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民间艺术成为“现代绝唱”

◎税龙

传统的民间工艺在历史的车轮面前必然会发生变化:作为民间工艺,其实用性和经济性在现代科技的冲击下必然经历一个由盛到衰的过程; 风格流派、其中所蕴含的群众审美喜好、所表达的传统地方文化内涵,在历史的沉淀下,将变得更加芬芳、更加珍贵。

正因为如此,传统的民间艺术即使现在面临很多困难,也应该传承下去。 但这种传承,已经不是“师徒”或“家族”等一小撮人的事情了。 就像“谁受益,谁贡献”的分配方式一样,传统文化的价值是人人共享的,需要全民参与民间技艺的传承。

在遂宁,还有许氏泥塑、卓筒井制盐、青帝菜刀等许多具有传统特色的古老技艺在艰难困苦中不断传承。 政府的帮助、媒体的宣传和公众的关注,都帮助他们克服了困难。

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民间艺术因为小众或影响不大而没有受到更多的关注,其传承仍需靠一个或几个人的坚持不懈。 正如本次采访的射洪皮影,源于射洪作家范鹤亭在本报发表的文章《刘程与他的彩色川剧团之彩色皮影》。 射洪皮影的无限遐想。

我们感谢老艺术家刘成,他独自坚持了几十年。 我们看到了他骨子里的责任感。 渴望的。 但更让人遗憾的是,直到生命的尽头,他都等不到传承人出现的那一天。

可能有人会说,皮影戏在国内其他地方也有传承,应该大同小异。 但实际上,同一种民间艺术在不同的地方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具有许多不同的文化内涵。 比如盐亭的皮影戏和重庆的皮影戏,似乎就有明显的区别。 对于迷失的射洪,我们很难想象皮影戏。

这样的情况让人痛心,不仅是失传的射洪皮影,而且在这样一个社会转型时期,尤其是在当下浮躁的艺术环境下,很多现在流传下来的民间艺术,也有可能被埋没在波涛汹涌的历史中。 窝里,也许再过几年,许氏的彩绘泥塑和卓筒井的制盐也将成为现代艺术的绝唱。

或许,对民间艺术的传承保持开放和参与的态度,可以避免民间艺术沦为现代绝唱,才是当下最值得反思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