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文章,我想强调的是,又是一年清明时,大家都在关注殡葬事宜。在这个时候,更多人开始选择生态安葬,这是我们社会的一种新的趋势。网页中插入了一张图片,以及一些文字说明。编者特别强调,我们应该重视这个问题,关注逝者和家属的利益,用正确的方式去处理殡葬事宜。我想说的是,生态安葬方式包括海葬、树葬、花坛葬等,可以更好地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但是,也有一些人认为生态葬就是“薄葬”,与我们传统的孝道文明相悖。我们需要更好地推广这种节地生态安葬方式,让祭扫活动回归自然、回归本源。在这篇文章中,我们特别报道了实践中如何更有效地推广绿色殡葬,以期让这种方式成为社会的主流。同时,一朵花、一张船票,也可以是送别的方式,我们需要重视这种新的安葬方式,并加以倡导。我和我的家人正在等待为家里的第三位离世亲人进行海葬。我的奶奶和姑父已经选择了这种生态安葬方式,现在我的爷爷也想和他们“团聚”。我发现,像我们家这样选择海葬、树葬、花坛葬等生态安葬的人越来越多了。据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王金华表示,全国已有26个省份出台了推行节地生态安葬的政策,自愿选择这种方式的人数正在快速增长。 最近,我采访了几位专家,他们表示,为了让节地生态安葬得到全社会的广泛认同,需要政府引导和尊重传统习俗,同时也要形成健康的市场机制,从而推动这种绿色殡葬方式的发展。大家需要更加了解这种方式的好处,例如它可以更好地环保、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等等。我相信,只有广泛推广生态安葬,我们才能实现真正的可持续社会发展。我认为,殡葬文化需要不断地改进和发展。建议修订《殡葬管理条例》,将节地生态安葬作为法规修改的一个主要方面,依法引领并推广生态安葬。我们需要倡导新型的殡葬模式,包括海葬、树葬、花坛葬等,这些方式可以更好地节约资源,缓解土地资源和环境压力,同时也可以减少对传统习俗的影响。在这个过程中,移风易俗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曾经亲眼见到一艘白色游船划破蒙蒙白雾,驶向大海。船分两层,船上很安静,大家都很默默,极少有人说话或者刷手机。每个人都专注地望着窗外,为亲人送别,这种场景让人感觉非常安静和祥和。我相信,如果更多人体验了这种方式,他们也会意识到生态安葬的好处并愿意尝试。让我们一起推动这个改变,让节地生态安葬成为社会的主流。我曾经参加过一个海葬仪式,游船大约在30分钟后停在海面上,100多位家属依次走到甲板上,通过一个个蓝色防风漏斗,向大海抛撒了各自亲属的骨灰。这个仪式对我来说非常庄重肃穆,让我感觉非常意义非凡。与传统殡葬仪式相比,这种方式更加让人平静。我的奶奶就是这样离开这个世界的,我想这种方式也可以成为我一旦离开这个世界的选择。 我记得,我爷爷生前曾经告诉我,他去世后想要选择海葬。当时我还问他,没有具体的墓碑,如何祭奠?他告诉我说,如果生前他不好,那么就算是立了再多的墓碑也没有意义。有的人有坟,但家人三五年不去扫墓,也就失去了祭奠的意义。这个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感悟,让我也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相信海葬这种方式也可以受到更多人的接受和推崇。无论最终选择什么方式,都要让自己和身边的人都能够安心,感受到爱与家的温暖。我家没有坟墓,我父母去世后也没有去看过,因此我们家选择了海葬。爷爷曾经告诉我,海洋是人类的共同所在,选择海葬也可以将亲人的骨灰融入大海,成为那片海域的一部分。这样,我们去往任何地方看到海,就可以想起家人,感到他们仍然与我们在一起。 在我的记忆中,奶奶去世后的海葬一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会不定期赶往奶奶海葬的地方,在海边看着远处,我的心情就会逐渐平静下来。我和儿子也聊过,我们也会选择海葬,只要有海的地方,我们就可以在一起。 我认为选择殡葬方式是一个个人和家庭的决定。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居民,选择殡葬方式不仅需要考虑精神需求,还需要考虑土地资源、环境和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因素。无论选择哪种方式,都需要尊重传统文化和人类文明,同时也要寻找一种更符合自己和家人需求的方式,让离别变得更加美好。我也没有购买墓地,想要让自己去世后的骨灰撒在北大荒的土地上。我今年75岁,年轻时参军入伍,在北大荒留下了充实而难忘的3年。退休以后,我还和几位战友一起去过参军的地方重游。 我在思考自己的殡葬方式时,想到了北大荒,想让自己的骨灰回到那片土地。我的儿子在北京工作,对于我的选择表示支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我经常给他们讲当年的故事,现在我的选择也让他们感到更加亲近。 我一直深信诗中所描述的道理,“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让自己的骨灰融入大自然、回归土地,是一种更加自然、更加有意义的选择。无论是海葬、绿葬还是像我这样的自然葬,每个人都有权自主选择自己的殡葬方式。我们可以用各种方式,让离别变得更加温馨和美好。陶渊明的生死观让我深受启发。他认为死亡是生命不可避免的代谢过程,是灵魂回归自然的皈依。这种旷达、回归自然的生死观,让人们对死亡不再感到畏惧,而是接受并珍视生命的过程。 现在,我国提倡的生态安葬模式,将已逝亲人的骨灰以各种方式融入自然环境,让他们继续与自然融为一体。这种新型殡葬方式包括草坪葬、壁葬、花坛葬、树葬、海葬等。这些方式不仅能够减少土地资源的浪费,更能够符合现代人对于环保、生态、自然的价值观。 今年3月31日,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王金华表示,随着生态安葬设施建设的加大力度、相关惠民政策和奖补激励措施的推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生态安葬方式。我也深受启发,认为这种方式更加自然、更加环保、更加贴近人性,是一种很好的选择。在自己去世后,我也会考虑选择生态安葬方式,让自己的骨灰和大自然融为一体。作为一个普通社会成员,我了解到华中科技大学养老服务研究中心教授郭林对于生态安葬的看法。他认为,这种安葬方式是我国近年来大力推广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这种方式,也有助于保护生态环境和移风易俗。 我深感赞同,因为我也认为,推广节地生态安葬可以保护土地资源,缓解殡葬给“耕地红线”带来的压力。同时,推广这种方式也可以避免使用一些难以降解材质的情况,保护“生态红线”。 我很支持生态安葬这种节俭、保护环境的方式,会鼓励家人朋友采用这种方式。生命无常,既然不能避免死亡,让自己离开后与自然和谐相处也是一种美好的归宿。树葬、花坛葬、海葬等生态安葬方式在我国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推广,多家殡葬服务公司也开始提供这样的服务。不过,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仍然有一些人难以接受这种新型葬礼方式。 作为殡葬形式介绍、接待事宜的秋叶网顾问刘先生向我介绍了树葬、花坛葬的具体过程。家人们会把已逝亲属的骨灰装入降解坛,然后直接埋在土里。而提供海葬业务的公司则会派专车接送家人和逝者的骨灰,并负责安放。 不过我认为,尽管这些生态安葬方式有许多好处,但名为“一生只献一亩三分地”,“人生、人品、人情皆有所丢”,这类传统观念难以遽然转变的人也不在少数。同时,由于生态安葬还比较新,一些设施和服务方面的工作还有待提升,为此殡葬服务公司和政府部门应该加强相关设施建设和对服务人员的培训,提高生态安葬服务水平。灰装置的空间)的价格是11800元,而4平方米的价格是21800元。 我了解到,生态葬的价格区别较大,主要取决于陵园所在的区域位置及所提供的服务规格。以北京地区为例,普通的树葬价格约为16800元,花坛葬价格约为65800元;而海葬的价格相对较低,大约在1万元左右。在一些殡葬网站页面上也可以看到详细的生态葬价格信息。例如,灵山宝塔陵园生态树葬的起价为19800元,草坪葬已售罄。永宁陵园则根据面积大小收取不同费用,2平方米的树葬价格为11800元,而4平方米的价格是21800元。 总的来说,生态葬的价格还是比较贵的,希望有更多的家庭可以理性对待殡葬形式这样的大事情,选择适合自己经济能力和价值观的殡葬方式。如果选择了生态殡葬方式,那么在清明节这种传统的祭祀日,应该如何祭奠已故的亲人呢?我向秋叶网顾问刘先生了解到,树葬、花坛葬等具体位置都会安装扇面铜牌或小碑立,上面会刻上逝者的名字,家人们可以在这里进行祭奠。而提供海葬业务的公司工作人员也告诉我,祭奠海葬的方法有多种,可以在家中使用亲人照片,也可以在网上建立祭奠堂。 尽管生态安葬正逐渐得到推广,但仍有不少人目前还接受不了这种方式,出于自己的信仰或观念等原因,他们倾向于选择传统葬礼方式来祭奠已故亲人。我长期在河南省漯河市的农村居住,今年我已经75岁了。我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生态安葬,而且村里很多人都还坚持传统葬礼的观念。我自己也认为“入土为安”,没听说过谁家使用生态安葬。在农村,如果有老人去世,子女们都要安排守灵和出殡,如果选择生态安葬,会被村里说闲话。 而在北京市一家事业单位担任中层职务的我,是一名“70后”。我也无法接受假如父母去世后选择生态安葬的想法。我认为,如果我父母选择海葬,老家的人会怎么看我呢?他们会觉得我不孝顺。此外,如果父母早逝,他们没法享受传统葬礼,这是我无法接受的。我听到过有些人对于生态安葬存在的一些疑虑和担忧,比如说没有合适的墓碑或地方可以进行祭拜等。还有一些人认为生态葬就是随便葬、“薄葬”。 但是我的友人郭林告诉我,造成这些认知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一些地区的节地生态安葬设施质量与服务不佳,同时也未能充分将节地生态安葬与殡葬习俗结合起来,缺乏人文性。而在郭林看来,目前的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在一定程度上过于重视节地生态安葬设施建设,而忽略了殡葬人文和习俗的特点,这对于生态安葬在群众中的有效推广不利。条例已经成为了当前殡葬改革所需的紧迫任务之一。据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发布的《中国殡葬事业发展报告(2018-2022)》(以下简称殡葬绿皮书),我国目前仍未出台一部完整的“殡葬法”。虽然现行的《殡葬管理条例》于1997年7月颁布,但在过去的26年里,殡葬立法理念、环境、条件、对象以及执法方式等都面临了不同程度的改变。因此,现行条例已经无法应对新时代殡葬改革所需,也无法解决殡葬管理工作中新出现的问题。 正如我的朋友郭林所言,节地生态安葬是当前殡葬管理条例修订和殡葬政策改革中重点考虑的新情况和新问题之一。然而,目前仍缺乏具体的法律法规来制定相应的制度安排。因此,修订现行的殡葬管理条例已经成为当前殡葬改革所需的紧迫任务之一。方面,鼓励使用节地、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等安葬方式。2016年2月,民政部与其他9个部门共同发布了《关于推行节地生态安葬的指导意见》,以此鼓励和引导人们采用少占地、少耗资源、少使用不可降解材料等方式来安葬骨灰或遗体,例如海葬、树葬、深埋和格位存放等。 根据这份《指导意见》,推动节地生态安葬方式是推进葬事改革的主要任务之一。例如,在火葬区,可以鼓励人们使用骨灰植树、骨灰植花和骨灰立体安葬等方式,同时也提倡节地型墓位和骨灰撒海、撒散等不保留骨灰的安葬方式;在土葬改革方面,也要积极采用节地、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等安葬方式,为环保和可持续发展提供依据和保障。葬的政策文件,以推广节地生态安葬为主要目标。例如,在我们的区域,鼓励人们选择节地型遗体墓位,并且可以采用遗体深埋、不留坟头或以树代碑等方式进行安置。 我认为,《指导意见》中提出了将推广节地生态安葬作为深入推进殡葬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并提出了基本原则和主要任务,对于在全社会普及节地生态安葬具有重要意义。 就我所知,为了推进节地生态安葬的工作,很多地方出台了生态安葬奖补政策。如在前述的民政部新闻发布会上,王金华表示,现在全国已经有26个省份出台了推行节地生态安葬具体实施意见,采取了激励奖补措施,加大了节地生态安葬设施建设的力度。 据殡葬绿皮书所述,自《指导意见》发布后,更多的省份也开始出台有关节地生态安葬的政策文件,以推广节地生态安葬为一个重要目标。自从各地开始实施生态安葬奖励补贴办法以来,节地生态安葬率已成为各地新时期殡葬改革的主要考核指标。据我的了解,2016年6月,民政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发布了《民政事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计划积极推行节地生态安葬方式,如在火葬区进行骨灰撒海、撒散或植树(花、草)等方式,以期实现节地生态安葬率达到50%以上的目标。 从殡葬绿皮书援引的数据分析来看,广东省的节地生态安葬奖励补贴政策覆盖率达到100%,新建公益性安葬(放)设施233个,海葬(树葬)纪念设施56个。广州市实施推行节地生态安葬的地区达到53个,实现节地生态安葬率超过60%。浙江省温州市计划到2022年实现全省节地生态安葬率达到70%以上的目标。山东省肥城市也充分尊重民意,总结出多种节地安葬方式,并将其纳入市政府行动计划中。 因此,下一步需要继续加强宣传力度,提高公众的意识和认知水平,便于全社会更好地理解并广泛采用节地生态安葬方式,推进殡葬改革的发展。我认为,目前我国推行的节地生态安葬模式主要包括深埋还耕、深埋造林、树葬公益林、卧碑、骨灰堂、壁葬等6种。据了解,我所在地区已经实现了节地生态安葬率超过90%的目标。 但我认为,要让更多的人接受并支持节地生态安葬,还需要一个政府的引导和尊重传统习俗,形成健康文明殡葬文化的中长期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可以在尊重群众自由选择权的基础上,逐步收紧传统墓葬用地的供给,同时大力推进殡葬领域的移风易俗工作。而在新增节地生态安葬设施方面,应确保其质量和相关服务水平,并与健康殡葬习俗相结合,增强节地生态安葬设施和服务的人文性。同时,可以运用价格优惠和财政补贴等手段,引导群众增加对节地生态安葬的需求,从而推动健康殡葬文化的发展。我认同郭林的建议,认为政府可以采取一系列引导措施,推广节地生态安葬方式。而在实践层面,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探索节地生态安葬的奖励政策。 比如,在浙江省三门市,当地政府推行的节地生态安葬奖励办法分为两类,生前享有和逝后奖励。根据政策,年满70周岁的户籍居民可以自愿在生前申请采用节地安葬方式,并签订协议后,每月可获得奖励金。如果生前未签订协议但在逝后采用节地生态安葬方式,填写相应审批表后,可以领取一次性奖励。奖励金额则根据节地生态安葬方式的不同,从2000元到5000元不等。 这种奖励政策可以刺激人们采用节地生态安葬方式,从而促进健康殡葬文化的发展。因此,政府可以借鉴这种做法,同时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出更加具体、适合本地区的节地生态安葬奖励政策。这不仅可以培养群众的环保意识,也可以推进资源的合理分配。据前述殡葬绿皮书指出,尽管我国针对殡葬管理工作出台了很多政策文件,但由于这些文件并非法律法规,没有法律强制力,不足以推动殡葬改革。 我认为,郭林提出的建议十分有价值,应该结合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和殡葬改革方向,对《殡葬管理条例》进行系统修订。 值得一提的是,修订《殡葬管理条例》的共识已经形成。可见,殡葬改革是目前社会各界广泛认同的事情。而2021年,国务院已经将《殡葬管理条例》修订工作纳入年度立法计划。 当然,殡葬改革是一个难点之一,因为殡葬文化传统与改革联系甚密。过去几年,我们国家曾数次尝试修订《殡葬管理条例》,但都没有成功。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困难而放弃尝试,相反,应该更加努力去解决问题。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这个问题最终也会得到圆满解决。我认为,目前我国的殡葬改革进展缓慢,已经成为了一个“难产”问题。针对这个问题,我建议,可以由中央来统筹安排,出台更加深化的殡葬改革相关政策文件,这样可以为修订《殡葬管理条例》奠定基础,并为殡葬改革指明新的方向。 同时,殡葬绿皮书也提出了建议,认为民政部门应该尽快推动完成《殡葬管理条例》的修订工作,为深化包括生态安葬在内的殡葬改革提供法规依据。 总的来说,要真正推动殡葬改革,需要政策法规和部门的积极配合。我相信,只要各方共同努力,国家的殡葬体制改革一定能够取得更加积极、深入的进展。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