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物质文化遗产国潮大行其道,千年传承真火爆。

春秋时期盛行的苏绣,被绣成小表盘; 歌手阿朵带着土家乐器“打柳子”登上热门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 新浪微博“遇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写道:已达18.1亿; 快手官方数据显示,平台上每3秒就会诞生一个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的视频……被及时覆盖一点灰尘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在焕发出新的光彩。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产业发展年度研究报告(2018-2019)》显示,2018年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规模保守估计为1.4万亿元。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国际影响力也不断扩大。 日前,为庆祝《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上映20周年,华纳兄弟影业联合英国驻华大使馆发布了一段视频,再现了多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用不同技艺制作的神奇场景。 藏羌织绣传承人杨华珍与植村秀、星巴克等国际品牌合作,为产品定制设计……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国际认可度可见一斑。

火的原因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活了”。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与其自身的产业化发展密切相关。 那么,什么样的“产业化”点燃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呢?

由内而外的产品创新

产业发展的核心自然是产品和内容本身。 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产品和内容上进行了创新。

·技术创新过程研究

北京一得阁墨业有限公司去年新开发出超附着力金墨。 “我们的金墨水一旦掉在桌子上就很难擦掉,不是强力胶水做出来的效果,是我们的秘方。” 一得阁制墨技艺传承人冯凯说道。

山东德州梁子黑陶文化有限公司一直致力于黑陶生产技术的创新。 销售副总监张伟亮说:“传统的黑陶制作是在烧成前进行镂空雕刻,烧成后我们用钢刀在陶体上刻画,在非常坚硬的表面上雕刻和刻画人物要困难得多。” .这是我们的创新之一。”

·结合时代特点创新工作内容

江苏南通张头木偶戏传承人朱亚云说:“木偶戏以前是以一些传统京剧为基础的,但现在木偶戏开始与现代生活结合,我们会制作一些小学课本剧目。” “对学生来说,这更有意义。有教育意义。”

·围绕项目核心拓展载体类型

近年来,北京和念堂依托和念堂传统中医养生文化,开发了养生茶、面膜、眼贴等; 江苏太平泥娇已从泥塑玩具拓展到陶艺、制作文具、花器……有的企业通过跨界联名、IP授权等手段扩大影响力,例如四川泸州老窖就推出了同名,一得阁墨汁与冰块冰冻文创联合推出“熊猫墨汁”。

系统化、连锁化的产业管理

经过多年的经营和探索,有的成熟企业已经建立了完整的分销体系,有的则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产业,打造并打造了全产业链。

·成熟企业建立健全分销体系

2013年以来,北京一得阁墨业有限公司着力打造全国分销体系,进一步优化供应链。

经过19年的品牌积累和运营,德州梁子黑陶文化有限公司形成了以企业形式传承黑陶文化的模式。 企业结构和规模已趋成熟。

·全产业链区域协调发展

江苏苏州高新区镇湖街道围绕产业链大力打造苏绣小镇,打造1700多米的苏绣一条街、占地8000平方米的中国刺绣艺术博物馆、苏绣艺术展示中心,建筑面积2.1万平方米,形成了“一街、一馆、一中心”的产业集群优势。

引领非遗学习线上营销推广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文化和旅游部开展“非遗行”线上宣传活动,与中国演艺行业协会合作,联合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等网络平台,重点展示各类优秀非遗视频资源。 网络联动、线上呈现,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好融入当代生活。

同时,“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期间,“非遗购物节”在全国举办非遗推广展示活动3700余场,参与门店近6500家,非遗商品8万余件。文物产品,涉及各类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约4500项。

“非遗+旅游”融合发展

将演艺、体验式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与旅游融合,不仅可以扩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以全国游客为基础的受众群体,从地方到全国,还可以为旅游景点或项目增添文化内涵,提升旅游品质和旅游体验。口碑和游客粘性。

·非遗项目进驻景区

太平泥脚在江苏镇江西津渡风景区有传承地。 前面是传统商店,后面是工厂。 常年接待亲子游、游学团,包括国外游学团。 “我们正在探索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融入景区,让更多人看到、体验到。” 太平粘土传承人周保康说。

·非物质文化遗产成景点

成为风景名胜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大多具有工业旅游的性质。 江苏玉器双色酒酿造技艺传承人纪伟说:“我们的酒庄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大人小孩都会来参观我们的工厂,可以现场体验酿酒、品尝。”

·国家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

国家文化生态保护区是近年来我国文化领域的一项创新。 尊重文化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从点到面,以整体性、系统性思维,提高文化治理能力,聚焦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生产。 性保护和活体传承,落实了对人、物、生命的保护,也保护了其得以孕育、滋养的环境。

专业传承与课外研究共生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多态性传承模式也对提高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品质和现代化产生重大影响,这也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化提供了可持续发展动力。

·专业传承年轻、要求高

周保康认为:“如果没有年轻人参与非遗传承,就不会有年轻人喜欢的作品。我对招生有要求,必须是艺术类专业院校毕业的“因为文化决定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愿景和未来。如果只是靠技术,我认为不会走得太远。”

“90后”绣楼叶城是集家族传承和专业大学教育于一体的新一代苏绣传承人。 她说:“因为我们有专业基础,所以感觉会比普通绣工进步得更快,在色彩的运用和思维创新上更加得心应手。”

·非物质文化遗产进校园扩大影响

目前,校园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动的内涵、覆盖面和影响不断扩大。 浙江东阳竹编传承人蔡红光说:“东阳很多小学都有社团班,我们在社团课上教他们竹编。今年夏天,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还举办了公益班,让孩子们一起做手工。”

非物质文化遗产因其生命力而受到人们的青睐,但在这些绽放的花朵背后,仍有许多困难和困境需要关注和解决。

● 网上沟通和销售真的是万能药吗?

各大网络平台数据显示,非遗上线后,传播效果显着,销售业绩喜人,非遗传承人收入水平普遍上升。 但人们看到的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体情况和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人们很难关注到更多的项目。

德州梁子黑套去年开始主攻线上,尝试直播,但直播效果甚微。 张伟良说:“就像艺术品、工艺品一样,线下看到的实物质感和通过手机在网上看到的质感并不一样。如何更好地利用线上或直播等新的传递形式?真正推广我们的文化和作品是一个相对重要的问题。”

● 有了市场,手工非遗如何平衡供需?

日前,一家少数民族手工艺非遗工坊在网红博主的宣传下走红,网上订单激增。 几天后,该网红博主又发来消息,通知大家,由于车间库存不足,部分发货将会延迟。

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 蔡红光说:“目前最麻烦的就是有订单没人履行。现在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市场需求其实很大。比如竹酱油套装,实用又环保。” “在家里很友好。每个人都喜欢它。问题是没有人这样做。”

手工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面临着扩大生产规模、增加产销量困难的问题。 一方面,真正从事非遗手工艺的人还很少; 另一方面,由于对质量的责任,目前还不可能完全用机器生产代替手工生产。

● 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不断普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知识产权由谁来保护?

在周保康看来,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祖辈传承下来的,是大家共享的,但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个传承人都有自己的创作,这些作品都有知识产权,应该得到保护。

目前大多数行业面临知识产权问题的根本原因是社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还不够强。 从完善针对性保护体系、明确工作流程、拓宽维权渠道等方面来看,非物质文化遗产知识产权保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