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资讯/

“非遗+文化创意”挖掘彼此价值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各地各族人民在长期历史中长期生活和生产实践中积累和创造、代代相传的辉煌成果。 它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印记和智慧结晶。 非物质文化遗产所蕴含的精湛的传统技艺、深刻的民族思想、独特的文化基因,正是当代全球化同质化时代所缺乏的。

然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农业文明时代的产物。 虽然它重新进入了人类的视野,但它似乎与现代经济社会格格不入,其发展和传承遇到了障碍。

文化创意产业自兴起以来,在全球化浪潮中影响着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并以其独特的形态和运作方式与其他产业有着广泛而复杂的联系。

文化是文化创意产业的基石和载体,是具有独特传承的宝贵资源。 要充分挖掘文化资源,将其转化为创意产业提升竞争力的动力源泉。 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文化创意产业提供文化素材和创意源泉。 文化创意产业也给非物质文化遗产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为其融入现代社会提供了创新机制和平台。

将两者结合起来,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创意价值并将其转化为创意资本,不仅增强了文化创意产业的竞争力,也赋予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新的活力。

中国拥有灿烂的文明和无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瑰宝,但却未能加以利用。 花木兰是中国传统民间文学,却成为美国动画的创作源泉。 如今,人们开始关注文化创意,本土文化的价值也逐渐被挖掘。

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作为一种现实载体,是以一种或多种特色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为基础,在特定空间环境中形成的,集产业、城镇、人才、文化等功能于一体的新型城市形态。

根据构建路径的差异,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一是以世代相传的民俗民俗、民间艺术为基础,进行改造,适应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需要; 另一类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以生活、创作或经营为目的而聚集形成的。

目前,由于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主题小镇在内的特色小镇建设尚处于探索阶段,不少小镇还存在重硬件轻服务、重标准轻创意、重资源等问题。但不是工业。

“文创振兴小镇”与非遗小镇创新发展

台湾开展了“社区建设”,日本也经历了“文创小镇”的发展。 我国内地可以在合理借鉴前两者的基础上,运用“文化创意小镇”新方式开发文化资源。 在村镇整体转型中,我们也可以用这个视角审视当前我国内地特色小镇建设,探索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创新发展的路径体系。

“文化创意振兴小镇”从根本上脱离了原有依靠物质经济的城镇化发展模式,以“文化及其动态传承、创新利用”为核心。

因此,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建设中,必须做到以下几点,克服两者结合带来的问题:

凸显小城镇群众等社会力量的主体地位。 把文化创意元素作为城镇发展的核心驱动力。 增强小镇建设的创意含量和科技能量,完善小镇文化、产业、社区、旅游等功能体系。

“文化创意振兴小镇”推动非遗小镇发展,不让商业发展中断文化文脉

日本的“文化创造小镇”和台湾的“社区创造”都特别注重传统文化的保护和振兴,重视生存传统和生存空间的延续,把社区共同的历史文化作为一种​​方式凝聚人心、从事商业、旅游发展和生态建设的基础,也是“文化创意小镇发展”应有的意义和本质。

“文创小镇复兴”高度重视小镇居民共有文化遗产的传承、管理和发展,以特色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优势带动小镇发展,塑造独特的城市形象,防止大规模商业开发或大规模开发。 一批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引进导致文化脉络的中断。

然而,要改善小城镇落后或单一的发展现状,必须注重非遗小镇的公益性。 社区群众和不断加入的个人、法人自觉成为特色小镇建设、管理、服务的主体。 反过来,我们也要利用“这”提高了城镇居民的文化素质和生活品味。

当然,“文化创意兴镇”的发展思路并不是要保存和坚守传统文化,而是要适应内外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环境变化的要求,以全镇人民为主体,动态挖掘历史文化资源。 保护和合理开发应注重小城镇发展与现代生活方式、文化娱乐方式、大众消费理念的融合。

这就需要将文化创意、现代设计、文化科技等新力量运用到非遗小镇建设中,通过非遗IP、文化创意符号、知识产权,完善非遗小镇的文化生态和产业形态。权利等和空间环境改造。

文化创意和艺术设计以有形或无形的方式作用于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以现代思维、理念、工具、技术、产品等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创新发展。同时,在小城镇,如如剪纸、年画、雕刻、泥塑等传统手工艺品的艺术风格、创作材料、技术流程、形象造型等都具有浓厚的历史气息,能为现代时尚和流行文化注入灵魂和精神。

此外,“文化创意振兴小镇”的过程也促进文创相关元素不断融入小镇的生活空间、生产空间、景观空间等,从而实现非物质文化的转化。遗产小镇从提供原创、展示性文化产品到创意、体验式文化空间的打造与改造,可以增强特色小镇的文化和经济发展优势。

非遗小镇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发展的平台,通过“文创小镇振兴”方式,更好地实现文化传承、生态维护、产业管理和社区创建,推动打造世界级非遗小镇。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镇品牌。

首先,促进城市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有效传承和利用创新,逐步盘活城镇老建筑、老文物、老工艺,促进地方传统文化的广泛传播和可持续发展。 其次,该镇非物质文化遗产与自然资源系统、生物生命系统密切相关。 “文化创意振兴小镇”可以减少城镇化进程中对地形、河流、水域、生物等的破坏,有利于保护当地独特的生态环境。 ,从而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自然与文化生态的良性循环发展。 三是“文创兴镇”推动文化创意、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 不仅有利于小镇与文化创意产业之间人才、技术、品牌等要素的共创、共享和共享,还将有效改善小镇原有的文化业态、旅游休闲和人居环境。特色小镇,推动以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为核心的文化创意产业优先发展。 此外,随着创新创意人群的到来,新的文创理念将释放小镇内在活力,凸显特色小镇“创意”特色的新功能,从而推动非遗小镇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 “创意产业、文化发展”“城市建设”发展新阶段。

推动文化遗产创新发展和创意转化,加快高端要素开放融合和高效利用,推动产业发展特色引领和融合,推动城市空间景观优化和文化创造等,以期实现非遗小镇内容、要素、产业、空间等层面的文化创意。

探索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发展的基本路径

推进“文化创意小镇”建设,需要系统的规划设计和持续的实施措施。 借助现代文创理念、要素和方法,不断实现非遗小镇在内容资源、要素、产业、空间等层面的发展。 文化创意。

▲“文创兴镇”推动非遗小镇发展

围绕上述基本要素和路径框架,结合其内在机制和实践探索,进行具体、深入的分析。

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创新发展和资源创造转化

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创新发展,固守老办法肯定不行。 要保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动态特征,挖掘其非物质技能、知识、能力和有形载体、工具、实物以及相应的文化空间等资源。 、组织和转化,让传统文化遗产更有效地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因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日常传承就显得尤为重要和关键。

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到日常生活中。 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承载着特定文化环境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人物、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等。 小镇居民世世代代与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相互依存。 在此基础上,梳理其特色,作为城镇建设的文化基础。

适应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属主体存在方式的变化,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生活中自然发展; 符合潜在非遗使用者的生活现实,以非遗艺术营造浓厚的生活美学。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形式、载体的基础上进行创新,不仅要在技能、流程、口头知识等方面增添新的当代内容,还要不断丰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表现形式合理完善物化载体和工具。

通过数字化推广非物质文化遗产。 非遗数字化是互联网时代非遗小镇发展的必然趋势。 借助互联网计算机技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收集、储存、转化、管理、展示和传播。 这不仅用数字技术改变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现有的存在形式和传播方式,使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更加方便、高效地供镇内外人们查看和使用,并通过数字化方式呈现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一个整体,有助于公众全面了解、学习和传承传统文化。

同时,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也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资源的开发、传播和消费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由此创造性创造的文化内容产品或服务,有利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广泛传播和互动共享。

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故事转化。 故事是当下文创体验的重要入口和关键内容,非物质文化遗产本身就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故事内容。 非遗小镇文化资源的创造性转化离不开故事力的打造。 故事的挖掘、创作和分享有助于实现公众记忆、传播、理解、娱乐、想象、创造等文化功能。

基于得天独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通过专业团队、个人或群体创作,挖掘或创作具有非物质文化遗产属性的好故事,包括一系列有个性、有情节、有感情的内容,既有老故事,也有老作品。 传奇的新玩法也是小镇非遗内容衍生出的新事件,从而提高非遗小镇文化资源的创意转化效率。

当然,这种故事转化和创作应立足于传统文化的发展规律和现代文艺创作的要求,避免对小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过度解读和消费。

以创意设计为非遗艺术注入新的生命。 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及其载体本身进行发明或再设计后,可以创造出表现出非物质文化遗产特色的实用产品、艺术收藏品、文化娱乐项目,并积累成新的小镇文创资源。

将当代设计的力量与小镇非遗资源融合有以下三种方式:

一是从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中提取非物质或有形元素,应用于现代平面设计、广告设计、产品设计、服装设计、建筑设计、数字媒体设计等领域,开发能够服务大众消费和小众消费的产品。城市。 开发新产品使用; 二是通过创意设计将现代文化或传统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相融合,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形成新风格、新风格、新内涵,如“中国青瓷之乡”——浙江龙泉上阳镇利用年轻人的创造力,与传统书画相结合,开发创意青瓷; 三是拓展现代设计与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融合的设计,基于一种或多种元素,创造性地设计出更多实体实用或数字娱乐的产品。

5大举措加快高端要素开放融合高效利用

非遗小镇汇聚了众多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这些工匠、工匠、民间艺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的中坚力量而存在。 通过引进文化创意、艺术设计领域的从业者、设计师、设计师、艺术家等创意阶层,实现传承者与文化创造者的相互促进,共同为非物质文化的文化创意发展提供高端人才保障。遗产城镇。 例如,深圳梧桐山艺术小镇弄坊就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为主导。 我们还大力引进设计师工作室等设施,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基地功能的完善。

同时,以小镇非物质文化遗产人才为中心,整合创意人员、设计师、经营者、管理人员、研究人员、技术人员等,构建符合实际的人才培养、培养、引进、管理体系。城镇发展及战略前景。 为文创人才的公共艺术创作、文化生产运营、展示交流活动提供合作与服务平台,提升非遗小镇人力资源的创造力和生产力。

资金是制约非遗小镇文化创意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非遗小镇文化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融合十分必要。

面向社会融合带动金融资本促进小城镇发展,打造具有资本聚集、金融服务、投资引导、项目对接等多功能的资本平台,切实满足城镇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保护的需要。传承、公共文化建设、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等资金需求。

通过设立非遗基金和文化创意基金,完善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发展的资金投入机制,积极采用公私合作的PPP模式,在小城镇开发大型文化创意项目。 例如,歙县与浙江中物集团合作投资建设徽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改善小镇发展资金短缺问题,提高资本运作水平。

此外,还可以加强非遗小镇大学生创业者、创意设计工作室、手工艺作坊的资金保障能力,在非遗产品开发中运用众筹等新兴融资方式,同时加强对发展前景好的企业给予支持。 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创作、运营企业投融资指导。

文化与科技深度融合是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重要趋势。 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的文化建设也依赖于现代科技手段的融合。 加强文化创意与生产技术、会展传播技术与消费终端技术的协同能力,利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促进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创新发展和产业发展,不断运用新媒体、多媒体以及其他方式打造具有文化遗产元素的本地非本地文化娱乐产品或活动,如举办非遗新媒体艺术节,利用声、光、电子装置艺术、影像作品等增强吸引力。传统文化和提升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项目体验。

同时,逐步将VR、AR、MR、AI、体感技术、大数据等前沿技术应用于非遗小镇文化事业和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提升非遗小镇文化事业和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内容和水平。小城镇的文化服务方式,如在小城镇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 、设置文化互动体验、虚拟还原非遗历史场景等。

依托小镇特色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推动创建品质高、特色突出、造型美观、内涵丰富的小镇文创品牌,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品牌与文化创意、艺术性的结合。设计品牌,将创意设计品牌提升为非本土文化遗产品牌。 延伸原有产品或服务,不断实现消费市场共享。

搭建特色非物质文化遗产创作、展示、交易、传播、体验平台,打造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文化旅游品牌、民俗节庆品牌等,提升小镇整体品牌形象。

例如,浙江义乌佛堂镇将传统手工艺、传统服饰、传统食品、书画、古玩等融为一体,打造非遗特色一条街,不断推进非遗创新基地、手工艺品牌建设。创作基地、民俗文化活动。

推动该镇代表性非物质文化遗产走出国门,促进与其他特色非遗品牌在内容创新、创意运用等方面的合作。例如,浙江一雕小镇以黄杨木雕为主打,参加文化产品展销会、博览会,等,扩大自有品牌影响力,也加强与相关非遗品牌、文创品牌的合作与交流。

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制度是“活的、新的”,这些管理或激励制度创新应营造良好的制度环境,持续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高端要素的内生化和集聚。

非遗小镇以多种方式加强与大型文化企业、互联网公司、大学、非营利组织等在文化创意、文化科技等领域的合作,培育或引进符合非遗特色的文化创新产品。结合全镇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利用定位。 嘉宾、小微文化企业等协作,在非遗小镇开展人才培训、品牌培育、文化创新、技术改造、资金吸纳、制度完善等,从而盘活非遗现有资源。文化遗产小镇。

此外,将文化创意和艺术设计融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建设时,应注重文化创意要素的系统性、动态性,以及文化与经济、设施、服务、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内外应加强通过内生、引进或连接等方式优化和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小镇各类要素资源的可持续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