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新华村的银匠正在制作银器。徐俊摄

大理的古建筑一角。杨继培摄

大理的彝族打歌表演现场。徐俊摄

大理新华村一景。徐俊摄

  日前,文化和旅游部公布了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名单,云南大理文化生态保护区入选。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高台社火摆脱濒危状态,鹤庆县新华村银器卖遍了滇西各大景区,大理市喜洲镇璞真扎染体验收入占到了营业额的一半……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的非遗文化,这几年持续升温。设立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是对非遗保护理念和方式的重要探索与实践。从保护一个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到整体保护文化生态,究竟能带来哪些改变?如何从几个人的坚守到多数人的认同?近日,本报记者走进云南大理文化生态保护区进行了深度探访。

——编者

从日渐濒危到有效传承

摸清非遗底数,健全保障机制,一大批非遗得到传承保护

中断十几年后,云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高台社火”得以复活。


===首页与分页与分页之间分隔符===
鎼珮鍙扮殑鏋跺瓙鏃╁凡涓嶇煡閬撳摢閲屽幓浜嗭紝灏忔紨鍛樼殑鎴忔湇涔熼毦瑙呰釜杩癸紝灏辫繛浠ュ線鐨勭壍澶翠汉榛勭函涔熷凡骞磋繎鍏棳鈥︹??2016骞达紝浜戝崡鐪佸ぇ鐞嗗窞宸嶅北鍘块潪鐗╄川鏂囧寲閬椾骇淇濇姢涓績涓讳换鏉庢稕缁欓珮鍙扮ぞ鐏殑鎻忚堪鏄細鈥滄繏鍗扁?濄??

鍦ㄦ潕娑涚湅鏉ワ紝楂樺彴绀剧伀婵掑嵄锛屾槸鏃朵唬鍙樿縼鐨勭粨鏋滐細楂樺彴绀剧伀鍘熸湰灏卞彧鏄湪閫㈠勾杩囪妭鏃舵墠浼氳〃婕旓紝闅忕潃澶栧嚭鍔″伐浜哄憳鐨勫鍔狅紝娌′汉鍐嶅紶缃楋紝楂樺彴绀剧伀涔熷氨娌′簡琛ㄦ紨骞冲彴锛屼粠鈥滃ぇ浼椻?濋?愭笎娌︿负鈥滃皬浼椻?濄??

涓嶅悓闈為仐椤圭洰鐢熷瓨鐜扮姸涓嶅悓锛屼繚鎶よ祫婧愭湁闄愶紝浣嗗穽灞遍珮鍙扮ぞ鐏湁骞告垚涓衡?滄姠鏁戞?т繚鎶も?濈殑瀵硅薄銆傚郊鏃讹紝涓轰簡鎷夊姩鏃呮父涓氬彂灞曪紝宸嶅北鍘垮崡璇忛晣姝g鍒掍妇鍔炲皬鍚冭妭锛屼紶缁熼珮鍙扮ぞ鐏〃婕旀湁浜嗙敤姝︿箣鍦般??

鍚瑕侀噸鎼為珮鍙扮ぞ鐏紝榛勭函绔嬮┈鏉ヤ簡绮剧銆傞珮鍙版?庝箞鍋氥?佸瀹规?庝箞鍖栥?佹紨鍛樻?庝箞绔欙紝榛勭函鐭ユ棤涓嶈█銆傛暣涓湇瑁呫?侀亾鍏风瓑鐨勫埗浣滆繃绋嬶紝琚潕娑涜鏉ョ殑鍥㈤槦鍋氫簡鍏ㄧ▼褰曞儚銆傛紨鍑虹粨鏉燂紝鏉庢稕鍙堟媺鐫?榛勭函褰曞埗浜嗕袱涓灏忔椂鐨勫彛杩板彶銆?

鍙浼犳壙浜鸿繕鍦紝浼犵粺闈為仐灏辫兘澶嶆椿锛?

榛勭函鎷呬换鎶?鏈寚瀵硷紝閽﹀織鎴愬垯蹇欏墠蹇欏悗銆傚浠婏紝閽﹀織鎴愭垚涓哄穽灞遍珮鍙扮ぞ鐏殑浠h█浜恒?備竴鏉尪涓嬭倸锛岄挦蹇楁垚鎵撳紑浜嗚瘽鍖e瓙锛氣?滄瘡涓?鍙扮ぞ鐏紝鍛堢幇涓?涓晠浜嬶紝鏁呬簨鍙互鎹紝浣嗗湪宸嶅北鍘匡紝涓?浜涚粡鍏告晠浜嬩笉鍙垨缂恒?備箣鎵?浠ュ缓楂樺彴锛屾槸涓轰簡璁╂洿澶氳浼楃湅寰楀埌锛涗负浜嗗噺閲嶏紝婕斿憳閮芥槸灏忓瀛愶紱鍙颁笂瑁呪?樺亣鑴氣?欙紝浠庝笅闈㈢湅涓婂幓锛屽ソ浼间竴涓皬婕斿憳鍗曡剼绔欏湪楂樺彴涓婅〃婕旓紝鐪嬭捣鏉ユ墠浼氭樉寰楁湁鎰忔?濄?傗??

绗簩骞村紑濮嬶紝閽﹀織鎴愭寫璧蜂簡澶ф銆傛鍚庤妭搴嗭紝楂樺彴绀剧伀鎴愪簡宸嶅北鐨勪繚鐣欒妭鐩紝閽﹀織鎴愮殑寰掑紵涔熸湁浜嗗嚑鍗佸彿浜猴紝楂樺彴绀剧伀绠楁槸鏁戝洖鏉ヤ簡锛?

鍓嶄笉涔咃紝鏂颁竴灞婂穽灞卞皬鍚冭妭濡傛湡涓惧姙銆備綔涓哄帇杞磋妭鐩紝楂樺彴绀剧伀涓?鍑虹幇锛屽氨璧㈠緱浜嗘弧鍫傚僵銆備笉灏戝瀛愮敋鑷宠窡鍦ㄩ珮鍙扮ぞ鐏悗闈紝婊″満璺戙?傗?滄渶鍒濆皬婕斿憳閮芥槸浠庝翰鎴氬涓存椂鎷夋潵鐨勶紝鐜板湪寰楀幓鍚勪釜瀛︽牎濂藉ソ鎸戦?変簡銆傗?濋挦蹇楁垚璇淬??

===首页与分页与分页之间分隔符===
为了这场演出,五六点钟孩子们就开始集中化装,而钦志成和团队则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制作道具、挑选演员。“要传承好高台社火,并不仅仅是喜爱这么简单。”钦志成说,高台社火的传承人不仅要懂戏曲知识,还要统筹协调几十名演员,“组织者更像是一场演出的导演”。

“这个濒危非遗,算是抢救回来了。”李涛说,非遗保护的前提是摸清家底,巍山县持续推进非遗项目名录体系建设,加强分类保护。“巍山的传统特色美食不乏食客,传承无虞,我们就交给市场;有些非遗资源暂时还未纳入非遗项目名录,我们就开展田野调查,走访掌握项目核心技艺的传承人,利用多种手段,采集第一手资料,做好全面的记录、保存。”

自2011年1月大理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设立以来,大理州非遗代表性项目新增492项,其中国家级新增7项;代表性传承人新增1810人,其中国家级新增7人,“金字塔”结构的保护名录体系基本形成。逐级落实代表性传承人的传承补助经费、不断健全传承人保障机制、建成体系化的传承体验设施265个,通过摸清底数、分类保护,一大批濒危非遗得到有效的传承保护。

从保护非遗到保护文化

整体性保护,让非遗走近普通人,见人见物见生活

段树坤没跟妻子段银开商量,就盘下了大理市喜洲镇周城村的老扎染厂。段树坤是扎染的省级非遗传承人,段银开是扎染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若论对扎染的热爱,俩人没分歧。可花几百万元盘个旧厂房,段银开有意见。

如今,原有的办公室成了扎染博物馆;闲置的厂房则改成了游客体验馆。“体验课的收入,占了公司营业额的一半。”段家儿媳杨志瑞,是这家民间博物馆的义务讲解员,除了跟游客讲解白族扎染,还不忘介绍大理文化,“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在这座旧厂房里都得到了展示。

===首页与分页与分页之间分隔符===
对不少年轻人来说,亲手制作一块扎染方巾,是和苍山洱海、古城双廊并列的游览项目之一;而对不少家长来说,让自己的孩子体验非遗,也很有意义。“100块钱买块扎染工艺品或许有很多人会犹豫,可是花100块钱体验一个小时传统文化,却没有几个人会觉得不值。”杨志瑞说,“游客了解了扎染的历史,体验了‘扎’的过程,更愿意花钱买我们的产品。”

伴随着社会生产生活方式的变迁,不少传统文化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社会土壤,甚至逐渐消失。“不少非遗传统文化靠的是口口相传,可是不少老传承人已经不在了,如何传承?”巍山打歌非遗传承人字汝民说,非遗是传统文化的代表,但传统文化并不仅仅是非遗,要保护好非遗,必须同时整体性保护好传统文化,让非遗走进普通人的生活。

无形的文化,离不开有形的城镇、村落。大理州着力保护非遗存续空间,对与非遗关系密切的文物保护单位、名胜古迹以及自然景观等重点区域进行认定、建档和挂牌,定期评估。特别是以洱海周边区域等八个重点保护区域为核心,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传统村落等为支点,以非遗旅游小镇、街区、景区为突破点,以非遗代表性项目为依托,齐聚发力,构建起传统文化整体保护框架,大理市喜洲镇正是整体保护的典型代表。

对传统文化保护的一个利好消息是,旅游正成为一个有效的抓手。作为国内热门旅游目的地,大理非遗保护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凭借独特的自然风光与深厚的历史底蕴,吸引了大量游客。而以非遗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又与星罗棋布的文物古迹、风貌依旧的传统村落相互依存,为整体性保护创造了条件。

在周城村,白族老阿妈在博物馆指导游客穿针,当地妇女则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扎布,扎染正重新回归村民的生活:扎的过程散布全村,染则回归厂房。老人的技艺没丢,扎染兴趣班开进了学校。“以往年轻人觉得在外面买的好,现在年轻人都认为手工做的好。”杨志瑞说,在周城村,扎染是老人们的一种生产方式,也是不少年轻人的一种生活乐趣,扎染文化正在走进人们的生活。

===首页与分页与分页之间分隔符===
从小众化到大众化

为传统文化搭台,让非遗走进校园,提升非遗参与度

“党委政府对我们最大的支持,并不是资金,而是给平台!”大本曲省级非遗传承人赵政忠说,原本大本曲只是自己和老伙计们自娱自乐的项目,如今却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成了当地政策宣讲、倡导文明新风的重要方式。大理市引导大本曲团队结合最新政策排练,调是大本曲,唱的却是现代生活、最新政策,既解决了传统非遗表演团队日常活动经费紧张问题,也让宣讲更加鲜活。

对绝大多数非遗来说,最缺的依然是流量。道理并不复杂:如果完全靠市场调节,文化很难在寸土寸金之处有立足之地。如果没有足够的流量,非遗注定只能在小范围内传承,不仅无法完成价值的实现,也注定日渐萎缩。

非遗的多样性,注定了其分散在各处,这为非遗价值的转化提出了挑战——很少有游客会为了参观一项项非遗走遍一个个村落。大理州通过举办节庆活动、设立常态化的非遗街区,为游客体验非遗创造了条件。

记者采访发现,相对于资金支持,不少传承人更在乎的是政府提供的平台。“没见过非遗,怎么会爱上非遗?”赵政忠说,大本曲这样的剧目传统上是在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完成了传承:老人时不时唱一曲,孩子跟着做农活耳濡目染;如今孩子都进了学校,传承没了条件。大理市持续推进非遗进校园工作,让孩子体验扎染、听大本曲,也为非遗传承埋下了种子。

大理州建成13个非遗进校园示范学校,每年由非遗保护部门组织开展的进校园活动达40多场次。非遗进企业、进度假区,非遗市集、非遗美食节等特色鲜明的活动每年更是多达200多场,提升了非遗的“可见度”和参与度。

===首页与分页与分页之间分隔符===
走过了被边缘化的阶段,越来越多以非遗为代表的传统文化正回归舞台中央。大本曲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逐渐彰显出新的生命力。

“这是我们祖辈留下来的东西,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丢了!”年轻人愿意学习传统技艺,也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接触更多传统文化。随着传统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氛围渐浓,不少家长认识到:传统文化很好,是有价值的。艺术熏陶既可以是学钢琴、吉他,也可以是学三弦、唱大本曲。“现在周末跟我学习大本曲的孩子,有十几个!”说这话时,赵政忠透着自豪。

从大众化到分众化

文旅融合,创新传统技艺,从卖产品到卖文化

非遗产品卖得贵,贵在人工,因此,实现盈利是不少非遗面临的普遍难题。一件白族刺绣婚服,差不多要缝制一年。一件动辄上万的衣服,销售确实很难。

“一年也卖不出几件,倒是便宜些的银器,销售挺好,足够养活我们这个小院。”周城村手工艺人段树金介绍,以往白绣靠的是本地市场。“女孩出嫁,要有件白绣缝制的服装。如今女孩结婚穿婚纱,白绣自然卖不出几件。”

“现在由卖服装改成了租服装。”段树金说,客人由旅拍公司联系,他们负责提供白绣服装和场地,一件衣服一天租金300元。“一件衣服上万,别说顾客,我自己都觉得贵。以前一件卖一万,一年也不一定能卖出一件;现在租衣服,每个月租金就能破万。”

从卖产品到卖文化,非遗文化的价值得到彰显。而背后的关键,是从卖给大众转变为分众营销,发掘、满足新的社会需求。“好吃好看,不如好玩。”字汝民说,“相关部门的支持能实现非遗的保护,但能赚钱才能让非遗有持续创新发展的动力。”

记者采访中发现,一家茶马古道沿线的茶叶店,曾经只能勉强维持;后来经营围炉煮茶,收取茶位费,反而火了起来。

===首页与分页与分页之间分隔符===
“要让非遗保护与乡村振兴相结合,让非遗走进现代生活。”云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产品设计系主任游峭表示,必须因地制宜,让文化产品找到实现市场价值的途径。

“功夫全在细处。”剑川木雕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段四兴正在给徒弟们传授技艺。立意线描、打坯、修光、装饰……一块栩栩如生的木雕需要匠人无数道工序才能完成。想要掌握浮雕、镂空雕这样的关键技艺,需要耐住性子踏踏实实地学上三年甚至更久。为了传承这门古老的技艺,段四兴开办学校,广收学徒。

如何将好的创意与技艺相结合,让古老的非遗文化焕发新的生机,几乎是大多数传统手艺面临的共同问题。“要发展,缺的不是技艺,而是创意。”在段四兴看来,想要守住和传承技艺,更关键的是创新。通过与云南艺术学院合作,段四兴大胆创新,开发木雕文创产品,并鼓励学生将流行元素与木雕结合。笔筒、茶盒……创意木雕产品的推出,为剑川木雕的传承与发展注入新的生机和活力。

剑川从事木雕人员有两万余人,鹤庆银器2020年产值超过31亿元、鹤庆新华村被评为“淘宝村”,巍山县正打造“巍山乡厨”品牌……从几个人的坚守,到多数人的认同。念念不忘,已有回响。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