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歌,是民歌的主要内容和基本体裁之一。顾名思义就是劳动人民群众,在山坡上、田地间劳作时自娱唱的一种歌曲。 “太阳出来扯歌喉,山歌本是古人留,留在世上解忧愁。世上多有不平事,它都装在歌里头,只管歌唱来开心,一切忧愁丢脑后。”山歌是老百姓世世代代口头相传的,是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丰富和润色的,它凝聚了人民集体的智慧!山歌的内容是包罗万象的,直接表达人民的心声,反映人民的生活,载送着土地上的悲、欢、离、合,源源不断,绵绵流淌。记载着我们祖先,世世代代的喜怒哀乐,这里面有他们的苦难,有他们的感情、有他们的理想、有他们的爱情、有他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正如高尔基曾说:“从太古以来,民歌总是亲切地伴着历史,它们有自己的意见……不知道人民的口头创作是不能了解人民真正历史的。” 山歌也是群众的精神食粮与武器,是他们心灵的呼喊。它不同于民间小调,大都是在环境空旷的山岭野外,不受劳动动作的限制,歌者无拘无束地抒发情感,用以表达思想感情、消除疲劳和解闷而歌;“太阳出来照九州,我唱山歌祛忧愁,随风飘到云里头。云彩带着忧愁走,飞散天边海尽头,心中只留喜与乐,口唱歌儿活百秋。”山歌的音乐节奏一般比较自由,曲调中长音、高音、自由延长音用的较多,旋律悠长,听来气息悠长,高亢辽阔,粗犷奔放,起伏跌宕,其歌都有便于远传的特点,这些都明显地区别于小调歌曲。

商南山歌是一种极具地方特色的歌曲,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当地人性格的生动映照。“太阳出来暖和和,我家住在高山坡,生来就爱唱山歌。哪天不把山歌唱,好象光棍想老婆,只要开口来唱歌,蜂糖米酒懒得喝。”旧时多为个体劳动,他们需要用凄凉婉转或豪放粗旷、高亢悲怆的调子来抒发情感;山歌也有俩人对唱与和唱的,以及众人轮唱及合唱的;过去在商南,一到开荒挖地农忙种籽时节,都要组织起“唐将班子”,来进行抢时抢种;这是一种临时性的自发互助合作组织形式,也是当地历史俗成的一种传统生产方式。它能集中时间,集中劳力,通过“撵赛”“拎工”极大地提高劳动紧张程度与效力,达到打歼灭战的目的作用。因之也就成为唱山歌、赛山歌的极佳场合。或轮唱、或对唱、或合唱、或由一人领唱大家来和,或由一人或数人唱歌众人一齐吆号子;大家在一起边劳动边唱歌也十分地热闹。“太阳出来照山坡,唱起山歌求快活,天上神仙不如我。我来唱,大家和,锄头叮当也唱歌,吆起号子哟呵喝,就象八仙把海过。”每当领唱人唱完一段歌后,大家接着齐声吼叫:“哟嗬嘿、哟嗬嘿。哟嗬哟嗬嗬嘿!哟嗬哟嗬哟嗬嗬嘿,哟嗬嗬,哟嗬嗬嘿哟嗬嘿!”号子也带着与山歌相似的腔调,既起着隔板的作用,也起到鼓劲加油和忖托气氛的作用。上世纪60年代初以前,我在生产队参加集体劳动时,就亲身体验过这种集体唱山歌的快乐场面。

商南山歌的词段与曲调形式种类繁多,“七句段式”是商南山歌的主要形式。每首歌为七句,分为前后两节,前节为三句起头,后节为四句落尾。这是由其特定曲调来决定的特定词段形式。例如:“高高山上唱山歌,山歌越唱越快活,不唱山歌忧愁多;山歌本是古人留,留在世上解忧愁,三天不把歌来唱,转眼之间白了头”。这是山歌的基本段式。更多的叙事歌则超越了七句式,但歌头起式全都是三句式,后节可以为六句、八句、十句或更多,但后节无论多长,都须为偶数,不然就不能落尾。例:“歌师傅唱歌唱得美,从头到尾一溜水,好似江中龙摆尾;我们唱歌好不难,犹如菜篮子担水上高山,上了一个坎,拐了一个弯,一担子水都漏干,有心回去挑二担,赶不上歌师傅也是枉然。”山歌头尾皆为固定音调,超越七句时,中间可用数快板式的唱法来连接完成。当然,这只是商南山歌的基本格调形式,除此而外,商南山歌还有象姐儿歌的七言五句格调形式,七言四句、七言八句式等等。

商南山歌是商南民歌的主要内容和基本题材之一,内容包罗万象。它几乎包括了除民间小调、仪式歌、儿歌以外的所有歌曲;大体分为劳动、生活、爱情、劝世、历史、时政、孝歌、盘对歌、讽刺戏谑等方方面面。商南山歌与商南孝歌,基本格调形式相同,山歌为“阳调”,在基本相同的曲调中,唱起来时,在几分忧愁中加带着欢快喜悦气氛;孝歌为“阴调”,是在老人去世时“打待尸”唱的,也称丧歌,唱的时候,在同样基本格调中加带上了悲哀声调。所有山歌都可转用到孝歌里,以阴调唱出,作为陪场、闹场、混场而歌;而孝歌中祭奠追悼亡人的基本套路歌,则为孝歌专用仪式歌,平时是很忌讳随便唱的。

总之,商南山歌是一种原生态的民歌,当你听到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中那饱含浓浓情意的山歌,虽然有点古扑沧凉,却能给人一种贴近自然、反朴归真的感觉。

编辑:秦人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