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南安阳漳河两岸有很多古代遗民,而且村名让今天的人听起来匪夷所思,根本不符合今天汉语的叫法,非常奇怪怪,如贺驼村、乞伏村、部落村等。
1600年前,强悍的骑兵挥舞马刀呼啸而过,是漳河两岸常见的画面。“十六国”和南北朝时期,匈奴、羯、氐、羌、鲜卑等游牧民族先后入主中原。邺地作为南下北上的门户,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先后成为后赵、前燕、冉魏、东魏、北齐的国都,是北中国的和军事中心。
羯族人石勒建立后赵统一北方,曾徙西部氐、羌15万人落户于豫北冀南。石虎迁都邺城后,高鼻、深目、多须的羯人更是遍布邺地。然而,邺地最多的还是鲜卑人。前燕、前秦及后燕时,大批鲜卑人居住在邺都。而东魏、北齐时邺都更是鲜卑的天下,东魏从洛阳迁都邺城时,强行将洛阳举城居民迁徙至邺地,“四十万户狼狈就道”,其中鲜卑的比例应该很大。
邺地的各少数民族,有的随着政权的更替而迁徙到其他地方,有的则长期居住下来,与当地汉人婚媾融合,逐渐不分你我,成了地道的邺人。一千多年过去了,血缘的融合已经没人说得清了,那些历经岁月冲刷保留下来的村名,成了鲜卑等族人在这块大地上残留的痕迹。
贺驼应该是“贺吐”读转了音,而贺吐是南北朝时鲜卑的复姓;乞伏村,应是鲜卑乞伏氏的村落;部落村,应是鲜卑步鹿根氏的村落,步鹿根念转为“步落”、“部落”。这些村名往往透露着被遗忘的历史信息。
民族间的融合不只是在邺地发生,而是遍及中国。那是最终形成中华民族的重要时期。那个时代社会动荡不安、人民灾难深重,但民族间的融合逐渐酝酿出新的生机,从此,匈奴、羯、氐、羌、鲜卑等少数民族在史书中不再出现,而融入新血的汉民族则迈进了生机勃发、活力四射的隋唐时代。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