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作为中华姓名文化的传承之一,是一种基于血缘传承的社会文化符号。 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明确规定,自然人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改变或者许可他人依照法律规定使用自己的姓名。法律,但不得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风俗。 这对于规范公民姓名登记、中华姓名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近年来,公安部户籍管理研究中心深入贯彻公安大数据战略部署,推动人口信息化建设和应用服务实现跨越式发展,建成全球最大的人口信息管理系统,实现户籍人口14亿。 人口全生命周期、全迁移范围的信息服务管理。 2018年起,户籍中心依托全国人口信息管理系统,对全国户籍人口(不含港澳台地区)的姓氏、名字、新生儿姓名进行统计分析。 现将2020年国家名称报告发布如下。

1、姓氏情况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姓氏的国家,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 中国的姓氏有很多。 据《中华姓氏大词典》记载,从古至今,各民族用汉字记载的姓氏多达24000个。 在发展演变过程中,这些姓氏有的在漫长的历史中消失,有的则代代相传,逐渐形成了目前使用的6000多个姓氏。

(一)2020年“百家姓”排名

按户籍居民人数排名,2020年“百家姓”与2019年相比变化不大,“王”、“李”、“张”、“刘”、“陈”仍位列前五位,五大姓氏总人口占全国户籍总人口的30.8%。 (表格1)

姓氏文化_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_姓氏文化研究会/

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已在公安机关登记的新生儿总数为1003.5万人,其中男婴529万人,占52.7%,女婴474.5万人,占47.3%。 2020年“百家姓”中,新生儿登记最多的姓氏是“李”,共有72.6万人,登记最少的姓氏是“顾”,仅有1.7万人。 (表2、表3)

姓氏文化研究会_姓氏文化_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

姓氏文化研究会_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_姓氏文化/

(二)常见复姓

傅姓,又称傅姓,是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汉字组成的姓氏,是中国姓氏的一个特殊分支。 复姓的来源有很多。 例如,“太史”来自官名,“令狐”以封建城市命名,“东国”根据居住地而定,其他姓氏则根据职业、祖名、宗族、民族而得名。少数民族姓氏。 或者自创等等。 双姓虽然很少见,但大家都很熟悉,因为双姓经常被武侠小说或者影视作品“偏爱”。 目前,“欧阳”是最大的复姓,有111.2万人。 其他常见复姓数量为:“上官”8.8万人、“皇甫”6.4万人、“令狐”5.5万人、“诸葛”4.8万人、“司徒”4.7万人、“司马”2.3万人其中,“申屠”1.9万人,“夏侯”1.1万人,“贺兰”1万人,“完颜”0600人,“慕容”0500人,“尉迟”0400人,“长孙”0300人。

(三)姓氏选择

《民法典》第1015条明确规定:自然人应当随父姓或者随母姓。 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选择父姓、母姓以外的姓氏: (一)选择其他直系长辈的姓氏; (2) 因由法定父母以外的人抚养而选择父母的姓氏; (三)有其他不违反公序良俗的正当理由。 少数民族自然人的姓氏可以遵循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和习俗。

我国姓氏经过几千年的历史演变和民族文化积淀,形成了“子(女)随父姓”的传统习俗。 但随着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特别是2016年二胎政策实施后,随母姓的孩子增多,祖父母、外祖父母的姓氏也频繁出现。 从2020年新生儿姓氏选择来看,母姓与父姓的比例为1:12。

2、姓名情况

“名字的选择植根于心灵,跟随时尚,随时间而变化。” 每个人的名字都有着独特的含义,有的寄托着父母的期望,有的体现流行文化,有的则烙印着鲜明的时代烙印。

(一)不同时代最常用的10个名字

不同时代名称的变化反映了经济社会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思想的创新。 新中国成立时,为了纪念这一具有重大意义的历史时刻,许多男性被命名为“建国”、“建华”,许多女性选择了“英”、“兰”。 20世纪60年代和1970年代,“君”、“勇敢”、“英”、“美丽”在人们的名字中更为常见,时代的延续性更加突出。 20世纪80年代,人们的名字中经常使用“为”、“类”、“静”、“离”,反映了人们追求简单、从容、简单的生活心态。 20世纪90年代,名字中注入了高雅的文化元素,“洁”、“豪”、“听”、“雪”等词的使用频率更高。 进入21世纪后,“陶”、“浩宇”、“浩然”、“婷”、“心怡”、“子涵”等“文学”名字十分流行。 (表4)

姓氏文化研究会_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_姓氏文化/

(二)不同时代姓名长度的变化

目前,我国除部分少数民族外,大多数人的姓名多为二字(单姓单名)、三字(单姓双名或复合姓单名)或四字。 (复姓、双名),四字以上的比较少见。 。 从不同年代来看,三字名一直是主流。 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之前,宗族姓氏文化深入人心,名字往往附有表示辈分的字,所以二字名较少。 改革开放后,现代文化思潮不断影响着命名方式。 论资排辈的概念逐渐被弱化。 人们追求简单易记的名字。 拥有二字名字的人数比例从20世纪60年代的7.6%上升到1990年代。 27.6%。 21世纪以来,随着人口快速增长,人口流动日益频繁,重名现象增多。 为了减少重名率,三字名逐渐增多。 目前,三字名占比超过90%,二字名比例下降至6.3%。 尽管使用四字及其他字数姓名的人数较少,但仍保持增长趋势,从20世纪50年代的0.3%和0.4%增加到目前的1.6%和1.7%。

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_姓氏文化_姓氏文化研究会/

3.新生儿名字的用词

2020年是第一批“20后”的诞生年。 父母除了开心之外,最关心的就是给孩子起一个好名字。 为有效降低重名概率,帮助家长为孩子取名提供参考,近年来,公安部在“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推出全国人口姓名查询等便捷功能。 北京、吉林、黑龙江、江苏、河南、重庆、四川、宁夏等地公安机关还为群众提供本地人名查重服务。

(一)2020年最常用的50个新生儿名字

2020年出生户籍新生儿姓名中,使用频率最高的50个汉字为“子”、“子”、“于”、“陈”、“易”等。与2019年相比,“ “悦”、“易”、“新”、“客”深受新生儿父母的青睐。 (表5)

姓氏文化研究会_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_姓氏文化/

(二)2020年男性新生儿使用最多的10个名字

2020年出生的户籍男性新生儿中,使用频率最高的10个名字分别是:“一辰”、“宇轩”、“浩宇”、“一辰”、“宇辰”、“子墨”、“宇航”、“浩然” 、《子豪》和《一尘》。 与2019年相比,《以晨》首次入围并位居榜首,成为男新生儿家长的首选。 “以晨”、“雨辰”、“以晨”也进入了前十名。 (表6)

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_姓氏文化研究会_姓氏文化/

(三)2020年女性新生儿使用最多的10个名字

2020年出生的户籍女新生儿中,使用频率最高的10个名字分别是:“一诺”、“一诺”、“欣怡”、“子涵”、“雨桐”、“欣妍”、“柯”、“欣” ”、“玉溪”、“玉童”、“梦瑶”。 与2019年相比,“一诺”、“一诺”、“欣怡”仍位列前三,“宇通”、“可欣”、“宇熙”、“梦瑶”进入前十。 (表7)

姓氏文化的价值意义_姓氏文化_姓氏文化研究会/

4.关于名字的小知识

我国的姓名文化源远流长。 在古代,“姓”和“氏”最初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姓”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的母系氏族时期。 那时,只知道母亲,不知道父亲。 因此,“姓”是由“女”和“生”组成的。 “斯”、“英”、“妘”、“妫”、“瑶”、“姞”均来自女方,说明最早的姓氏是母亲的姓氏。“氏族”诞生于父系氏族社会随着氏族规模越来越大,为了便于管理,又分出一部分人口,于是在“姓”的基础上产生了“支系”,称为“氏族”。直到汉代,姓氏与姓氏合二为一,以父子的模式代代相传。

在古代,“名”和“品”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一个人通常先有“名”,其次有“字”,有的人还有昵称。 所谓“名是正形,字是表德,昵称是表情”。 在我国的传统习俗中,婴儿出生一百天后就被取“名”。 “子”的产生是出于避讳、尊老的伦理需要。 古人取名时,名与字相辅相成,互为表里。 比如屈原,字平,本来就是他的名字,平就是字,平、渊两个字是相连的。 许多古人还有一个绰号。 广义上,谥号可分为谥号、谥号、谥号。 狭义上,昵称仅指绰号。 号码可以是自己选择的,也可以是别人给的。 如苏轼被称为“东坡居士”,李白被称为“青莲居士”,又被称为“谪仙”。

清末以后,特别是新文化运动兴起后,古人复杂的人名、商号作为封建文化的象征,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然而,古代人的名字中所蕴含的诸多文学历史典故和传统文化知识,对于现代人的命名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2021年是辛丑年,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值此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农历新年之际,我衷心祝愿全国各族人民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