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姓氏基因”帮助中国人寻根

2000年,中国科学院遗传所群体遗传学家袁义达在绘制了宋、元、明四个当代时期100个常见姓氏的人口分布曲线后,兴奋不已。 “这四条几乎重叠的曲线表明,中国几千年来姓氏的传承是连续稳定的。” 这是袁先生的成果,也是进一步研究的基础。

中国姓氏有历史可靠的记载,主要见于秦汉以后的文献。 五千年来,从伏羲时代开始,中国的姓氏基本上是通过父系传承下来的。 姓氏的传承与人类男性Y染色体的遗传相同,是父子垂直传承。 因此,群体遗传学家认为姓氏是一种遗传特征,与男性 Y 染色体上的一个等位基因相对应。 ,这就是“姓氏基因”。 目前汉族使用的姓氏约有3500个,这意味着中国人Y染色体上的“姓氏基因”有3500多个等位基因。 Y染色体是人类遗传过程中传递最稳定的染色体,目前我们对它知之甚少。 很少。 由于姓氏和Y染色体传递方式惊人的相似,姓氏文化记录了“中国父权社会五千年的演变,也记录了Y染色体近五千年的演变”,袁义达说。 。 虽然也有改姓现象,但在整个中国人中所占的比例很小,很大一部分到了第二代就恢复了原来的姓氏。 大多数情况下,姓氏变更倾向于选择现有姓氏,因此姓氏变更不会严重影响姓氏在群体内的分布。

人口遗传学家梳理了中国各地汉族人群的(AB)血型分布,然后比较了亲缘关系; 然后整理各地姓氏分布,对亲属关系进行排序。 发现两者是一致的。 袁义达先生对百年现代遗传学理论与中国文化的契合感到惊叹。

姓氏源流寻根文化是什么_姓氏源流寻根文化传承_姓氏源流与文化寻根/

“由于人类寿命有限,群体遗传学研究只能通过血型进行近百年。而姓氏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这极大地拓展了群体遗传学的研究空间。” 袁一达举了一个例子。 从一处古代墓地挖掘出男性骨骼,死者的姓氏得到确认。 同姓的当代人如果想知道自己是死者的后裔,可以将从骨头中提取的Y染色体基因与当代人的基因进行比较。 如果一致,就可以断定死者是祖先。 “姓氏基因”可以帮助中国人寻根溯祖。 袁先生说:“如果两个同姓的人的Y染色体基因不一致,就说明他们的祖先不同,其中肯定有一个人改了姓。有多少个姓氏,你至少可以确定有多少个姓氏。”他们有很多祖先。” 袁义达 1997年出版的《中国姓氏词典》收录了中国古代和现代姓氏11969个。 不久前,他接到香港佛教协会的电话,建立了“姓氏宗祠”,并准备了11960块祖宗牌位,等待世界各地华人前来朝拜。 袁义达说:“中国五千年来的姓氏总数肯定远不止这个数字,我们还在继续收集整理,目前我们已经收集了22000多个姓氏。”

2. 姓氏:历史与自然的联系

1968年,21岁的袁义达在山西省怀仁县插队。 当别人打牌聊天时,他却在读从老农家里借来的康熙字典。 他发现,姓氏栏里,有很多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姓氏,有的甚至是他不认识的。 从此,他开始抄写这些眼花缭乱的姓氏,到队列最后,他已经积累了2700多个:这就是袁以达《姓氏研究》的由来。 后来他在大学主修生物化学,毕业后分配到中科院遗传所工作。 似乎距离他感兴趣的姓氏还很遥远。

1984年,世界著名群体遗传学家、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Ruca Cavalli-Sforza来到遗传学研究所,带来了“姓氏基因”理论。 他希望与中国遗传学家合作,研究人群中的姓氏分布,分析人群之间的遗传关系以及历史上的人群迁徙模式。 要从事这项研究,仅有自然学科的知识是不够的。 对姓氏和历史有着浓厚兴趣的袁义达先生自告奋勇。 他庆幸的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研究方向。 如今,人类群体遗传学的一个分支——姓氏群体遗传学已成为国际上的一门新兴学科,而袁义达先生是国内唯一从事此项研究的学者。 不久前,有电视媒体主动提出采访袁义达先生。 为了谨慎起见,袁先生咨询了研究所领导,领导提出了两个要求:不泄露研究机密,不贬低同行。 听到后一句话,袁老爷子一喜,“我没有同伴。”

袁先生的书架上,一排《二十五史》和许多历史书籍格外引人注目。 他说:“别人读历史注重的是故事,而我注重的是人名和姓氏,那些烈士和烈士名单,就是我统计历史姓氏的数据来源。”

姓氏源流寻根文化是什么_姓氏源流寻根文化传承_姓氏源流与文化寻根/

袁一达发现“姓氏基因”研究中所表现出的活跃生命遗传信息可以与历史发展相互印证; 宋、元、明、当代四个历史时期的姓氏分布曲线虽然一致,但也存在细微差别。 例如,明代人口中最常见的七大姓氏的比例比宋代和当代低1%以上,反映出中国人口从宋代到明代大幅下降。 历史人口资料表明,由于连年战乱和屠杀,元代时期北方和四川人口锐减,而浙江、江西、湖南、湖北等地人口相对增加,姓氏分布记录与这。 明代北方地区王、李、张、刘、杨等主要姓氏的人口总比例比宋代和当代低1个百分点。 其中,赵姓比例下降了4个百分点。 这是因为赵姓是宋代人。 除了皇帝之外,影响自然会更大。 到了清代,政局相对稳定,经济发展,人口迅速增加至4亿,南北人口比例趋于平衡。 因此,同姓人口迅速增加,甚至恢复并超过了宋代宰相中同姓的比例。 “目前‘姓氏基因’研究最引人瞩目的成果是,同一个汉族姓氏,从血统上可以分为两大支系,以武夷山-南岭为界。汉族的血统南北人的差异是很大的,甚至比南北和当地少数民族的差异还要大。” 袁义达说:十多年来,袁先生和他的助手们收集了数百种血型和酶、蛋白质等遗传标记数据,研究它们的分布模式,并将其与姓氏结合起来。 区域分布比较。 从遗传学的角度,进一步证实了此前生物学、人类学、历史学得出的结论:汉族只是文化上的完整群体,而血统上却不是。 整个汉族是各少数民族逐步交融形成的。

3.中国姓氏资源

中国姓氏已有五千年历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姓氏。 在世界其他地方,姓氏是近一千年才出现的。 欧洲人普遍使​​用姓氏的历史只有四百年。 公元5世纪日本就出现了姓氏,但当时只是贵族的特权,并未在民间普及。 直到明治维新,政府才于1875年颁布法令,实行户籍后,日本民众赶紧为自己找姓氏。 他们大多以居住地的姓氏为基础,所以大多都是二字姓氏。 当时日本出现了三万多个姓氏。 在中国,尤其是汉族社会,宗族观念根深蒂固。 同姓、同宗,在汉族人心目中是一种牢固的纽带。 袁义达认为,中国人的姓氏是中国几千年来父系社会全过程的见证者。 它们以特殊的血缘文化形式记录了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 “中国姓氏的类型和分布是一个重要的国情。” 家谱在我国东南、华南地区以及港澳台地区和海外华人中十分流行。 袁义达表示,传统民间家谱资料是研究中国汉族的重要资料。 以美国犹他州国际家谱研究中心为代表的一批国际研究机构长期以来非常重视中国家谱的收集,并结合各学科的需求来研究中国家谱的历史、今天和未来。 中国国家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收藏了中国最古老、质量最高的家谱。 全国图书馆收藏家谱2万余种,总藏书约20万册。 这不包括私人收藏和 1949 年之后的收藏。重建和新修订的家谱。 “这是一笔巨大的资产和宝贵的资源,具有持续的研究价值。”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