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

编者注

2023年11月,第32届世界客家联谊大会将在赣州陇南举行。 客家文化论坛是交流客家文化研究成果、弘扬客家文化精神的重要平台。 作为本届世客会客家文化论坛的参与单位,赣州市社科联有效发挥社会科学研究和宣传职能,为传承客家文化、弘扬客家精神积极行动。 《传承客家文化,弘扬客家精神》栏目自3月1日起上线,今日发布林小平教授的文章《客家文化特色解析》,帮助您了解客家文化特色。

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

摘要:客家文化的基本特征是儒家文化; 移民文化和山地文化也是客家文化的重要特征。 客家人的祖先崇拜、宗教观念、寻根意识、开拓精神以及独特多彩的民俗风情,都在客家文化中。 很大程度上是这三种文化特质的外化。

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客家”热潮在世界范围内兴起,客家文化研究日益成为一门突出学科。 然而,这方面的研究也暴露出明显的缺陷,即对客家文化的研究主要涉及对客家民俗文化具体方面的调查和描述,如民居、饮食、服饰、风俗习惯等,缺乏对客家民俗文化的研究。缺乏对客家文化特征的分析。 深入探讨客家文化,或将客家文化特色等同于具体的客家民俗文化活动。 这样就无法合理阐释客家精神风貌和客家民俗文化产生的深层原因,不利于客家学这一新兴学科的建设和发展。

笔者认为,客家文化的特征不是一维的,它表现出儒家文化、移民文化和山地文化的特征。 客家人尊祖、重教、保守与改革的双重特征,以及寻根意识、开拓精神和独特多彩的民俗风情,可以说是这种文化特质的外在表现。

一、客家文化的特色之一:儒家文化

儒家文化是客家文化的基本特征。 儒家文化对客家文化的影响突出表现在尊祖、重教、保守与变革的二元性上。

(1)儒家思想具有浓厚的祭祖色彩。 儒家思想与祖先崇拜的密切关系是从其始祖孔子起就建立起来的。 据说“孔子常摆豆设礼,让子孙玩耍”。 [1] 他自幼对周礼尤其是祭祖仪式有着浓厚的兴趣。 据记载:“入太庙,万事皆问”[2],孔子来到太庙后,对祭祀祖先的祭器和祭祀仪式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孔子在参加祭祖活动时说:“祭如在,祭神如神在”[2]。 他始终恭敬、虔诚、真诚,整个身心都沉浸其中,仿佛祖先真的就在祭祀的地方。 相似的。 后世儒家学者继承了孔子的祭祖思想和儒家经典“四书五经”。 他们一方面在理论上倡导祭祖的意义,另一方面又积极参与历代宗庙和祭祖制度的制定。 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国历代的宗庙制度、祭祖制度得以不断延续。 他们还努力将祖先崇拜纳入民间宗族制度。 特别是到了宋代,理学大师朱熹曾提出长子祭祖方案,其中包括:各宗族必须建立祠堂。 祠堂内有高、曾、祖、酉神的四祠,祠堂初建时,各祠的二十分之一被用作祭祀的祭田。 朱熹等人的思想对后世影响很大。 此后,民间祠堂、义田大量涌现,家庭祭祖活动更加频繁。 在儒家思想的倡导下,祭祖已成为普遍趋势,祭祖是儒家文化的重要特征。

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

客家谱系的形成恰逢新儒家盛行,客家文化深受新儒家祭祖思想的影响,忠实地继承了儒家的祭祖文化。 其中,客家祠堂体现了客家人的祖先崇拜意识。 在传统客家社会中,客家宗族无论大小,都建立了自己的祠堂。 祠堂是祭祀祖先的地方,其主要功能是歌颂、祭祀祖先。 祠堂内放置祠堂牌位,俗称“祖公牌位”、“神主牌位”,放置在祠堂上殿的神桌上。 神位代表祖先。 在历史悠久的大家族的祠堂里,几层楼上往往陈列着几十甚至上百块神牌,密密麻麻,令人印象深刻。 在许多传统的客家祠堂里,每逢春节等节日悬挂祖先神像,以表达对祖先的尊敬和思念,是一种流行的做法。 春节期间悬挂祖先雕像一般从腊月二十五开始,到正月十五结束。 在此期间,人们早晚都要到祠堂烧香、点蜡烛,在祖先神像前虔诚祭拜。 过去,男女结婚时,都要在祠堂或祠堂的祖像前表达虔诚。 女子出嫁时,必须在祖宗神像前祭拜; 男方的准新娘也必须在女方的祖像前祭拜; 新婚夫妇进殿祭拜时,必须在祖宗像前拜天地、拜祖先、拜父母。 客家祠堂的大门两侧、祠堂的墙壁、柱子上都刻有许多对联,大多是歌颂祖先的功德。 如南康凤岗董氏宗祠的对联:“堂堂威严显祖宗功德,宗支范喜合秋懂春元”。 这副对联表达了后人对祖先的崇敬和怀念。 “祠堂”的本义是春天祭祀祖先。 祭祀祖先是祠堂的主要功能。 在客家人的各种祭祖活动中,祭祖是最重要的仪式之一。 客家人一般在春秋两季举行庙祭。 此外,许多家庭在冬至举行寺庙祭祀。 参加寺庙仪式的都是来自氏族的男性。 如果家族人数过多,则由各家族或房间的代表参加。 祭祖仪式多由长子和族长主持。 祭祖仪式隆重,气氛庄严、肃穆。 客家人除了修建祠堂外,还非常重视祖坟和“风水”,这都体现了他们强烈的祭祖观念。

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

(二)重视教育 儒家有重视教育的传统。 儒学创始人孔子为打破贵族对教育的垄断、推动私学成为新的办学方式做出了重要贡献。 他倡导并贯彻“教育无歧视”的教育理念,广泛招生。 他有“弟子三千,圣贤七十”。 可以说,世界上都是学生。

客家文化突出体现了儒家重教精神。 这样的童谣在客家人中广为流传:“蟾蜍罗哥,不读书就没有老婆”、“不读书不如养大猪”。 在传统社会中,客家人重视教育,更突出地体现在设立祠堂和学校、助学、奖学金等方面。 客家人主要居住在山区,经济比较落后。 办学办学存在一定的物质制约。 但客家人利用祠堂众多的独特优势,纷纷开办学校。 法国神父莱里卡斯在《客家词典》中这样描述:在嘉应州,“随处可见学校。在一个不到三万人口的城市里,有十几所中学和几十所小学,城市里的居民几乎有一半以上是学校,农村的每一个村庄,虽然只有三五百人,最多也只有三五千人,但学校却不止一所,因为每个客家村落都有一个祠堂,而那个祠堂也是一所学校,全境有六七百个村庄,有祠堂,也就是六七百所学校,这实在是一个骇人听闻的事实”。 [3](P.178)虽然拉里查斯描述了嘉应州的祖学情况,但事实上,其他客家地区的情况也大致相同。 据粗略统计,被用作教育场所的客家祠堂多达数千座! 至今,仍有少量客家祠堂作为村级小学的教学场所。 有的宗祠规模很大。 如民国22年,廖氏在宁都黄陂村武昌寺开设小学,学生400余人。 客家人除了办祖学、学校外,还提供资金帮助家族中一些有前途但经济困难的子弟继续学业。 同时,他们也会奖励家族中学业有成的子弟。 过去,客家祠堂有祖产和一定数量的田地,称为“公塘田”。 公塘田的收成除了用来举行祭祖仪式外,相当一部分用来供养学生和奖学金,称为“学谷”。 ”,根据孩子成绩的不同程度给予相应的奖励。客家之所以人文昌盛,人才辈出,与弘扬重教、积极办学、助学、奖学金的儒家精神是分不开的。 。

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

(三)保守性与变革性 儒家思想呈现出保守性与变革性的双重特征。 例如,孔子主张“克己复礼”,试图恢复西周的等级制度,表现出他的保守思想; 同时又说:“气一变则鲁,鲁变则道”。 [4] 可见; 可能继承了周朝,哪怕延续几百代,也能知道。 ”[5]承认社会制度某些变化的合理性。后来的儒家思想也是如此,一方面主张“天不变,道不变”[6],另一方面,它提倡“每一天都是新的; 《日心》[7],“天地之变化,已逝者,来者续,无息”(朱子愚),儒家经典著作,《易经》作为《五经》之首盛赞“周朝”的“武革”,称其“顺自然,应人”,感叹“革命意义重大”[8]。 在历史上一些推翻旧朝、建立新政权的变革或战争中,经常可以看到儒生的身影。

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

客家文化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儒家思想保守的一面,体现在客家人重视传统、因循守旧的习惯、性格内向等方面。 另一方面,客家文化也发展了儒家思想的变革特征。 客家人勇于变革、革命。 这一点从近代以来就显得尤为突出。 当政治腐败、社会黑暗、人民群众陷入水深火热时,他们往往会站出来,奋起打击腐败势力。 例如,太平天国的领导人洪秀全、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北王韦昌辉、夷王石达开等都是客家人[9],其部落中也有大量客家人; 1911年辛亥革命的领导人中,不仅孙中山是客家人,而且他创立的第一个革命团体兴中会的32名成员中有31人是客家人。 中国近代革命的领导人中也不乏客家人,如朱德、叶剑英、张鼎诚等。 等待。 20世纪30年代,中共中央在客家大本营建立中央革命根据地并非一时兴起。 客家人的革命本性也应该是这一决定的基础之一;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客家人积极参加革命斗争,仅兴国县总人口23万中就有8万人参加了红军,其中牺牲革命烈士2.3万人。 长期以来,客家人确实表现出了一种“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关心国家、关心政治、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和精神。 日本学者山口一夫在《客家人与中国革命》一书中说:“没有客家人,就没有中国革命。换句话说,客家人的精神就是中国的革命精神”[3](P.175) 。 虽然这确实有点绝对,但确实揭示了客家人变革、革命的一面。

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

2、客家文化特色二:移民文化

客家人是中国历史上多次移民运动的产物。 罗祥林先生认为,历史上,客家人经历了五次大迁徙:从汉末到东晋,中原汉族南下湖北、豫南,到达安徽、江西,进入长江流域。 这是第一次大迁徙。 东晋至五朝,汉族从长江流域南迁至皖南、江西东南部、福建西南部,乃至广东东北边境。 这是第二次大迁徙; 第三次大迁徙是客家人血统形成过程中的大迁徙。 宋高宗南迁时期,部分客家人先民从第二次大迁徙后的故居迁往粤东、粤北地区。 第四次大迁徙是在明末清初,满族南下接管。 第二次、第三次大迁徙后,一部分人从故居迁往广东中部和沿海地区以及四川、广西、湖南、台湾等地。 第五次大迁徙是在同治时期,受粤西路的影响。 受太平天国事件和太平天国运动影响,部分客家人迁徙到粤南、海南岛、台湾、香港、澳门、南洋群岛以及欧美等地,这是一次世界性的迁徙。

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

这些迁徙活动对于客家人来说非常重要。 没有这些移民运动,就不可能产生“客家”,客家文化的产生和变迁也与移民运动密切相关。 客家文化的移民文化特征十分鲜明。

客家文化作为一种​​移民文化,表现出一种寻根的情怀,这突出地体现在其堂名和对联上。

寻根是客家祠堂对联的重要组成部分。 例如南康中氏宗祠的对联①:

化州名扬唐江南,天门之称自宋代至今屡有; 姓氏是颍川的由来,建宇的声誉是由真公继承的,将永远传承下去。

讲述了发源于河南颍川,自宋代南迁,定居南康唐江以南的钟氏家族的历史。 还有宁都李氏祠堂的对联:

叶米克居根深于世,枝远流长,源于陇西。

说明这个氏族是从陇西迁徙到宁都的。 还有甘县齐氏宗祠的对联:

唐朝的基础建立在宋朝,过去是从苏州分出来的; 它来自临源,是世袭的,人们相信赣江有它的起源。

说明齐氏原为江苏苏州人,后于宋代迁居赣县。 另外,廖氏宗祠里还挂有对联:

自唐代御史中丞以来,历史悠久,祖辈的德行和功绩应当发扬光大; 碧水碧水从亳州移至豫章南原,瓜椒繁盛不忘亲友。

本文综述了廖氏家族从亳州(山东聊城)南迁至江西上犹的情况。 还有武平王氏宗祠:

太原是脉的原点。 人类在过去曾经繁荣过。 当年,四位杰出人物,被送到桃溪烟鼎新门,迁往三棵槐树下。

叙述王氏出身太原的往事。

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

客家人重视传统,不忘本源。 他们郑重地将家族的起源和祖先南迁的概况写进祠堂的对联上,向后人炫耀。 一方面,这些楹联成为人们研究客家先民南迁、客家民族形成的重要资料。 另一方面揭示了客家重传统、重宗族、重起源的理念,展现了客家文化的移民文化特征。

许多客家文化活动都是这种移民文化的反映。

语言是划分不同民族的主要标准之一。 客家话具有非常鲜明的特色,被认为是保存最完整的古音方言。 人们称其为古代汉语发展演变的“活化石”。 之所以有这样的特点,其实与客家人的迁徙过程密切相关。 。 据考证,客家话中保存的“魏晋古音”或“六朝古音”与东晋南北朝时期“客家次祖”的迁徙有直接关系; 唐宋汉语的一些特点,是宋代和宋末元初“客家祖先新形态”大规模迁徙的结果。 [10](第212页)

从民俗风情上来说。 传统客家社会有“二葬”的习俗。 所谓“二葬”,又称“洗骨葬”或“挑骨葬”,是一种对祖先遗骸的整理方法。 埋葬数年后,骨肉腐烂后,将骨头收集起来,清洗干净,放入瓦罐中,妥善保存,或定时定地埋葬。 据《嘉应周志》对这种情况的记载:“数十年不埋者,必数年埋之,存于瓦瓮中。数百年来,远祖特洗,或经过多次搬迁,遗迹被侵蚀,只剩下几块,还在继续迁移。” “二次葬”之所以出现,固然与人们心目中灵魂不灭的观念密切相关,但也与客家人的迁徙过程有关。 民国时期出版的《赤溪县志》在分析“罂粟遗存”的原因时分析道:“疑为多人迁外,迁此宅以”。 ”他们的亲人,所以和罂粟一起埋葬。迁徙很少,又害怕去其他地方,所以就流传下来了拾遗骸的方法,以便携带。” [11]指出了客家人的“二葬”与其迁徙的关系。

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

客家妇女的发髻头饰也与客家人的迁徙有关。 客家妇女习惯将头发盘成髻,并有在髻中插银头饰的习俗,一般为银簪一个,银夹一个,银叉三个。 据说,客家先民南迁时,妇女们在发髻中藏小铁刀、短剑或尖叉,作为自卫器具。 用于防身的器具,演变成了客家妇女特有的发髻头饰。 不同的是,最初的铁器被银器所取代。

事实上,客家文化是以中原文化为主体,融合了迁徙地的畲族、瑶族等少数民族文化的多元文化。 这种融合与客家人的移民活动密切相关。 葛建雄先生指出:“移民的目的既然是定居,就必须做出文化选择,要么接受迁居地的文化,让自己融入其中;要么坚持自己的文化,弘扬自己的文化。”因为他们最终会成为主人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在接受或传播一种文化时会采取更积极的态度。当然,这取决于移民的数量和他们的政治、经济、文化能量,结果不会那么简单,但除非双方差异太大,否则两种文化总会碰撞、冲突、互动、融合。” [12](页..

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

3.客家文化特色三:山地文化

客家地区地貌的基本特征是山地。 赣南:“山峦叠嶂,气势磅礴”[13],“赣属县,地处江右上游,地大山深,四角之地”。边境交错”[14]、“江西多地”、[15]赣县“山多谷深”。 [16]闽西:“闽中土窄田小,山麓皆当长亩……汀占闽上游,山地丘陵复杂,山地较多”比土地。” [17]粤东:“无平原广田,多在山谷,高处常旱,低处常涝。” [18] 总之,赣闽粤边境地区的客家大本营是典型的丘陵地区。

黑格尔认为:“有助于产生民族精神的自然联系是地理的基础……这个地方的类型与在这片土地上成长的人们的类型和性格密切相关。” [19](P .82)我们并不完全同意黑格尔关于“历史的地理基础”的说法,但他的话揭示了自然与人文之间的密切关系,这对我们颇有启发。 由于客家人迁居山区,山区是客家人出生、成长的地方,是客家人从事生产和各种经济、政治、文化活动的大舞台,这就是黑格尔所说的“地理基础”。 进而对客家精神文化的塑造产生重要影响,使客家文化呈现出浓厚的山地文化特色。

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

民歌是客家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文学艺术形式之一。 广泛流传于客家地区。 其内容贴近生活,语言生动,情感真挚,神韵自然。 堪称民族艺术的奇葩。 民歌之所以能够产生并流行,最重要的客观环境是因为“山”。 我国著名民俗学家钟敬文先生曾指出:“就客家人的生活而言,由于环境的原因,他们大多每天在田野上山劳作,无论男女都出来。没有“男的东西”,外表是女人,内在是有严格的区别的,至少我们地区的客家人是这样的,他们的性子大多是朴实勤劳的,而且“他们很少有懒惰和浮夸的恶习,他们仍然保留着古代人的风范。这些都与他们民歌的制作和内容有关。” [20](P.301)美国传教士罗布·史密斯说:“客家妇女上山砍柴时,常常一边干活,一边唱着自己创作、喜爱的歌曲。客家民歌,一问一答,得到回应一些会唱歌的男子会唱一些含有情话的山歌来逗弄女子,往往会产生良好的关系。现在这种特殊风格的客家山歌在东方民间传说中被广泛使用,在东方民间传说中已经占有重要地位。文献。” [21]指出民歌的创作、演唱与“山”的关系。 可见,这是一种原始的山地文化,突出地展现了客家文化的山地文化特征。

客家妇女不裹脚,故有“大脚婆”之称。 罗祥林在《客家学概论》一书中指出:“在人口千万以上的汉族中,唯一没有沾染缠足陋习的就是客家人。” ”一位西方传教士也感慨地说:“西方人总是束腰带,中国人缠足,但梅州人没有这样的缺点,世界上的女人是最不可动摇的。” [21] 客家妇女为何不缠足??其原因众说纷纭,其实主要与客家妇女繁重的劳动责任以及居住的山区地理环境有关。客家妇女不缠足既要承担“灶头灶尾”的家务,又要像男人一样在“田头田尾”干活,还要劈柴挑担子。地势崎岖,劳动繁重,小脚极其不方便,只有天脚才能适应那里的生产生活,可见客家“大脚婆”也是山地文化的体现。

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

客家茶文化也展现了山地文化的特色。 茶树喜温暖湿润和酸性土壤,广泛分布于我国南方山区。 客家地处山区,气候和土壤适宜茶叶生长。 因此,茶叶成为客家重要的经济作物,如杨凌茶、小布岩茶等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Because of tea production, Hakka people put tea leaves, sesame seeds, peanuts, licorice and other raw materials in a bowl, grind them into tea mud, and then pour them into boiling water to make Leicha. of treasures. Due to the production of tea, Hakka created tea-picking operas during the tea-picking labor, making the Hakka area the birthplace of tea-picking operas. Related to tea-picking, there are also tea-picking songs and dances, tea basket lights, etc. Tea trees, tea leaves, tea-making, tea-picking operas, tea-picking songs and dances, etc. form a distinctive Hakka tea culture, and this tea culture has its roots and soil in mountainous areas. In this sense, it can be described as a mountainous culture.

The spirit, temperament and vision of the Hakka people are also closely related to this mountain culture. The Hakka people migrated from the north to the southern mountainous areas. The difficult production and living environment in the mountainous areas has cultivated the Hakka people’s spirit of hard work, pioneering and thrifty. It is worth noting that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of the mountainous area where the Hakkas live limits the field of vision of the Hakkas to a certain extent. The temperament shown by the Hakkas is not cheerful enough, they like to care about things, and their business awareness is relatively weak. The embodiment of mountain culture.

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_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

Hakka culture is not a single culture with linear development, but a multi-culture composed of various cultural factors, among which Confucian culture is its basic characteristic, and at the same time, it also show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mmigrant culture and mountain culture. It constitutes a colorful and distinctive Hakka culture.

Notes: ① The ancestral couplets quoted below are excerpts from the author’s fieldwork.

References: [1] Confucius’ Family[A]. Historical Records[C].

[2]Bayi[A].The Analects of Confucius[C].

[3] Foreigners’ evaluation of Hakkas [A]. Hakka Studies (Part I) [C]. Tongji University Press, 1989.

[4] Yong Ye[A]. The Analects of Confucius[C].

[5] Wei Zheng [A]. The Analects of Confucius [C].

[6] Biography of Dong Zhongshu[A]. Hanshu (Volume 56)[C].

[7]University[A].Book of Rites[C].

[8] Ge·彖[A].Yi[C].

[9] Wang Qingcheng. Hakkas and the Taiping Rebellion [A]. Hakkas and Modern China [C]. China Overseas Chinese Publishing House, 1999.

[10] Wang Dong. Introduction to Hakka Studies [M]. Shanghai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 1996.

[11] “Chixi County Chronicle” (Volume 1)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Z].

[12] Editor-in-chief Zhou Jiming et al. Chinese Social History [M]. Hubei Education Press, 2000.

[13] Wen Yi. Preface to the Annals of Tongzhi Ganzhou Prefecture [Z].

[14] Tang Bin, Zhou Lingshu. Preface to the re-publication of Ganzhou Prefecture Annals starting tomorrow [Z].

[15] Zhang Shangyuan. Examples of Kangxi Ganzhou Prefecture Annals [Z].

[16] Chen Liangbi. Preface to the Annals of Zhang Shangyuan and Kangxi Ganzhou[Z].

[17] Daoguang edition of Changting county annals [Z].

[18] Guangxu edition of Jiaying Zhou Zhi [Z].

[19] Hegel. Philosophy of History[M]. Translated by Wang Zaoshi, Shanghai Century Publishing Group, 2001.

[20] Zhong Jingwen. Guest-sounding folk songs [J]. Yusi, 1927: 118. Zhong Jingwen’s Folk Literature Essays (Part 2) [C]. Shanghai Literature and Art Publishing House, 1985.

[21] Singapore “Customer General News” [C]. 1986, (11).

Note: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in the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of “Journal of Southwest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2005, Issue 12; it has been cited 77 times and downloaded 3359 times.

作者

Introduction to Lin Xiaoping

Lin Xiaoping graduated from the History Department of Xiamen University with a bachelor’s degree and a PhD in history from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He is a second-level professor and doctoral supervisor. Former Dean of the School of History, Culture and Tourism of Gannan Normal University, Dean of the Hakka Research Institute, academic leader of universities in Jiangxi Province, famous teaching teacher of universities in Jiangxi Province, and part-time researcher of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He is currently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China Folklore Society, the vice president of the Jiangxi Folklore and Cultural Heritage Society, the vice president of the Jiangxi Provincial History Society, the vice president of the Ganzhou Expert Association and the director of the branch of Gannan Normal University, and the legislative consulting expert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Ganzhou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Library expert. It has completed more than 10 National Social Science Fund projects,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provincial projects, and completed a number of local cultural construction projects.

Published 12 academic works such as “Pre-Qin Folk Custom Classics and Hakka Folk Culture”, “Pre-Qin Philosophers and Historiography”, “Hakka Ancestral Halls and Culture”, “Hakka Folk Belief and Folk Culture”. Published more than 70 academic papers in “Historical Theory Research”, “Folk Custom Research”, “Guangming Daily” (theoretical edition) and other journals. Provincial Social Science Outstanding Achievement Second Prize. He has won multiple first and second prizes for outstanding teaching achievements in Jiangxi Province. Served as the chief editor of “Jiangxi Provincial Chronicle·Hakka Chronicle”, my country’s first provincial chronicle and Hakka Chronicle. He has been to Taiwan, Hong Kong, the United States, Singapore and other places to give lectures and carry out academic activities many times. In 2017, he was hired as the chairman of the 29th World Hakka Conference.

客家文化介绍的文章_梅州传统客家民居文化_客家音乐文化概论/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