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说到“客家人热情好客”,有人一定会情不自禁这么联想:哪天,假如到了那个叫客家的地方,即使我身上没有一分钱了,根本不用担心流落村头,传说中客家人都很好客呀,东家拉我吃,西家抢我住,王家给我买车票 … … 

 

杂谈 

 

说到“客家人热情好客”,有人一定会情不自禁这么联想:哪天,假如到了那个叫客家的地方,即使我身上没有一分钱了,根本不用担心流落村头,传说中客家人都很好客呀,东家拉我吃,西家抢我住,王家给我买车票,李家还送我一筐土鸡蛋……

要是这么想,那你去吧,真的不假,是流落村头的节奏。

是对“客家人热情好客”的严重误读,是对客家民风的恶意消费。

当然,即使你真的去了,也不至于落得很惨,总有一户人家,愿意给你落脚,倾听你的遭遇。

首先,弄清一个说法,“客家”,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相当有名的“民系”。

相关词条解释道——客家是一个具有显著山区少数民族特征的汉族分支族群,也是汉族在世界上分布范围较小、比较弱势的民系之一。从宋朝开始,部分汉族居民南迁,其中部分人抵达粤赣闽三地交界处,与当地畲瑶侗民族土著居民杂处,互通婚姻,经过千年演化最终形成相对稳定的客家民系。清代初年,客家人又以广东梅州为基地,大量外迁。

传说中的“客家四州”为汀州、赣州、梅州、惠州,如今,“客家人”已遍布世界五大洲的角角落落,很多政要、巨商、名流,都是客家人。

山东省的广告“好客山东”,据说是花了几十个亿打造出来的,而客家人的“好客”,不是吹的,不花广告费,是世世代代形成的一个民风元素。山东的好客在中央电视台,在路牌广告上,而客家人的好客,则是一个无形的标签,在客家人身上。

当然,这是相对的——相对于某些不太好客的地域,相对于一些待客方式不同的“非客家人”,客家人的“好客”,才被彰显出来。

好客,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有个把握的度。不是每个客家人都那么“好客”,或者说,“好客”之于一些个人、家庭的理解程度不一样。

反过来,好客的“客”,更应该是主体,而不是“客体”,你有没有被认定为“客人”,是一码事,即使是客人,也有“贵客”、“远客”、“熟客”等等不同的分别,不同性质的客人,当然有不同的对待方式。

——说到这里,很有可能会造成误解,以为老郭把客家人描黑了,明明是热情好客,被你说成势利小人了。

呵呵,且慢。还是打个比方吧——假如我们去做客,主人家忙得不可开交,为如何安排客人住宿头疼,你会不会主动宽慰,主动“屈尊”,要求把好一点的房间、床铺让给别的客人?会!到了客家人家里,你肯定会这样做。有好客的主人,当然也有高贵的客人,高贵在懂得替主人减轻招待压力,体谅主家款待之难。

所以,不要被“安排差了”而不悦,那是主人对你的信任,视你为“得罪得起”的,有胸怀的客人。因为你“得罪得起”,更受到主人家的感激敬重。

 

相对而言,客家人的好客,所谓的“客”,当然更多也是客家人本身。因此,感受的角度会不一样。

好,话题说远了点,拉回来。

作为客家人,小时候我们记得最深的,就是父母常说的“主人傍客”,这是客家俗语,也叫“主人打帮客”,“打帮”有“好在”、“感谢”的意思。

主人为什么要感谢客人呢,深意在此——在生活困难的年月,家里有点好的食品,舍不得自家吃,想尽办法保管好,等到哪天来客人了,再拿出来待客。我们幼时,家里少肉,偶有鸡蛋,都是储藏起来,来客人才吃得上。“年过初五六,有酒却么肉”,非也,至少还有一块,被藏起来了,一直等啊等啊,等到开春,等到二月,等到那个传说中的贵客到来。往往客人没等到,猪肉已经长毛霉变。平时更是难得割肉,客人来了,则“热情并忍疼着”,上圩割肉采办。

往往,家里来了客人,一家几个小孩,几双眼睛和筷子,都盯着一两碟难得的好菜,这让主家大人很尴尬,也很生气,很心酸——这就是非常岁月的好客写照,好在来了客人,家里老小也打打牙祭。

还有一句,就是“客退主人宽”。通常是在大批量、连续性招待客人,一挨客人辞别后,还回清静时的感慨,意思是,客人(终于)走了,主人可以宽松下来了。

有人会问——既然是好客,这不是口是心非吗?

没错,此话显然有些小抱怨,不过,显得更符合人性常情。虽然条件不是特别许可,却努力流畅地完成了客来客往的接待,这才是真好客。

“落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这是著名的疑问句陈述句转换的趣味游戏,幼时听多了,我们把它看作客家趣谈。

分享两个句式:

1、落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2、落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这是对客家人待客与做客的极端考验,老天爷出题,主人、客人作答。答案道出你是不是热情之主,是不是缠人、不体谅之客?

其实,还有一个极为无奈,彼此无话的答案:

落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我不留,天留!

想想,这个远方来的客人,已经在家里待了十天半月了,开始的真热情,到后来的假挽留,再到雨天阻滞,不得不留,当主人的何等悲催啊。

《客家妇娘》是一首客家童谣,节选几句——“人客来到,细声商量;鸭卵炒粉,咸菜煮汤;若有酒肉,让客先尝;热情款待,面上有光”…… 这,也是客家主妇的好客写照。

“热情好客”,是客家人世代相传的好风气,是民风、家风,是人品中金子般的重要元素。不过,随着时代变迁,生活方式、物质条件的变化,“好客”,也相应产生了蜕变。

气候全球变暖,人心天下概变,客家人亦难幸免。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