壤和空间

非物质遗产在民间诞生并繁盛,与当地社会、人文、自然环境密切相关。 离开了特定的环境,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和空间。 随着现代化的到来,非物质文化遗产赖以生存的文化生态环境正在发生变化。 因此,客观现实要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必须注重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周围环境的依赖,要求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整体保护,即不仅要保护个别非物质文化遗产,还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与之相关的种种条件,还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构成传承链的文化、社会、经济、自然环境等系统。

由于世界范围内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历史较短,可供借鉴的经验非常有限。 设立文化生态保护区、实施非物质文化遗产区域整体保护,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创新。 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可以充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及相关文化。 2007年以来,我国已设立21个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涉及17个省(市、自治区)。 保护区内居住的主要民族有汉、藏、土、回、撒拉、羌、土家族、苗、白、壮等23个民族。 同时,效仿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做法,各省(区、市)也建立了140多个省级文化生态保护区。

但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并不等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区”。 它至少还包括自然生态环境的保护、物质文化遗产(文物)的保护以及其他人文精神财富的保护。 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来说,建立保护区的意义在于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生存的土壤和空间。

近年来,文化部门不断提出指导意见,要求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要“看人、看事、看生活”,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与其所在地的人文生态环境一起保护。被培育和滋养; 古村落、老街改造中保留原有居民,保护其生活方式,防止实验区传统村落、老街变成空心化,只有建筑、商铺,没有原住民,防止非物质文化遗产流失失去遗传基因、环境和土壤,这些都体现了整体保护的要求。

2.让公众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受益

目前,我国21个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涉及198个县(市、区)和数万个传统文化村落。 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不少地方面临着文化遗产保护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双重压力。 如何协调两者的关系,实现文化遗产保护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双重目的,一直是一个难题。 十余年的保护实践证明,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主线,全面保护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内的文化遗产,不仅能达到文化传承的目的,还能实现文化传承的目的。乡村振兴目标。 影响。

例如,湘西武陵山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坚持“四个结合”工作方法,即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有机结合,将传统村落保护、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惠及群众有机结合起来,逐步探索出一条湘西特色的文化生态综合保护之路。 通过在保护区相关村落设立传统教学中心和生产性保护基地,开展民族传统节日活动,推广讲民族语言、穿民族服饰、践行民族风情,恢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空间。 与此同时,保护区内的生产性保护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保护区内现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保护基地1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保护基地12个。 以实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为契机,重点扶持土家锦织技艺、苗族银器锻造技艺和湘西苗绣非遗产品升级改造,打造了一批非物质文化生产和保护方面的龙头企业。文化遗产保护,为当地群众提供就业、增加收入,让群众从文化遗产保护中切实受益,为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作出贡献。 创建新路径。

我们常说“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生命”。 正是因为过去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非物质文化遗产失去了存在的载体,面临着传承危机。 湘西武陵山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等各类文化生态保护区的保护实践,重建了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的生产生活方式,恢复了当地的文化生态。 最重要的经验教训之一就是坚持以人为本,让人民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中受益。 只有这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才能深入人心,同时重建人们对特色文化、地域文化、民族文化的认识和信心,从而达到自觉践行的目的。保护“我们自己的文化”,让非物质文化遗产进入自我发展。 良性轨道。

三、整合多方资源,形成防护合力

文化生态保护区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统筹考虑文化遗产、环境、人文等因素,力求做到“底蕴厚、氛围浓、特色鲜明、惠及民”,体现了人文生态保护区的智慧。中国人民的智慧和智慧,是中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创新。 在没有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我国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十年,形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中国模式和中国经验。

通过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内的一大批优秀传统文化得到有效保护。 例如,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以唐卡艺术为代表的热贡艺术不仅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而且得到了全面发展,造福了该地区的藏族和土族人民; 通过整体保护,海洋渔业文化(象山)生态保护区的渔业海洋活动及相关传统街区、活动场所、活祭感恩活动、与生活相关的美食、技能、艺术、节庆文化等都得到了较好的保障。继承与发展,使该地区的传统渔业文化得到继承和发扬; 而三大客家文化生态保护区普遍唤醒了当地群众的客家文化保护意识,人民群众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空前提升。

虽然我国在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和经验,但由于这是一项全新的事业,因此也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比如,一些地方没有将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财政预算和工作考核目标。 生态保护区建设仅依靠中央财政,缺乏地方支持。 一些地方的文化行政部门在生态保护区规划编制中过于依赖规划单位,自主参与程度不够,导致规划过于理论化,实践性不强。 另外,总体规划获批后,由于当地人力、财力限制,部分规划项目没有按期实施,且没有问责机制,规划约束力不够。

今后应加强资源整合,统筹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加强地方社会组织的动员和实质性联系,鼓励社会组织通过与社会组织合作,自觉、积极开展非遗传保护工作。 、企业和学术研究机构。 这样,最终形成了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的良性动力传输机制。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