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真实记录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精髓,体现了中华文化的智慧和光辉。 影视艺术表达如何更好地服务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原真性保护,是当前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创作者需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深刻认识到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艺术创作的目的,艺术创作是增加文化感染力的表现手段,有效保护和传播非物质文化遗产,让人们看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汁原味,唤起人们的共鸣。非物质文化遗产欣赏自觉珍惜是高品质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精髓。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承载民族文化的基因。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是实现文化自信、促进文化输出的重要条件。 2020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潮州考察调研时指出:“要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积极培养传承人,让非物质文化遗产焕发出更加迷人的光彩。 ”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刻不容缓,纪录片以丰富的艺术表现手法成为扩大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力的有效形式。 应积极探索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与影视艺术完美融合的策略,发挥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在提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影响力方面不可或缺的作用。

非物质文化遗产密码失语

纪录片以其独特的视听记录功能,在恢复和保存非物质文化生态方面比文字、图片、音频等材料具有更直接、直观、科学、全面的优势。 尽管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数量增多、包装精美,但从文化深度、审美锐度、思想内涵等方面来看,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仍缺乏强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力。 如何通过艺术表现方式肩负起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使命,是当代纪录片创作者迫切需要掌握的命题。

文化属性弱阻碍文化保护

提升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文化属性是实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使命的关键。 通过真实还原非物质文化遗产原貌,全方位忠实记录传承人技艺、生活经历、思想情感的图像,可以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有效保护。 但目前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存在历史信息缺失、文化呈现偏颇等问题,直接影响其文化价值,背离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根本目标。 原因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在文化挖掘方面,纪录片忽视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起源的历史追溯,剥离了非物质文化遗产赖以生存的自然和社会空间,缺乏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前瞻性。非物质文化遗产未来发展趋势; 在艺术创作方面,主题至上、主观性、英雄性等,使得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创作陷入艺术表现过度、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缺失的困境。

僵化的艺术手法阻碍文化建设

艺术性是纪录片不可忽视的本质属性。 纪录片是一个由创作者、文本和接受者组成的艺术世界。 观众在欣赏纪录片时,通过对审美对象的直观理解和审美感知,触发自身的情感体验,通过联想和想象不断促进与作品的情感融合,洞察纪录片所表达的深层文化内涵。 。 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来说,艺术创作能够顺利地将观众的情感带入其中,让他们更深入地理解和体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内在精神。 正如德国纪录片制作人克里斯蒂娜·里查特所说:“除了真实之外,还有真实和真诚。它不是简单地如实记录,还要考虑其他各种相关因素。” ① 如果将艺术加工和真实记录视为两个对立面,则从根本上否定了纪录片创造性表达的可能性,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将沦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具体技艺的表象,难以深入探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本体特征。非物质文化遗产。

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艺术性与文化关系探究

非物质文化遗产所承载的文化和纪录片视听融合的艺术性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两个实体。 前者提供内容和方向,后者提供手段和载体。 两者缺一不可。

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艺术作品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民族文化的精髓。 其中蕴含的生活智慧、精湛技艺、历史文化,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重要组成部分。 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意义在于追寻遗产背后的文化内涵。 一旦非物质文化遗产被视为物质产品而失去其背后的文化内涵、情感内涵和精神创造,就会脱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范围。 纪录片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探索体现在其真实性和生命力。 在真实性方面,纪录片要努力还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历史沿革、文化空间和当代特征。 从活泼性的角度来看,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承载的动态过程文化。 它是由人们实践、传承和表达的,需要被人们享受才能实现其特定的价值。 因此,关注承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技能、技术或知识的传承者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创作的重要原则。

徐阳执导的纪录片《宜昌草锣鼓》通过口述采访袁国本、李光平、李广虎、肖时钦四位草根锣鼓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还原草的历史根锣鼓从盛到衰再到灭亡。 在充分尊重历史和传统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再现了宜昌割草锣鼓的历史场景和演唱过程。 导演根据实地考察和对传承人的采访,严格按照传承人提到的“规矩”,用恰当的“演”手法,再现了宜昌草锣鼓的演唱过程,毫不避讳地告诉观众。关于这种“表演”技巧。 其宗旨是真诚、真实地再现非物质文化遗产。

艺术手法丰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内涵,呈现丰富多彩

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要体现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需要深入挖掘拍摄内容中的文化内涵,而且在创作中运用灵活丰富的艺术手法,增加纪录片的艺术感染力,增添纪录片的艺术感染力。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具有强烈的触动。 为了增加纪录片的感染力,适当运用“表演”和数字技术来表达细节、制造悬念,可以让纪录片更容易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 但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实践创作中,需要把握好作品艺术表现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内涵展示之间的平衡。 纪录片创作中的灯光、构图、色彩、色调、布景、动作、角度、蒙太奇剪辑等都很重要。 充分服务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呈现。 在表现手段上,过分强调“讲故事”、“个性化”以及过度“演戏”、“演戏”,忽视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信息记录的完整性和真实性,都会使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失去应有的价值。文化保护的初衷。 片面。

《传承》(第三季)生动地展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工艺。 在客观记录传承人日常生活的基础上,还运用灵活的镜头语言、多样的叙事方式等艺术创作手法,让观众通过琐碎的细节看到客观事物背后的文化内涵,让古老的非物质文化传承才能在镜头前绽放生命力。 纪录片挖掘传承人日常生活中的戏剧性故事,采用时空交织的多线叙事,让影片情节更加跌宕起伏,更具观赏性。 例如,第一集《回家》分别讲述了发生在新疆和海南的传承故事,并以两对父子、母子之间围绕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矛盾为背景。推动纪录片叙事发展的动力,通过生动的故事讲述唤醒观众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 影片的另一大亮点是抒情镜头的运用。 这种镜头虽然不具象、不现实,但其本质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精神世界的外化,是一种趋于写意的表达。 正如罗翊君所说,“造型元素取自真实环境,形成蒙太奇序列,人物情绪与环境融为一体,成为情节链条中色彩斑斓的乐章。” ②影片中美丽的山海衬托了传承者的精神世界,空间镜头成为表达人物情感变化的叙事元素。 航拍镜头全景展现壮丽的自然景观,留白构图营造出更具艺术感的画面。 比如,在《归家》中,蔡东艳在传统旦曲“老歌新歌”的创新过程中遇到了困难。 此时,滚滚波浪的形象象征着人物内心复杂的情感。 影片的最后,传承者被放置在广阔的世界里,仿佛置身于历史的长河中。 融入血液的真诚与执着,让他们的形象既小又伟大,给观众带来恒久的审美体验,真正体验到超越历史变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恒久不变的人文之美。

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文化保护策略

再现非遗真实生活

准确揭示和把握非物质遗产整体规律,是做好保护工作的基础和前提。 ③目前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最严重的问题是呈现给观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真实面貌存在偏差。 创作者缺乏深入生活的耐心,就会导致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失去原创性,其真实性自然会受到质疑。 在非遗纪录片的整个创作过程中,真实性是第一标准,体验传承人的真实生活场景,每时每刻激发创作灵感,捕捉最能展现非遗精髓的镜头,还原真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性质是相互的。 受文化和旅游部委托,科研团队已完成5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抢救记录项目,常年从事东北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记录、影像工作。 其中,《满族文化代表性传承人——赵东升》创作初期,工作团队从导演、文化专家,到具体的摄影师、剪辑、编剧,都怀着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敬畏之情,追随非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传承人赵东升对满族遗址进行了五次实地考察,对满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传承人有了较为全面、深入的了解。 大量的工作为真正恢复满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涵奠定了基础。 基础。

恢复非遗鲜活魅力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历史积淀、人民实践的动态文化。 它背后的历史渊源、所处的文化空间、代代延续的鲜活传承,都蕴藏着独特的地域精神内核和独特的民族精神价值。 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想要揭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内核,需要在真实再现传承技艺的基础上,充分尊重传承人在文化传承中的主体地位,努力关注非物质文化的发展轨迹。传承,深入挖掘地域特色和文化符号。 ,将人文关怀贯穿始终。

一是聚焦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非遗纪录片不仅要展现传承人传承的非遗精湛技艺,更需要对传承人的成长经历、日常生活、社会关系、心境情感进行“深入描述”,等,挖掘生动的传承故事,展现其独特的人格魅力。 将口述历史的方法运用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创作实践中,依靠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口述,从个人角度讲述他们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经历、记忆和理解,从而获得珍贵的素材。在官方文献中很难找到的内容,使得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更加生动地呈现了特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本质和特征,更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动态魅力。

二是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来龙去脉。 费孝通先生曾提出“三维线性时间序列(过去、现在、未来)融合为多维时刻”的理论。 换句话说,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离不开了解其起源和历史发展脉络。 近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纪实频道播出的纪录片《鄂尔多斯非遗》第三集《天籁之音》聚焦鄂尔多斯源远流长的歌舞文化,展现了古老的民歌和民俗风情。具有游牧特色的音乐。 蒙古族最古老、最传统的原创歌唱艺术的源泉。 讲述古鲁佩从蒙古汗国时期皇家贵族在宫廷盛典中演唱的大型声乐组曲到濒临衰落、失传的发展历史,既揭示了古鲁佩的哲学内涵和宗教文化,又体现了鄂尔多斯非物质文化遗产所蕴含的蒙古族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社会制度、风俗习惯等民族文化。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代活力诠释

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僵化的、静态的。 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要充分体现非物质文化遗产可持续发展的特点,努力发现和表达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创新点。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创作中,既不能拘泥于旧有的创作模式,也不能违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基本传承规律,以文化变异性进行创新。 在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为核心目的的纪录片创作中,我们必须认识到非物质文化遗产所蕴含的传承和创造要素,必须认识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是时代的产物。 社会瞬息万变,许多新技术、新概念层出不穷。 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创作需要与时代发展相结合,将新的艺术形式和现代艺术氛围融入到纪录片中,赋予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工艺新的活力,吸引更多年轻人的接受和接受爱心让非物质文化遗产长久鲜活、活跃。

纪录片《照顾》定位为“新老手工艺、手工艺、情怀”,创新性地聚焦年轻一代传承人,从当代年轻人的文化责任和文化意识出发,探讨当今工业化的现状。生产环境。 传统手工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代内涵第三集介绍了一个年轻人文志涛,他从小就受到茶道的熏陶,立志要做中国最好的瓷器。 他找到了一家自清代起就开始制瓷的世家,学习传统技艺。 他还融入摄影构图经验和独特的艺术审美见解,创作出新中式青花瓷,深受年轻人的喜爱。 在《铜壶》《马鞍》《雕刻》剧集中,新一代工匠在继承和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尝试根据现代生活的需要设计出更多实用的手工艺品。 在拍摄手法上,《教育》符合当代年轻人的审美需求。 紧张的镜头语言、轻快的电影节奏、紧凑的叙事手法,使影片兼具故事性和观赏性,实现了艺术价值和文化表达的双赢。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意识日益深入人心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影视工作者投身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片的创作实践。 展现非遗文化已成为非遗纪录片创作者共同的创作理念。 但要通过纪录片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效保护,以纪录片作为传播中华文化的载体,让世界看到、了解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只有深刻认识和鉴赏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背后的历史文脉和精神内核,让艺术表达成为有力手段,才能书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本色,再现非物质文化的活生生的魅力。传承,能否创作出有人文情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作品。 具有保护文化遗产功能的优质纪录片。

(作者郑军为东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教授,邱怡然、张思卓为东北师范大学戏剧影视专业研究生)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