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密彩色泥雕塑始于明朝万历年间。其造型憨朴,着色鲜艳,在全国泥塑中可谓别具一格。其中,叫虎、摇猴、叫鸡被誉为的经典“老三样”。高密泥彩塑和剪纸、扑灰年画被称为“高密三绝”。
高密市的泥彩塑主要产于姜庄镇聂家庄聂西村。雕塑作品设色大量使用大红、明黄、深绿等纯正浓烈的色彩,给人以强烈而直接的视觉冲击,表达了人们对现实生活吉利祥瑞的追求与祝愿。聂家庄泥彩塑的艺祖叫聂福来,老家在河北泊镇。明万历初年,泊镇闹灾,田地连年歉收,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万般无奈之下,聂福来携妻带子逃荒到了山东。但他来到山东后举目无亲,身无分文,每日都为在何处重新安家以及如何养活一家子人而犯愁。待一家走到高密时,个个都已精疲力尽。就在全家人深感前路渺茫,不知如何是好时,聂福来抓起地上一块泥土,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闪现出年节时老家火树银花的欢庆画面。于是,他试着把泥土搅拌成胶泥,捏成罐状。然后借来一些火药装入泥罐里,封实后在罐顶部掏一个小孔。他用颤抖的手努力地在小孔旁点火,霎时间烟花似火龙般喷射而出,十分壮观。聂福来感激上苍赐给了他这一谋生的手段,便就地安家落户。这一让聂氏一家得以饭饱衣暖存活下来的物件就是被称为“高密三绝”之一的聂家庄泥彩塑的雏形——“锅子花”,它的得名是由于其形状上小下大似倒扣的锅底。后来,聂福来因制作“锅子花”而远近闻名,也使得聂氏家族在这片土地上兴盛起来。装焰火的泥坯叫锅子,也叫泥墩,为了吸引顾客,聂家庄的人们把泥墩塑成动物和娃娃的形状,放完焰火之后还可以当玩具,后来渐渐脱离锅子花,成了单纯的泥玩具。这手艺从此祖辈相传、邻里互授,不断完善,聂家庄渐渐成为远近闻名的泥彩塑村。到了清乾隆年间,聂家庄泥玩具又受到扑灰年画、潍县杨家埠年画的影响,在造型、着色上更趋完美,也基本定型,进入成熟发展的黄金时期。
环顾全国的泥塑产地,能发声的泥玩具不太多,有河南浚县的泥咕咕,贵州黄平的泥哨,陕西的泥叫叫等,但它们的发声装置都是泥质的,直接在泥坯上钻孔,吹气时推动空气,直接发出哨音。只有这聂家庄的耍货(当地人把泥彩塑叫做耍货),选择了在泥塑腹腔里加入苇哨。这一点决定了,前者只能由嘴来吹出声响,后者可以采用各种的发声形式。
在艺术造型上,聂家庄泥塑形象稚拙、憨态可掬、造像丰满,有着气血充盈的生命力和浓厚的乡土气息。尤其是动物造型简洁洗练,大胆夸张,多舍形取神,稚气可爱。细看聂家庄的泥塑作品,会发现其造型多采用静态,非站即坐,极少尝试动态造型,这样的处理方式自然有助于泥塑的观赏摆放,使其不易磕倒,同时也反映了当地农民力求四平八稳的审美要求和求安求稳的处世心态。然而,缺乏动感,使得聂家庄泥塑造型的生动性在一定程度上打了折扣。

从敷彩效果看,聂家庄泥塑核心用色为红、黄、绿三色,设色鲜明,对比强烈,给人欢快喜庆的感觉,颇具北方民俗特色。与河南地区泥塑的黑底色相反,聂家庄泥塑着色前先涂一层以骨胶和石膏粉加水熬制的白色颜料,待白底色晾干后再着其他颜色。民艺学家张道一说:“聂家庄高密泥人涂这个白底子,比较难做,就像弹琴的节奏一样,需要自己结构。”人们的潜在意识中,黑意味着满,白意味着空,因此,只能做加法的白底色泥塑的设色敷彩,更难以出效果。聂家庄传统泥塑所使用的矿物颜料弥补了白,也利用了白,达到了鲜明醒目而又柔和动人的效果。

无论在敷彩还是造型上,聂家庄泥塑都明显的“重前不重后”,把描画精美的泥塑反过来,看到的基本都是全白色的背影。看得出,聂家庄的泥塑,是完全为“摆设”而量身定做。民间工艺的功利性,由此可见一斑。

聂家庄泥塑中的常见纹样,有牡丹、蝙蝠、葡萄、水草、梅花、寿字纹,等等,凡是百姓心中吉祥美好的事物,都可随心所欲地画在泥塑上。纹样当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莫过于蝙蝠。在民间,蝙蝠是其谐音“福”的象征物,成为各式各样的工艺品和吉祥画中的恒常主题。在聂家庄泥塑当中,蝙蝠形象通常被简化为一连串的点和两端随意勾画的两道弧形,也许因为操作简易,也许因为村民对幸福生活的孜孜追求,这一纹样几乎出现在除了粗货玩具以外的所有泥塑作品中,成为一个明显特征。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