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碗腔啊,怎能不让人为之怦然心动。它是一门皮影戏腔调,自古就在大荔、朝邑一带广泛流传。表演中,它融合了古老的戏曲传统和皮影戏中人物的精湛表演动作,让人感受到历史的长河和文化的荣光。演唱技巧上,小生、小旦、青衣就得用真声来唱,拖腔则要运用假声;老生、须生、老旦、小丑则全都是真声。而演唱中的花脸,嘴里哼出的则是喉音和脑后音。
闻名遐迩的碗碗腔,它的名字究竟是怎么来的呢?历史上,有三种关于它的起源的说法。第一,因为演唱过程中打击小铜碗的节奏十分明显,所以就取名为碗碗腔;第二,因为乐器月琴在古代曾被称为“阮咸”,所以也有人以此来说明碗碗腔的名字来源;第三,早期演皮影戏时需要用油灯碗,也有说法是因为这个而得名。
在1958年,碗碗腔被改名为“华剧”,然而大家还是喜欢用这个惹人怀念的名字来称呼它。虽然在形成过程中吸收了老腔的艺术元素,但为了与老腔有所区分,关中东府人们也给予了它另一个称呼——“时腔”。这款腔调风靡于当时的民间,并在今天仍受到广泛的青睐与喜爱。

古色古香的大荔,又是朝邑,渭南、西安、户县,绥德、米脂、洋县、西乡等地,都是碗碗腔皮影戏的表演地,可谓是涵盖了陕西文化的精华。而山西晋南及晋中的孝义,河南西部的灵宝、陕县、卢氏,甘肃的兰州等地也有这门艺术的流传。碗碗腔皮影戏,自然有着众多的艺人,清末时期流传甚广的签手中,有着七喜、王蔓、参苗子、一杆旗、歪脖子等人的名字闪耀在上面。后来的大荔韦林一带则有着李家三代,即桃核、李义瑞、李存才。沙底一带则有张礼常、雷文立、刘黑娃、王善子和王风堂等艺人的加入。名师高徒辈出,瞎灯、张水龙、西番、柴绪好、张志英和乔玉山等艺人,在碗碗腔行当上奠定了他们的基石。而在签手方面,冠冕堂皇的金保、有才和更新,铿锵有力的党振海、根声和京娃,都是碗碗腔皮影戏艺术中的杰出代表。在碗碗腔皮影戏的表演历程中,小生、小旦、青衣真假声结合使用,吐字多用真声,拖腔方面则多数用假声,让人们在观赏时领略到这门艺术的精髓和深刻的内涵。碗碗腔音乐充满了更多的情感和细腻。在艺术表演中,碗碗腔皮影戏中的唱腔都是由老生、老旦、须生和丑角用真声来演唱,而花脸则用喉音来展现他们的唱腔,这些音乐都是由流畅缠绵的旋律构成,让人听了之后十分惊艳和陶醉。可以说,民间有“一清,二黄,三秦腔,细腻不过碗碗腔”的说法,并不为过。该艺术形式的唱板种类丰富多样,有慢板、东路、二八板、慢紧板、紧板、飞板、闪板、扬句子、垫板、观灯、过关和导板序子等板块,还有花花腔、叠腔等彩腔。唱板分哭音(苦音)和花音(欢音)两大声腔,其独滚白和叠腔只有哭音,而观灯和过关则只有花音。此外,除唱腔外,碗碗腔中还有一定数量的曲牌、板头和锣鼓经。碗碗腔的音乐节奏相对而言较为复杂,但是重音区别明显,节拍也有其独特的规律。整个旋律起伏较大,七度跳和十一度跳比较常见,但是这些均显得自然而有个性。它的主要乐器有月琴、硬弦、板胡等等。为了打破碗碗腔音乐的单一性,在1958年,原朝邑剧团进行了革新和创新,为月琴增加了扩音,添了洞箫伴奏,还增加了长笛、黑管、大提琴、扬琴等,使得碗碗腔音乐充满了更多的情感和细腻,让人们在表演中更能够领悟到其中的艺术魅力。外,碗碗腔的发展历程极为悠久,是中国皮影演唱艺术的瑰宝。在陕西地区,碗碗腔一直被看作是皮影演唱的代表作品,以同、朝为中心,而民间流传着“华州的眉户,合阳的线,同、朝的灯影天下传”的说法。在皮影戏时期,碗碗腔在陕西经历了东、南、西、北四路的发展,其中以旧同州府为中心的“东路碗碗腔”,是碗碗腔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同、朝一带被普遍认为是“正宗碗碗腔”的发源地和活动中心,根据《重修华县志稿》的记载:清末时期这种演唱方式被称为“腔”,来自同、朝一带,二十家演唱者享有声誉。在音乐和唱腔方面,碗碗腔受秦腔、眉户和蒲剧的影响颇大。而从剧目和唱词格外而言,碗碗腔的发展历程是极为悠久的,毫无疑问是中国皮影演唱艺术中的瑰宝。在音乐和曲牌的命名中,我们可以看到碗碗腔对昆曲也有一定的影响。西路的碗碗腔以凤翔府为中心,据传诞生于周公(召公或孔子)“隔帘说书”时期,历史悠久。根据凤翔李慎庵先生的讲述:碗碗指的是灯盏子,演唱时敲击灯盏子,是古代秦人“击缶而歌”的遗音,因此也被称为“灯碗戏”或“灯盏子戏”。据传,它在宋金时代就已经存在,到了明末清初更加盛行,以凤翔、千阳为中心。它音乐和唱腔的风格特点,主要受秦腔、弦板腔、道情和西府曲子的影响,与东府截然不同。南路的碗碗腔则以陕南洋县为中心,也称“洋县碗碗腔”或“陕南碗碗腔”。据当地艺人程海清等表示,“安康、洋县碗碗腔最初只是当地的民歌小调经过吸收安康道情演变而来,由于安康道情的川音较重,不太适合当地人的习惯(因为洋县的语音接近关中),直到清乾隆年间,洋县的演唱艺术家们与安康碗碗腔的大师梁得宜合作创作,使洋县的碗碗腔慢慢发展成为一种独特而具有影响力的文化艺术形式。”东区的雍昌杰从朝邑学习碗碗腔之后,经过长期的演唱,渐渐受到了汉调桄桄等当地剧种的影响,演唱方式逐渐演变成为了今天的腔调。碗碗腔的唱腔中,除了某些尾声使用关中碗碗腔之外,其他部分都是由当地的曲子、桄桄、二黄、道情等元素混合而成的。1960年,陕西省举行了新搬上舞台剧种汇演,将这种艺术形式定名为“洋县碗碗腔”。而在陕北地区,碗碗腔以绥德和米脂为中心,被称为“陕北碗碗腔”,据传这种唱腔起源于绥德义合镇,已有100多年的历史。由于受晋剧的影响较大,与晋剧的风格相似,与关中碗碗腔差别明显。但是在乐器的使用和唱板的称谓等方面,仍然存在一些相同的和近似的地方。在山西地区,据孝义皮影艺人所说,碗碗腔是由朝邑的艺人于光绪年间(公元1877年前后)随着饥荒逃荒涌入山西,分为两路,一路在晋南曲沃、新绛一带,一路在晋中汾阳、孝义一带传承发展。碗碗腔的起源可追溯到陕西地区,这些艺人都是陕西人,他们在清末时期流落到山西,也将这一剧种带到了山西地区演唱。由于晋南与陕西东府一带相邻,因此这种风格也比较接近。晋中一路,受到晋剧的影响较大,因此其风格也和晋剧比较接近。 新中国成立前夕,这一剧种由于外来统治,农村经济破产,艺人们生活贫困,因此碗碗腔逐渐走向衰败,濒临绝境。当时,同、朝两县也已经没有一个碗碗腔班社了。西府一路,甚至在20世纪30年代就已经完全衰败,几乎绝迹。其他各路的情况也基本相同。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文艺方针指导下,碗碗腔才得到新生,并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在各级政府的关怀和扶持下,新老文艺工作者共同创作出了《逼上梁山》《三打祝家庄》《北京四十天》《红娘子》等新编历史戏。陕西省文联还组织研究并刻制了新的人马景物,演出了《血泪仇》《穷人恨》《白毛女》等现代题材剧目。这一剧种终于扬起了新的生命之花。皮影戏曾经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朵奇葩,在珍贵文化遗产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早在唐代,皮影戏就作为一种民间艺术形式得到了广泛流传。陕西省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发源地,皮影戏在这里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并逐步流传到了其他地区。这种戏剧经过历代艺人的不断传承和发扬,才有了今天的规模和影响。 1956年,原陕西省戏曲剧院三团(今改为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眉碗团)将《金碗钗》一剧中之“借水”“赠钗”及其全本,先后通过真人扮演搬上了大舞台,并在剧本、音乐、唱腔、表演和舞美等方面做了较大的创新,使这一剧种开创了新的局面,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领导和广大群众的好评。此后,陕西省戏曲剧院三团还陆续创作了传统戏和现代戏,如《白玉钿》《女巡按》《小忽雷》《囊哉》《铡美案》《枫洛池》《杨门女将》《江姐》《红色宣传员》《芦荡火种》《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蝶恋花》等几十个剧目,艺术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在大荔、榆林、兴平、山西太原、孝义和曲沃等地,也相继成立了专业剧团或训练班,演出了《兵火缘》《二度梅》《蛟龙驹》《朝阳沟》《绣楼会》《杜十娘》等剧目,获得了广大群众的喜爱。碗碗腔是一门陕西地方戏曲艺术。自唐代开始,这种小戏就获得人们的青睐,随着时代的变迁,碗碗腔也逐步发展,并获得了广泛的欢迎和认可。在这种影响下,许多地方的小戏,如阿宫腔、弦板腔、线戏、老腔、道情、花鼓和陇东道情(陇剧)等,也相继上了舞台,促进了艺术事业的繁荣和发展。 在1958年至1975年间,陕西省曾三次组织包括碗碗腔在内的“巡回演出团”赴北京、上海、广州等十多个省市进行巡回演出,在观众中获得了热烈的欢迎。这不仅扩大了碗碗腔在全国的影响,也使人们重新认识与肯定了这一地方皮影小戏。 碗碗腔音乐属于板式变化体音乐。它以板式变化的形式来表达一定的情感与内容,其基本特点是幽雅、细腻、婉转和缠绵。从音乐和唱腔的角度来看,这是陕西地方戏曲中最引人入迷的艺术形式之一。因此,也被誉为陕西皮影戏曲的瑰宝。碗碗腔是一门独具特色的陕西地方戏曲艺术。它的音乐风格虽然比较接近于梆子腔系统,但其节奏则更为复杂。节拍的强弱有其独特的规律,不像秦腔那样优美严谨。碗碗腔的音乐主要分为三部分:唱腔、伴奏音乐和打击乐部分。 碗碗腔的唱腔音乐板式有许多种类,其中包括慢板、东路、二八板、慢紧板、紧板、飞板、滚板、闪板、扬句子、垫板、观灯、过关、倒板序子等。此外,它还有花花腔和叠腔等不同的彩腔形式。除了滚白和叠腔只有苦音外,其他的唱板都包含欢音和苦音。欢音擅长表现欢快、明朗的情绪,而苦音则更善于表现悲痛、哀怨的感情。碗碗腔的音乐韵味别具一格,其中两种不同色彩腔调的交替运用,使音乐内容得到了极大的丰富,表现力也得到了充分的增强。慢板和紧板还有一种三不齐(西厢调)的唱法,更加独具特色。 慢板是碗碗腔的主要唱腔板式之一,也被称为“西路”(同州、朝邑)或“南路”(华县、华阴和渭南)。它的速度一般较慢,属于慢速或较慢速度,通常为一板一眼的2/4拍或者一板三眼的4/4拍。慢板的节拍规律较为宽松,不十分严格和规范,常用于抒情和叙事。在成套唱腔中,慢板常用于唱段起始,既可与其他板式组合使用,也可独立成段。板式结构由叫板、板头音乐、主体唱腔和过门等部分组成,少则四句,多则不限。 东路是清末民初在慢板基础上发展的一种板式,又被称为“北路”。它的节拍、结构和表情功能与慢板相近,速度一般比慢板稍快。东路具有独立成段、单独起落或与其他板式组合使用的特点。在成套唱腔中,它常用于唱段的中部和高潮部分。碗碗腔的音乐充满了生动的情感和丰富的音乐元素。慢板之后,通常是二八板、慢紧板或紧板,其句数虽变化多端,但一般都不少于四句,洋溢着热烈的演唱氛围。 二八板的板式结构与东路基本相同,节拍为一板一眼的2/4拍或一板三眼的4/4拍,但也存在规律性地出现3/4拍的情况,形成混合节拍。相对于东路,二八板的进度要快一些,在演唱中常用于表现紧张、激动的情绪。它可以单独成段或与其他板式组合使用,通常在东路之后或慢紧板、紧板之前使用,一般不单独使用。 慢紧板是碗碗腔中常用的板式之一,主要用于抒情或叙事。它的节拍为一板一眼的2/4拍,一般为中速稍慢。慢紧板可以独立成段或与其他板式组合使用。在成套唱腔中,通常在慢板、东路或二八板之后,紧板之前使用,句数虽多样化,但一般不少于四句,它流畅的旋律和深情的唱腔令人回味无穷。句。
[紧板] 能够给碗碗腔带来一种令人着迷的旋律和深情的唱腔。它也称为流水板或二流板,是唱腔中最常用的板式之一。它的板式结构与慢紧板基本相同,采用一板一眼的2/4拍,但在板头和过门处,规律性地出现3/8或3/4拍,形成混合节拍,多为中速和中速稍快或快速。紧板可以单独成段或与其他板式组合使用,常用于慢板、东路、二八板、慢紧板、滚白、扬句子或扇板之后,下接飞板,也可再接滚白。它多用于叙事或场面,句数虽多样化,但一般不少于四句,流畅的旋律和唱腔令人难以忘怀。 飞板的板式结构与紧板相近,起腔和落板与紧板基本相同,但中间节奏紧缩为有板无眼,形成多样化的与一板一眼的2/4拍组成的混合拍式。它的速度极快,长于表现激动、强烈和紧张的情绪。飞板可以单独成段或与其他板式组合使用,常用于表现高潮迭起或激情四溢的唱段。在唱腔中,飞板的速度快得令人惊叹,其唱腔旋律婉转动听,能够将歌曲带入更加高昂激动的氛围。这里介绍碗碗腔中几个常用的板式,它们各有特色,能够为演唱带来不同的情感体验。 滚白,又称滚板,是碗碗腔中常用的板式之一。它采用散板和有板无眼的紧打慢唱节拍,具有自由的词格结构,包括散文句、七字句和五字句。散文句和七字句不受韵辙限制,比较自由;而五字句则分上下句,且要求押韵。滚白常用于唱段的起始,句数多为四句。它长于表现悲哀、凄苦和激动的情绪,能够带来深情而动人的表演体验。滚白可以单独成段或与其他板式结合使用,在成套唱腔中,常用于紧板前后,也可用于慢板或慢紧板前后,句数比较自由灵活。 垫板,也叫尖板,它采用上下句结构,板头音乐为一板一眼,具有相对自由的节奏。垫板长于表现激昂、悲壮、愤怒、豪放的感情,一般用于单独起唱,或与其他板式连续使用,为演唱带来强烈的震撼感。 扇板,也叫闪板,它具有奔放的音乐风格和独特的抑扬顿挫。扇板的节拍与紧板相似,常用于表现激烈、热烈的情感。它可以单独成段或与其他板式组合使用,一般用于东路、慢板或紧板之后,句数多为四句,演唱时具有磅礴而豪放的音乐感染力。扬句子这一板式采用单句唱词的形式,板头节拍由一板三眼的4/4节拍转化为一板一眼的2/4节拍,唱腔为紧打慢唱。它常用于紧张、激动的场面,能够带来强烈的音乐震撼力。扬句子不能独立成段,但可以单独起唱,多与其他板式结合使用。在成套唱腔中,扬句子常用于结构中间情绪转换之处,为演唱带来精彩纷呈的音乐体验。 倒板序子则是由一个上句构成的过渡性板式,采用一板一眼、2/4节拍的形式,常用于表现抒情喜悦的情感。它可用作单独起唱,但不能独立成段,多与其他板式组合使用。在成套唱腔中,倒板序子常用于唱段起始,下接其他板式,能为演唱带来绵长而深情的音乐感受。碗碗腔的曲牌分为弦乐曲牌和唢呐曲牌,它们是为配合演员表演而准备的。弦乐曲牌用于刻画人物、渲染气氛;唢呐曲牌则适用于帝王登殿、群臣朝拜、婚丧嫁娶,以及引子和尾声等,共有80多首。这些曲牌如[杀妲己][梵王宫][重台][过山][哭乡词][罗江怨][石榴花][菩萨台][新春令][粉蝶儿][鬼推磨][头回南路][二回南路][大起板][小起板][五字头慢板][六字头慢板][东路正杆][紧板正杆]等,是演唱中不可或缺的伴奏曲牌。 碗碗腔的唱腔清新脱俗,婉转悠扬,平仄声律和唱词格律也同样有极高的要求。唱词结构被精心设计,分为散文句、七字句和五字句。散文句和七字句不受韵辙限制,既自由又灵活;而五字句则分为上下句,要求严格地押韵。碗碗腔唱词永葆传统美感,娓娓道来,传递情感,引人深思。这一特点也是众多观众和演艺人员所赞誉的。碗碗腔唱词的结构有六种格式可供选择表现不同的情感,每种格式都有其独特的特点和运用场景。七字句和十字句是最常见的结构形式,运用广泛,慢板和紧板都适用;五字句用得较少,在吟唱或三不齐中偶有出现;长短句也称三不齐,是长短不一或间隔不一的结构形式;散文式唱腔如滚白,结构灵活;单句送只表达唱腔中上句的唱词,常用于情感表达。六种格式可以灵活混合运用,创造更加多样化的表现效果。碗碗腔唱腔通用十三辙,一段唱词通常都是一韵到底。若需要转换韵,一般会在上、下句结构中,上句不限制,平仄声都可,但下句必须入韵。出于表达效果考虑,“一三不论,二四必究”也是关键,它让碗碗腔唱词精妙绝伦。 碗碗腔的伴奏乐器可分为弦乐器、打击乐器和管乐器三种。月琴、硬弦和板胡都是弦乐器,演奏时都会戴上指帽。梆子和碗碗是主要的打击乐器,边鼓、堂鼓、铙钹、铰子、手锣、马锣和大锣勾锣也常常被用作伴奏。管乐器则主要包括唢呐和箫等。这些器乐的运用不仅是为了增加节奏感和音效,更是为了让碗碗腔唱腔更加动人,更能激荡情感。每一位演奏家都将全身心地投入演绎中,那高亢的琴音、清脆的击鼓声、悠扬的吹管声和温婉的弦乐声,构成了动听的碗碗腔伴奏乐章。月琴和碗碗腔是碗碗腔乐队的两个领奏乐器,它们各自演奏着不同但又紧密协调的主旋律。硬弦和板胡则扮演着伴奏的角色,将整个演奏团队紧密地连结在一起。虽然乐器数量不多,但是乐手们将各自的性能和特点充分发挥出来,通过协作,将同一个基本曲调演奏出个性化的处理,形成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和谐。 随着时间的推移,碗碗腔乐队也在不断地扩大和丰富。乐器种类在搬上大舞台后也有了很大变化,扩大了编制,采用了和声、复调、配器等新编曲技法,让伴奏艺术更加多彩。东、西、南、北四路文场器乐也因地域原因略有不同,东、南、西三路均有月琴和唢呐等乐器,北路则使用大胡和小唢呐等乐器。而在山西两路,碗碗腔则更接近蒲剧和晋剧。无论在任何场合,碗碗腔乐队的演奏都是充满激情和感染力的,让人无法不沉浸在这如诗似画的音乐世界中。碗碗腔的武场器乐包括了多种乐器,其中梆子、碗碗、边鼓、堂鼓、铙钹、铰子、手锣、马锣和大锣等,每一种乐器都有其独特的表现力和特点。在演奏中,这些乐器能够像精密的机器一样协调配合,将整个表演推向高潮。 除了武场器乐,锣鼓经也是碗碗腔表演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锣鼓经可以分为五种不同的分类。其中,开场铜器用于开场,由多种锣鼓点组成,能够制造气氛、招揽观众。板头铜器则主要用于起板,其演奏形式包括了击乐单起和板头音乐结合两种方式。另外,中板铜器、间场铜器和竹冠铜器也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使整个锣鼓经成为一种审美的享受。 无论是演奏器乐还是锣鼓经,碗碗腔表演的每一部分都是精心设计和组织的。演奏家们坚持着对音乐的深情热爱,将每一场表演都打造成了一场视听盛宴,令人难以忘怀。锣鼓经是碗碗腔表演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包括了多种不同种类的铜器。其中的开场铜器旨在烘场和制造气氛,常用的有马锣开场、十样景开场、桂花城开场等。板头铜器主要用于起板,演奏形式分为击乐单起和板头音乐结合两种方式,包括了安板、四棰、小草、七棰、原翻儿、带板、扬句子、滚白、垫板等。 动作铜器则主要用于演员表演,常用的有五棰、七棰、十棰、十四棰、擂棰、摩镭、豹子头、清场锣、列棰子、勾棰子、一扇坡、摆亮子、翻山鹞、南瓜蔓等二三十种。除此之外,还有曲牌铜器,主要用于伴奏唢呐曲牌;效果铜器,则用于模拟打更、风声、雨声和水声等。 在碗碗腔改良之后,乐队吸收了秦腔、京剧和其他剧种的一些锣鼓元素。在每一次演出中,演奏家们都会充分发挥乐器的特性,演奏出精彩绝伦的音乐。每一声乐器所发出的声音都像是一股冲击波,让人沉浸在如画如诗的世界之中。碗碗腔是一门古老而神奇的表演艺术。随着时间的推移,碗碗腔早已有了着陆的根基,并逐渐改良,更好地适应演出和需要。 碗碗腔的剧目种类繁多,同州、朝邑等地的抄本就收录了461种。其中,代表剧目有《金琬钗》《香莲佩》《蝴蝶媒》《火焰驹》《青素庵》《万福莲》等。从题材和内容来看,才子佳人的故事和社会风情居多,而忠奸斗争的情节次之。当然,也有关于绿林豪杰和神魔鬼怪的戏剧。它们所传递的历史和文化信息是无与伦比的,让人们产生一股强烈的情感共鸣,充满亲近感和感受力。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