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马政,打仗用马,耕地用马,古代最快的交通工具是马,所以马是古人最重要的家产,所以马政在老北京尤为的重要。今天样子收藏网介绍一下北京城的马政。
西内大街路北有条胡同名为“北草厂”,路南有条胡同名为“南草厂”。顾名思义,草厂者,存草之地也。究“草厂”之历效,即今日之“汽油库”、“加油站”。在蒸汽机、内燃机没有问世之前,马是人类主要的“动力”。时下北京的有车族甚多,昔日的有马族亦然。概而言之,宫廷之中的御马、行伍间的军马、衙署中的官马、市井之中的民马,计之以数不会比今日的汽车少。马要吃草,吃不上鲜草也要吃干草,历朝历代的马政所要解决的一个难题,就是京城之中“国有马匹”的草料问题。
元代定鼎大都之后,草原骑士和马也就聚集于大都城区。“汗八里”不但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马匹最多的城市。为了解决草料问题,元廷以大都城垣为晾草之地、储草之地,此举可两得。元时大都城墙系夯土而成,雨季易发生倒塌。把成捆的草覆盖在城墙上,可以防止雨水冲刷、渗透,起到保护夯土的作用。晾草、储草、苫城合三而为一。远远看去,仿佛给城墙穿上了蓑衣,故大都城又有蓑衣城之称。
至元十九年(1282年)十二月的一天,忽必烈下诏在柴市口(今交道口)以斩首之刑处决文天祥。时值严冬,城上的苫草皆干,大都路都总管府怕愤怒的群众举火烧城,采取了许多防范措施,以防不测之变。因为苫草一旦被烧,城中的马匹就会断粮。措施之一就是把城上储存的草料移至城下集中保管,于是近垣之地就形成了许多草厂。
明代的京城马政是存马于民,在直隶(今河北)地区设置马户,令农民代养官马、军马。到了武宗时期,由于皇庄增至三百余所,造成了草场日削,草料短缺,马户难以为生。霸州是马户最为集中的地区,爆发了刘六、刘七领导的马户起义。
明廷惊恐万状,北京宣布戒严。起义军先头部队兵临阜成门外,杀死了外出的巡城御史。准备在武宗出城到天坛祭天之时进行突袭,实施飞骑劫驾(当时北京尚未加筑外城,天坛位于南郊)。由于走漏了消息,兵部急忙传令关闭九门。遣人通知通州、良乡、涿州等地驻军,分别进抵京郊南海子(今南苑)、卢沟桥、羊角房等地,准备围攻起义军。刘六、刘七探知官军的调动之后,放弃了袭击北京的计划,转战于京畿诸县。
清代鉴明之失,不敢再存马于民。在长城以外的地区设置了多处马场,养马二百六十一群,每群四百匹至五百匹,总计约十万匹。养骆驼六十五群,每群三百峰,总计二万峰。遇有所需,可急驰至京,平时宫廷之中仅养御马七百余匹。存马于口外可以说是良策,十万匹马、二万峰骆驼若是均饲养于京城,九门腹里之地非成为干草堆不可。
清代京城之中的御马虽然不多,可是马政机构十分庞大。内务府下设上驷院(初名御马监),由皇帝钦定大臣兼管(无定额),兼管大臣下设卿二人、堂主事二人、委署主事一人、笔帖式二十二人,本堂(院机关)之下设左右二司,左司设郎中一人、员外郎二人,主事一人,委署主事一人,掌管马、驼饲养、滋生之事。
京旗官兵有十几万人,最多时整二十万,除少数驻在西郊的外火器营、圆明园护军营、健锐营之中,绝大部分驻扎在内城。具体言之,亲军营驻守紫禁城,护军营驻守皇城。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正蓝旗为左翼,驻扎在今东城区。镶黄旗驻安定门内,正白旗驻东直门内,镶白旗驻朝阳门内,正蓝旗驻崇文门内。正黄旗、正红旗、镶红旗、镶蓝旗为右翼,驻扎在今西城区。正黄旗驻德胜门内,正红旗驻西直门内,镶红旗驻阜成门内,镶蓝旗驻宣武门内。
清初的八旗兵大多是骑兵,既然是骑兵,总不能人马全部分离。部分马匹在外地的马场放养,部分马匹在城中待命。所以八旗各部均设有草厂,西直门内大街的南、北草厂胡同在正红旗的地盘上,应是正红三部(满洲、蒙古、汉军)的草粮供应站。

马政随着冷兵器时代结束以及农耕社会退出历史的舞台,北京城的马政也只能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传承了,马政实际的作用已经消失殆尽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