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简介

唐朝末年,朱温弑君篡位,占据汴梁,自立为梁王。唐晋王李克用遂联合天下诸侯聚集鸡宝山同伐朱温,复兴唐业。梁王遂派大将王彦章攻打鸡宝关。王彦章连闯五营,杀伤数将,晋王之子李存龙、李存海亦不幸阵亡,晋王亲自上阵也被杀败,无奈之际,晋王派大太保李嗣源前去山东搬取高思继迎敌。高思继与王彦章相战三百余合不相上下,次日再战时高被王以回马枪刺死,晋王听报后气绝身亡,众将官公举潞州王李杰挂帅。李杰与众将官设计,于苟家滩人头峪擒拿王彦章,随后高行周、史建堂、石敬瑭、郭彦威、刘高等合兵围攻苟家滩。王终因粮尽援绝,寡不敌众,于穷途末路中自刎身亡。

人物表

晋王岳存训郭彦威梁王二太子李杰李存龙李存勖王彦章李嗣源

李存孝石敬瑭贾妃李毕史建瑭刘高王彦龙梁太子傅道昭曹龙

于耀二太子

晋王(上,诗)胸中豪气贯日月,斩将夺旗建功业。八方群寇谁敢惹,自恨两鬓白似雪。吾父朱圜昌,于唐有功,天子赐姓为李,孤家晋王李克用。自灭黄巢之后,稳镇太原。前日酒迷误存孝身亡,悔恨未消,更兼朱温弑君篡位,正是君父子仇不共戴天。朱温,不除尔等誓不干休。

士卒报——潞州王李杰要见。

晋王命他来见。

李杰(上)叔王在上,待我参拜。。.

晋王少礼,坐了。

李杰告坐。

晋王潞州王今至太原,有何大事?

李杰叔王,你哪里晓得,今朱温奸贼弑君篡位,改唐为梁,文武各保身家。叔王世受君恩,如今坐镇太原,不列旌旗,莫非忘大义而顺降温贼?

晋王贤侄,错怪我了,孤家岂是忘恩之辈?因存孝一死,心中烦闷,未得起兵,吾岂能与温贼并立哉?汝已有大志,即派发檄文,召集王子王孙前来助战,擒拿朱温,唐室可兴也。

李杰叔王诚心讨逆,天必从你。

晋王贤侄请到宴上,孤自有道理。

李杰从命。(下)

晋王左右,召大太保来见。

李嗣源父王,孩儿李嗣源叩头。

晋王太保起来。

李嗣源召儿何事吩咐?

晋王潞州王前来,要复唐业,你我父子,岂可坐视?为父修就檄文,速乘快马一骑,传于各镇诸侯王子王孙,聚集鸡宝关,同伐温贼,复兴唐业,勿辞劳苦。

李嗣源遵命!(下)

晋王(唱)潞州王颇算得英烈志气,领人马复兴唐室要保社稷。召各镇众诸侯鸡宝聚集,那时节尸堆如山血水成河。四路齐发人和马,鸡宝山前动杀法。(下)

李嗣源(上,唱)李嗣源跨白龙如同鹰鹞,恨朱温篡怒气难消。召各镇众诸侯大兵来到,拿住了狗奸贼万剐千刀。先奔同台去报晓,试看兴唐建功劳。

梁王(上,唱)唐室上天时运消,帝星朗朗照梁朝。昭宗逼我把头找,万里山河一手操。孤家大梁天子,御名朱温,表字全忠。当日顺巢起义,大破长安,杀院洗宫,收了唐主一妹鸾英郡主。那时反巢降唐,鸦关楼与存孝赌赛。活拿了孟军海,揪去孤家御带,是孤一怒反归汴梁。窃幸存孝一死,是吾兵权在手,废了昭宗,孤登宝殿.,称为大梁皇帝,新立国家,开平元年。但群寇未消,这个晋王未除,是孤心中大患。

(内白)官儿有事——王元帅要见。

梁王宣他上殿。

王彦章臣王彦章见驾。

梁王平身。

王彦章谢万岁隆恩。

梁王见孤有何本奏?

王彦章陛下不知,昨日边报到来,言说晋王李克用会合天下诸侯,要于昭宗报梁王报仇,启奏我主定夺。

梁王晋王智勇双全,诸侯聚众难挡,何以治之?

王彦章(大笑)阿哈,主公,何必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今存孝一死,克用何在臣胯下。主公若命臣往,平诸侯拿晋王如同盘中取果,手到擒来。

梁王(笑)卿真乃栋梁之材,孤家高枕无忧也。领兵十万,太子主谋,即日起兵。听孤叮咛——(唱)常言道兵在精而不在多,将在谋而不在勇。遇破敌和太子多多商议,万不可乘其威乱了军法。(唱)劝主公展龙眉将心放下,擒晋王只用臣伸手一抓。收服了众诸侯俱归王化,才显得大梁国一统天下。

梁王好呀!(唱)元帅果然谋略大,倒叫孤家喜乐煞。(下)(内白)军校,将兵催动!

李毕(上,唱)青州王发动人和马。

李善(上,唱)河南王闻报披兵甲。

赫连铎(上,唱)郓州赫连铎不敢慢。

岳彦真(上,唱)同台岳彦真咬银牙。四路人马齐发动,鸡宝山前动杀法。

众将官(上)吾乃青州王李毕、河南王李善、郓州节度使赫连铎,同台节度使岳彦真。

李毕众大人请了!

众将官请了!

李毕老大王檄文相召,鸡宝关聚集,同伐朱温,列公带兵几何?

众将官今讨逆贼,我等尽起倾国之兵,复兴唐业,以报国恩。

士卒报——既然如此,直奔鸡宝关来。

李毕(唱)个个将士如蜂拥,赛过天神下九霄。(下)

贾氏(上,唱)天赐玉容绝古今,不亚西施共太真,夫贤妻荣同共枕,怎忍鸳鸯两地分?妾乃梁主太子之妃贾氏。自人深宫,太子见爱,昼夜欢乐。近因诸侯四起,丈夫领兵出征,奴家甚是寂寞,无从消遣。呵,宫人!听我吩咐,随我御花园赏花散心来。

(唱)好夫妻恩爱情难舍难分,今El里方信那孤衾枕寒。梦儿里和郎君同欢同饮,愿只愿凯歌回绣帏相亲。茶不思饭不想欲心难禁,莫奈何御花园闲步散心。(下)

梁王(上,唱)因晋王领人马多添愁闷,带宫人登高楼散散龙心。手推纱窗,(风吹介)唿——忽然香风一阵,呀——

(唱)花园中娇滴滴现出观音。杨柳腰风摆动体态娇嫩,更胜似嫦娥女降下凡尘。原是太子之妃贾氏,真绝色也。哎!乃有公媳之嫌,难以近身。哎,朕享天子之尊,生我者不纳,我生者不纳,论什么儿媳公公。内侍,去传太子之妃贾氏,花园玩花,虚言你娘娘高楼相召,即速上楼。(唱)爱美人一时间欲心难禁,顾不得遵天伦父子名分。(下)

内侍娘娘有旨,太子之妃贾氏上楼。

贾氏遵旨。(下)

内侍哎,好无道的昏君!

(唱)为公公会儿媳大失人伦,方比作楚平王无道昏君。眼巴巴社稷不安稳,大梁不久将属他人。(下)

(内白)众将官,人马催动,直奔鸡宝关来。

晋王(上,唱)灭黄巢扶大唐历年未罘,丕料得朱温贼胜似寇仇。刺昭宗夺君位天人兵怒,会诸侯练大兵马踏汴梁。

(内喊声)呀——大炮响喊声震旌旗飞舞,看今朝鸡宝关聚会诸侯。

士卒报——来至鸡宝山,众王子并诸侯,一同接见老千岁。

晋王好,真是势如泰山。传下,王孙诸侯大营伺候。(下)

众将(同上)我等不知老大王驾到,有失远迎,万勿见怪!

晋王哪里话!只为温贼篡了唐室基业,老朽心里不平,方才斗胆行文,烦劳诸公驾临,如此能使唐室复兴,老夫之幸也。

众将同为国家,何出此言?今王彦章带领人马,离关不远,老千岁可该传令。

晋王呵!王彦章勇力过人,不可轻敌。众公出关,分列五座营寨,城楼上悬大旗一杆,强兵八十八万,名将千员。第一名晋王李克用,羽翼者各镇诸侯,报恩除奸,兴唐灭朱,扶造社稷,速到营寨,准备对敌。

众将正是。

晋王(唱)列公呀——那年灭巢有大功,鸦关楼上称英雄。存孝活拿孟军海,孤把朱温看的轻。今日弑君把位篡,气的孤家满腹疼。列公呀——遇贼须要努力攻,拿住黑厮碎尸灵。

众将遵命!(同下)

晋王呀!

(唱)金盔银甲如明镜,一个个急速出了城。李存孝,好汉儿呀——若得吾儿今在世,何愁江山不太平?

王彦章(上,诗)面似金铁眼如环,力举千斤不为难。一声惊破敌人胆,压赛黑煞下九天。

俺大梁大元帅王彦章。祖居北直受章县,生来力大无穷,孟津河摆渡舟,善使混铁篙,来往之人,闻吾名者,谁不惊惧?那年存孝暗巡河北,受小儿,是吾发下誓愿,早晨死了李存孝,午间即现王彦章。那时吾逃遁隐潜,访求豪杰,见机行事,存孝一死,吾投梁王驾下。今李克用会通各镇诸侯,要复唐业,吾统大兵鸡宝关与唐对敌,令人打探,还不见到来。

士卒报——唐兵列营五座,叫帅爷打战。

王彦章(笑)可笑,可笑,儿乃鼠猫之辈。今存孝已死,克用何在吾之胯下?众将官,吾今迎敌,你二爷彦龙随后掠阵,马踏五营。

(唱)听报晋王领兵到,缠鬃上了马鞍桥。苍天灭绝李存孝,彦章威名天下扬。打将铜鞭龙摆尾,双手轻舞枪一根。好似绵羊逢虎豹,定要活拿小儿曹。

(呐喊介)

喊声不绝旌旗绕,勒马停蹄看分晓。

旗书大字河南王李善。众将官,大喊一声,努力闯营,待吾先擒李善来。(杀介)

郑绩咱家河南王麾下一将郑绩是也。王彦章闯营,只得阻挡一回。

(杀介,郑绩死,李善逃)

王彦章(唱)可恨郑绩tl、JL曹,大喊一声落鞍桥。枪刺鞭打有多少,李善抛戈把命逃。(下)

王彦龙(上)俺保国大将军王彦龙的便是。领兵于兄掠阵,俺家大哥大吼一声,郑绩翻身落马,身死,飞马追赶李善去了0军士们,脱了郑绩的甲胄,斩了首级,再去闯营来。

王彦章(上,唱)斩将夺旗吾为首,豪杰威名贯九州。

(内报)王彦章追杀李善,将临二座营寨。(呐喊介)

王彦章喊声大振,原是青州王李毕。大喝一声,咳,唐兵避路,王爷爷进营来了。(宋图上)来将何名,敢挡王爷神道。

宋图青州王麾下大将宋图。

王彦章看枪!(下)

(宋图死,李毕败)

王彦章(诗)豪杰家住在受章,惯使铁篙威名扬。宋图遇咱把命丧,杀的李毕走慌忙。(下)

赫连铎(上)俺郓州节疫使赫连铎,王彦章闯营,率众将阻挡一回。

(杀介,赫连铎死)

王彦章(诗)王彦章怒气冲冲,赫连铎遇吾丧生。大梁王真龙出现,大将军八面威风。

连铎一死,四座营寨喊声大震,旗书大字,同台节度使岳彦真。呵,这贼昔年与主争亲,伤害世子。仇人在此,抖擞精神生擒活拿。

岳彦真(上)岳彦真守营,黑厮敢来无礼。

王彦章岳彦真老匹夫,不记朱岳争亲,杀坏世子,仇如山海,朝夕在怀。休走,看枪!

(杀介,岳彦真死)

士卒报——老太爷阵亡。

岳存训(哭)哎,难见的爹爹,早死的父亲。呀,罢了,哭之无益。众将官,随吾报仇来。

王彦章岳存训,小小冤家,何不惜命,敢来迎锋?

岳存训王彦章黑贼,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休走!

(杀介,岳存训死)

王彦章(诗)忽听战鼓花擂敲,一鞭打儿落鞍桥。即使金钢前来到,遇咱有命也难逃。(下)

刘高(上)俺刘高字智远,岳营节度使麾下为将,又系半子。大人父子双亡,率领众将决一死战。

(杀介,刘高败)

王彦章(诗)大将威风手段高,乌油铠甲衬战袍。抱鞍吐红把命逃。(下)

王彦龙(上)哈,哈,人说家兄是好将,果然不错,连踏四营又向五营去了。呵,难道说我只拖事的不成?呵,我只得率领人马去闯晋王的大营,若提来克用的首级,别说他连踏四营,就是四十营,四百营,四千营,四万营,也不如我的。军士们,随我先闯晋王的大营来。(唱)马嘶人喊如天雷,腾腾疆场扫烟尘。老贼若做刀头鬼,鞭敲金镫拨马回。晋王(唱)唐室衰弱权臣乱,刀兵四起不能安。哎,李存孝勇南公,我那儿呀,若得冤家你在世,哪国烟尘敢反边?老夫行兵鸡宝关屯扎,诸侯列营五座,要拿王彦章,但不知天意如何?

士卒报——有兵闯营。

晋王呵,传孤将令,六家太保存江、存海、存龙、存虎、存豹、存受,截杀梁兵来。

(唱)闻报梁兵来,即命太保去当先。(下)

(对介)

李存龙马前丑贼,莫非王彦龙?

王彦龙啶!敢呼你二爷的正名,小儿哪个?

李存龙你少爷五太保存江,后有六太保存海、七太保存龙、八太保存虎、九太保存豹、十太保存受,尔等还不归降?

王彦龙胡道,吾不与你争战,叫晋王送出首级,两家罢休。

李存龙讲话无礼,休走!

(杀介,王彦龙败)

王彦章(上)王彦章连闯四营,正往前进。(喊介)吾弟遭困,横杀一阵。(杀介,李存龙、李存海二人死,救王彦龙)杀了二贼,众太保逃回。众将官,站立营门叫骂,叫晋王受死来。(唱)大将志气与天高,杀人眼里仔细瞧。唐兵个个把魂掉,彦章威名天下摇。士卒报——我二位少爷落马,众太保逃回。晋王哎,气煞吾也!

李嗣源(上)父王速醒!

(唱)听报罢吓得我咽喉气断,痰结胸魂幽幽命归九泉。

李嗣源父王苏醒!

晋王太保,难见的儿呀——(唱)实想得会诸侯只用一战,杀温贼祭君灵兴唐江山。谁料想王彦章能征善战,杀王子和诸侯太保两员。哭声我儿难得见,相逢除非鬼门关。

士卒报——彦章讨战。

晋王黑贼又来欺吾,军校,拉马抬刀0

李嗣源且住。父王年迈,不可轻敌,待儿阻挡。

晋王嗣源儿呀,这贼骁勇,你弟兄都非敌手,父虽年迈,还能举起八十余斤定唐宝刀。我只带嗣昭、存直,与贼对垒,你须牢守大营,小心提防。马来!

(唱)冲天冠上火焰飘,八宝玉带紧束腰。胯下追风似虎豹,双手轻舞定唐刀。勒定双环高声叫。

王彦章(上,唱)哗喇喇闪上将英豪。

晋王老贼来了,看枪!

(杀介,晋王败,王彦章杀李嗣昭、李存直,二人死)

王彦章众将官,晋王逃走,加马追赶,莫叫走脱老贼。

(唱)今日狭路来相挡,虎口莫叫走脱羊。斩贼胜似斩百将,彦章催马似虎狼。

晋王(上)哎——

(唱)年老力衰气不强,黑厮杀法勇难当。枪似雨点难遮挡,看看老命见阎王。

王彦章哪里走!

(唱)虎落深坑怎肯放,笼中岂容鸟飞翔。儿似鳌鱼网拿住,定要开膛破肚肠。

晋王哎,不好了。

(唱)老命就在分毫上,忽然想起事一场。

(哭介)哎,叫一声李存孝勇南公,我的儿呀,昔日汴梁赴宴,现身救父,今日为何不灵了?(唱)老晋王胆颤心惊。(内唱)忽听空中有雷声。

王彦章(唱)老贼速速把头送!

李存孝(显魂,上)好贼!

(唱)一声吓煞王彦龙。(王彦龙死)黑贼慢来,慢来,存孝等儿多时。

(王彦章上)

李存孝不好。(下)

士卒报——梁兵死者无数。

李存孝(上,对晋王介)父王住马。

晋王呀,空中似有人言,你是哪家尊神?

李存孝儿是存孝。

晋王哎呀,你是勇南公。

李存孝是孩儿。

晋王哎呀,你既是显灵,何不与父相见?

李存孝哎,父王岂不闻生死各别阴阳相隔,焉能相见?

晋王哎,什么生死各别阴阳相隔?现身来,父子相见,为父即死,亦是瞑目了。

(唱)自悔贪杯在醉乡,奸贼害儿一命亡。大唐江山朱温享,彦章黑厮太猖狂。今天非儿救魔掌,险把为父一命亡。既然不忘恩情在,何不现身聚一堂?

李存孝 (唱)父王不必痛悲伤,听儿一一诉衷肠。奸贼害儿一命丧,父王恩情怎敢忘?大唐鸿福从天降,温贼不久命该亡。父王分离再莫望。

天神(上,唱)敕奉玉旨下天堂。白虎星听旨,玉帝有旨,巢贼已灭,即速上天赴位来。

李存孝哎,父王,今朝分别,再无相见之期了。

晋王李存孝。

李存孝老父王呀——

晋王难舍的勇南公。李存孝不能见的老父王。

(内白)星官请来!

李存孝父王,孩儿去也。(下)

晋王存孝,存孝,罢了,儿呀,难见的儿呀——

(唱)有声无影浮云去,痛哭嚎啕裂肝肠。慈心娇儿扬长去,儿呀,叫谁除奸扶大唐。哭之无益。军校,找了彦龙的首级,祭奠勇南公来。(唱)思想冤家痛悲伤,血泪滚滚滴衣裳。拨马速回大营去,再与列公同商量。

王彦章(唱)实想擒拿李克用,猛然大祸从天生。存孝空中来显灵,可怜吾弟丧残生。追赶老贼,眼看拿住,只见天昏地暗,小儿空中显灵,吾弟滚落马下,身亡,我军个个掉胆,落荒而逃。人蹋死人,马蹋死马,损兵大半,气煞吾也。

士卒报——千岁驾到!

王彦章臣有失远迎,千岁运粮辛苦,如此神速,真不误军务也。

梁太子大梁亡在旦夕,还讲什么军务?

王彦章殿下何出此言?请说分明。

梁太子元帅不知,小王押粮,将近京师,忽听路人所言,一一两两七三八四,说孤父翁纳子妻。

王彦章殿下,路人之言不可听信。主上一朝天子,万无此礼。

梁太子元帅金玉之言,孤家心内无疑,诸侯兵势如何?

王彦章殿下,是我一怒,马踏五营,追赶晋王,眼看拿住。不料,存孝空中现灵,唬退我兵,死者无数。待臣复整军马,定要擒拿晋王。众将官,听吾传令,个个扎对,教场听点。殿下请了。(下)

(唱)这件事倒叫我半疑半信,想我父他也是大梁仁君。他怎肯伤伦常败坏名分?常言道风不来树不动身。(下)

史建瑭(上,唱)豪杰生来心性雄,习就银枪赛青龙。打将钢鞭临阵用,敌人一见胆战惊。小将史建瑭,祖居北直大同城。父乃史敬思,晋王驾前身为太保。因保驾汴梁赴宴,命丧长枪之下,那时末将不满三岁,我母哭告,将俺抱到大同,恩养。今春一十四岁,三略六韬无不精熟。温贼篡国,今闻老千岁领众诸侯,在鸡宝和彦章交兵,屡战不胜,是我禀知母亲,要报父仇。家将何在?(介)传于众家兵,一个个斜衣小帽,看吾长枪银鞭,头盔铠甲,一齐带上,鞍马伺候。

(唱)提黑贼王彦章将心气烂,有朱温篡唐业逆理欺天。此一去与黑厮相敌对面,若拿住开肚肠先摘心肝。催战马好似离弦箭,恨不得一步到边关。

李嗣源(上,唱)今奉父命出军营,独马单枪往郓城。太保李嗣源。因彦章骁勇,诸侯惧怯。父王言道,昔日五虎反太原,被存孝所擒的那人,名日高思继,山东郓州东平府人氏。此人善使飞刀二十四口,又有金镖三根,命我去搬,只得催马速行。

(唱)唐室衰弱天数终,温贼谋位坐龙庭。彦章兵势多骁勇,诸侯个个胆战惊。山东搬来高思继,要把梁兵一扫平。嗣源催马郓城去,闪上盖世一英雄。

高思继(上,唱)昔日身为大将,惯乘烈马抡枪。争名夺利总是枉,因而辞官归故乡。 俺高思继,世居郓城,昔日在赫连铎麾下为将。五虎兵反太原,被存孝所擒,蒙恩释放。那时辞官归郡,耕理田园,倒也安乐。

家仆(上)禀爷,门外来了一人,言说晋王大太保要见。

高思继哈,大太保今来,必有大事,待我迎接。

(李嗣源上)

高思继不知大太保到来,有失远迎,勿得见怪!

李嗣源岂敢,岂敢。

高思继大太保不在太原,到此何事?

李嗣源自老将军归郡,勇南公已死。

高思继哈,勇南公亡故了?

李嗣源正是。

高思继哎,可惜一员好将也。

李嗣源不料温贼弑君篡位,天下王子诸侯俱到鸡宝关讨贼,梁兵势重,屡战不胜。故奉老千岁之命,特来搬取将军,要兴唐业。

高思继大太保休出此言,自勇南公恕我还乡,日食三顿饭,附守一张犁,誓不言武略,哪管国家事?

李嗣源哎呀,看将军口气必然不去,我想搬将不如激将,我自有道理。将军不去,倒叫彦章耻笑于你。

高思继他笑我什么?

李嗣源阵上遇见彦章,我言黑厮不必称威。山东有一好汉,名日白马高思继,搬来此人,只在你上,不在你下。那厮闻言大笑一声,他乃守户之犬、井底之蛙,若还逢阵,定要生擒活拿。

高思继气煞吾也!家童,开了甲箱,吾当束装,抬枪拉马伺候。(下)

李嗣源(唱)一言激怒英雄将,且看与贼排战场。

高思继(唱)智勇大将高思继,号称取命活阎王。披甲胄握银枪飞跃上马,擒黑贼如同似猛虎赶羊。二人行兵如飞往,要灭反贼兴大唐。(下)

王彦章(上)本帅王彦章与唐对敌,唐兵不出。军校,前去叫骂,叫晋王投降来。

(唱)唐室将亡梁王兴,两国不合动刀兵。若把晋王擒拿住,千刀万剐碎尸灵。(下)

高思继(上,唱)豪杰胯下青鬃马,怒发冲冠火焰生。诸侯俱怕黑贼勇,气煞山东一英雄。今朝将贼擒拿住,晋王麾下立大功。怒睁双目开言骂。

王彦章(上,唱)彦章催马问分明。匹夫哪个,竟敢呼王爷神名?

高思继吾乃山东郓城白马高思继,特来擒你这黑贼。

王彦章不知王爷的厉害,敢夸海口。军士们,两边擂起战鼓,于高思继交过手来。

(唱)高思继焉敢与王爷对阵,混铁枪打将鞭赛过凶神。打唐将死吾手难逃难遁,惜草命快下马叩首乞恩。

高思继胡道!-

(唱)你高爷万夫勇天人共信,扫群寇靖烽烟开国功臣。当水夫江湖贼不堪议论,举长枪管教儿命作鬼魂。

王彦章(唱)骂匹夫你休要无礼太甚,遇王爷即金钢有命难存。乌骓马比巨蛟浪里打滚,打将鞭赛大蟒拥出山林。

高思继(唱)梨花枪逢敌军难以逃遁,紧加鞭跨下马四蹄登云。鸡宝关前交一战,杀的日月天地昏。

高思继黑贼休走,看吾擒汝!

(杀介,对枪,对鞭)

晋王(上)孤家山头观看,二人相战三百余合,好凛然也!

(诗)征尘荡荡起红云,威威压赛巨灵神。枪刺剑砍无线缝,真正唬杀敌人心。军士们,鸣金收兵!

王彦章哪家鸣金?

高思继我家鸣金。

王彦章你家鸣金,可该收兵。

高思继若不鸣金,叫贼有命难逃。

王彦章休夸海口,明朝旭日始出,仍在此地交战。

高思继来者真君子。

王彦章怯惧者小人。请了!(唱)将军果然是好将。(下)

高思继(唱)黑厮枪法比人强。(下)

王彦章(上,唱)直杀的红日坠月光高照,高思继果称得盖世英豪。若不是那鸣金收兵去了,再几合吾性命诚恐难逃。尝闻高思继当世名将,果然话不虚传,大战一天却不乱径,不是鸣金,吾命定丧此人之手。我想明天对阵,这厮枪法只在吾上,不在吾下。明日打战,王彦章,王彦章,你的性命却叫谁保?呵,想起关圣贤打战黄忠,夜读春秋,今晚秉烛夜坐熟读兵书,再思擒拿之策。军校,传于五营四哨各头目将官,甲不可脱解,刀不可归鞘。国家兴亡,在此一举。头一队铜牌手,第二队弓箭手,第三队大炮手,第四队长,第五队杠子手,但有刺客,一齐下手。如若违令,定斩不恕。人来,帐前高悬红灯,书案明烛,抱兵书过来。(下)

(内打更)

哎呀!

(唱)忽听得角楼上起了更点,倒把俺大豪杰左难右难。东周时有多少英烈好汉,公孙技扶穆公独伯争先。烈士中数专诸尘世罕见,使鱼肠刺姬僚匡吴江山。吴要离刺庆忌右臂砍断,剜祸根自刎死名垂万年。晋献公宠骊姬纲常大乱,逼重耳游列国逃避祸端。介子推合先珍胡毛胡彦,孙武子在吴国曾把兵练,伍子胥抱幼主夜过昭关。春秋上众英雄细看一遍,猛想起三国时个个争先。曹魏王下江南雄兵百万,小周郎设计谋火烧战船。刘先主天生就龙眉凤眼,诸葛亮用兵甲如神一般。张翼德当阳桥三声喝断,赵子龙战长坂曹操胆寒。魏文昌克陈仓真有壮胆,关夫子保皇嫂出了五关。使拖刀先斩了韩福孟坦,取长沙义收了黄忠魏延。想起昔日关圣贤打战黄忠,夜观兵书,耳听风声大吼,抬头观之,乃是千年白猿,化成拖刀。哈,吾何不用回马枪?有了,有了。

(唱)一时忘却神枪计,倒叫冤家称威风。今日临阵,便是一枪了。

士卒报——天色大亮,请帅爷进膳。

王彦章哼,进什么膳!尔等一个个严装饱食,今日破敌,但有退步不向前者,立斩不恕。看吾枪马,待吾擒贼!(下)、

高思继(上,唱)昨日打战事非轻,冤家武艺比人能。今朝再若不能胜,倒被他人显威风。催马来至战场上,(上介)且看今日谁输赢。黑贼来迟,莫非惧吾?

王彦章哼!哪个惧汝?不用多言,得胜者便是大丈夫。

高思继黑贼看枪!

(杀介,王彦章使回马枪,刺死高思继)

王彦章(立,笑)是吾诈输佯败,冤家不解其意,飞马赶来,被俺回马一枪,将儿刺死。军校,前去叫骂,叫晋王送头来。

(唱)大将为国胆气雄,逢军遇将难逃生。白马将军一命倾,摇动干戈不太平。

士卒报——白马将军死于王彦章回马枪下。

晋王呀,罢了,气煞我也。(介,死)

李嗣源(上)父王,父王!哎,不好了,FI吐鲜血,快扶进后帐来!

(唱)眼巴巴父子活拆散,哭声地来叫声天。(下)

众将官(上,唱)只见星落天鼓震,众家列王丧胆魂。今朝举兵天不顺,惊煞各路众三军。

李杰潞州王李杰。

李毕青州王李毕。

李善河南王李善。

李辅四川王李辅。

李杰列公只因星落天震,正在惊疑,忽报老大王有恙,急来探病。

李嗣源(哭)哎,难见的父王呀!

众将官哎,忽听太保悲哀恸哭,想是叔王病有不测。

李嗣源列公,我父王病故。

众将官哎,叔王呀——

李杰且住,不可痛哭。黑贼闻知,乘丧来攻,吾营必乱。大太保将叔王尸首入殓,发回太原,然后再用计破贼。

李嗣源恐有兵来,何人保护?

李杰石敬瑭武艺过人,万无忧矣。

李嗣源急速传令,待我入殓来。

李杰军校,晓于石敬瑭,率领精兵五千,保护丧灵,须要小心提防。

众将官列公,国不可一日无君,军不可一日无帅。叔王驾薨,速立主帅,可安军心。

李善不可多议,潞州王可挂帅印。

李杰吾才疏学浅,万不敢当此大任。

众将官不必过谦,潞州王太原举义,诚有大志,理应挂帅。

(唱)千岁一死驾归天,要扶灵柩回太原。时刻提防彦章攻,何日杀贼除祸端。

王彦章(上,唱)昨晚登台观星象,只见星相没有光。耳听天鼓咚咚响,叫俺拍掌笑一场。昨夜登台观星,奎光闪闪,只见星大如斗,煌煌坠落。依吾看来,晋王必遭大凶。

士卒报——晋王身亡,嗣源押灵回奔太原。

王彦章老贼一死,去吾大患。小校,大兵随吾,抢夺丧灵,杀儿片甲不归。马来!

(唱)听说死了李克用,喜煞彦章大英雄。搬鞍上马急如星,方似弩箭离弦弓。个个如虎吞羊势,马赛蛟龙空中行。大兵奋力一拥攻。

李克用老贼呀——尸灵难回太原城。

李嗣源(上,唱)催动灵车忙起身,敬瑭断后紧随跟。当日辞朝沙沱去,六国大王俱敬尊。黄巢反唐实可恨,老千岁发来马和军。飞虎山收了李存孝,灭巢复整锦乾坤。今日寿终天命尽,叫谁伐暴扶圣君。嗣源正念心间事,(喊介)摇旗呐喊天地昏。追兵临近,待我保护灵车。石敬瑭截杀一阵!

(杀介)

史建瑭(上)末将史建瑭正往前进。(pCJ喊)呀,喊声不绝,旗书大字,兴朱灭唐。大元帅王彦章想是与我兵交战,杀上前去。

(杀介,史建瑭对介)

李嗣源(上)马上少将,报上名来!

史建瑭我父史敬思,小将史建瑭。

李嗣源原是贤侄。

史建瑭素不识面,这样相称。

李嗣源我是晋王麾下大太保李嗣源。.

史建瑭原是叔父,这位将军何名?

石敬瑭小将石敬瑭。

史建瑭闻名未会,押这何人灵车?

李嗣源我父王驾薨,发回太原殡葬。

史建瑭哎,老大王呀——

(呐喊)呀,黑厮兵来,你们押灵速往,有我阻挡。

李嗣源小心在意。

史建瑭放心,放心。(对王彦章)且住。你少爷在此,黑厮休得称威。

王彦章(笑)哈,哈,正来追赶,遇见小小婴儿,可笑,可笑。

(唱)年纪不过十三四,身高不过五尺躯。胯下玉鬃马,长内提。纵有英雄气,可惜无年纪。若与吾对垒,鞭下成肉泥。速速下马跪,放儿归故里。

史建瑭(唱)只为杀父仇,特来生擒你。

王彦章尔父是哪个?

史建瑭白袍史敬思。

王彦章呵,原是将门之子。小小年纪,与王爷对阵,可惜儿命,收兵回去,再长几年与吾交战,好来生擒活拿。

史建瑭(怒)好黑贼!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恨不得生吞汝肉,活饮汝血。休走,看枪!

王彦章(笑)哈哈,史小子必然要战,休屈了你的兴头。列开阵势。(杀介)不错,不错!

(杀介,鞭打王彦章,王彦章)

史建瑭是我用鞭一打,黑贼逃走。则见旗号乱摆,众诸侯来也。

李杰哎呀,多亏少将军前来,反贼败走。少将军何名?

史建瑭千岁不知,我父史敬思,小将史建瑭。

李杰哎呀,原是将门英雄,必有智才,彦章何以破之?

史建瑭千岁,闻贼粮乏,必差人上汴梁搬粮,速可传令,汴梁大道多掘深坑,拿住奸细,方好用计。

李杰呀,将军果有智才。如此,赐尔令箭一支,速可调兵,用计破贼。

史建瑭谢千岁大恩。众将听令,汴梁大道多掘深坑,准备挠钩挽子,细作落坑,拿来见吾。

李杰少将军,请来。

(唱)请来同到中军帐,准备活擒王彦章。(下)

高行周(上,唱)纠纠雄威气满面,堂堂威武虎将员。生来就有破天胆,三略六韬隐胸前。高行周,父乃白马高思继。鸡宝关伐暴救民,闻得我父临阵身亡,死于王彦章之手。是俺辞别母亲,要报父仇,只得催马前进。(唱)天生豪杰胆气雄,习就铜锤神鬼惊。若把黑贼擒捉住,千刀万剐碎尸灵。(下)

傅道昭(上)我乃管驿官的便是。因军中乏粮,奉元帅命令,身带表文,上汴梁催粮一回。

(唱)王元帅杀唐将人人惊怕,好一似风卷叶雨打残花。昨日遇见一个小娃,手忙脚乱的没处抓。险些死在了马蹄下,真真的将人活笑煞。

(傅道昭落坑,拿介)

士卒(上)报——细作落坑,用挽子拉出,用绳捆了。

傅道昭将爷们,我是行路的客商,拿我为何?

军校行客就是你这打扮?不说实话,先割你一刀。

傅道昭莫要动手,实对你说了罢。

军校说了实话,免得挨刀。

傅道昭我是梁营管驿官傅道昭。

军校叫什么倒灶?

傅道昭我名傅道昭。

军校哪里去?

傅道昭因为双亲年老,辞官归家奉亲。

军校那用分说,身边搜捡,(介)原是催粮的表文,押见帅爷。

傅道昭哎,罢了,难见的我那媳妇娃呀。(下)

史建瑭(上,唱)有智不在年高大,小小孩童练兵法。

威武堂堂敌人怕,一心要把反贼拿。本帅史建瑭,吩咐众将,汴梁大道,多掘深坑,恐怕细作落坑,还不见到来。

士卒报——禀帅爷,我们坑中拿住细作,搜出运粮的表文。

史建瑭呈上来,待吾一观。(观介)呀,果是求粮的表文。左右,押上来!

傅道昭帅爷,饶命吧!

史建瑭报上名来。

傅道昭小人傅道昭。

史建瑭军有多少?

傅道昭三万有余。

史建瑭粮有几何?

傅道昭粮草俱无。帅爷饶命罢!

史建瑭左右,押下斩首。(献头介)军校,传于军队之中,哪个敢去汴梁见朱温诓粮,吾即大用。

赵霸(上)我敢去!(诗)胆大探虎穴,心雄锯龙角。我敢去!

史建瑭来者何名?

赵霸巡营小军赵霸。

史建瑭呀,相貌魁伟真是将才,何充小军之数?此去大功若成,即升带刀指挥。

赵霸谢过帅爷。

史建瑭和他人一样打扮,前去催粮,须要小心。本帅领兵后边接应。

赵霸遵命。(下)

(唱)钦羡赵霸虽小军,心雄胆大人龙潭。将来必不居人下,玉柱金梁就是他。(下)

郭彦威(上,唱)同台发动人和马,要除逆贼扶君家。俺同台节度使郭彦威。因唐室衰弱,温贼弑君篡位,王彦章挂帅,鸡宝关大战,老大王驾薨,潞州王为帅,为此带本部人马,前去解危。军士们,将兵催动。

(唱)残唐熬战何日休,一臣杀君鬼神愁。朱温贼呀——匹夫若犯我的手,千刀万剐称心头。(下)

赵霸(内白)军校,将粮车催动着!哎呀!好了!

(唱)利口说转梁王意,搬粮运草起征程。我乃巡营小军赵霸,祖居山西平阳府,西洛县人氏。奉命诓粮,幸喜梁王信实,发粮十万石,这真是天助俺成功也!

(唱)可笑梁王无道君,他把赵霸认成真。今日发粮十万石,运来粮草济我军。

(曹龙、于耀二人上)

曹龙俺指挥曹龙。

于耀俺副将于耀。

曹龙于将军,王元帅差人求粮运草,钦命咱二人发兵三万五千,粮草十万斛,同来人赵霸押赴大营,只得速行。

于耀正是。

曹龙(唱)梁与晋鸡宝关会兵交战,这干戈不知道何日平安?

(喊介)耳风里忽听得一声呐喊,信炮响战鼓鸣旌旗满天。

于耀赵霸在哪里?

赵霸何事?

于耀来兵无数,必是唐兵抢粮。

赵霸来兵太弱,何必在意?二将军当先,末将掠后,倘若不胜,自有擒他之法。

曹龙、于耀如此,我们当先迎敌。(–人同下)

赵霸好贼呀!

(杀介,赵霸斩于耀、曹龙,赵霸下。史建瑭、赵霸同上)

赵霸元帅,小人奉命,诓粮十万石,找来曹龙、于耀首级献功。

史建瑭将军诓粮有功。吾许汝带刀指挥,即去受职。

赵霸多谢帅爷大恩。(下)

史建瑭众将官,传于五营四哨各路将军,齐夺大营,此日要擒黑贼。

(唱)赵霸才智胜孙吴,诓来军粮十万石。人强马壮如雷吼,要取黑厮项上头。(下)

(内报)敌军诓粮十万石。

王彦章(上,唱)听军报罢怒气生,不由叫人眼圆睁。气煞吾也!军校,看吾枪马,随吾唐营讨粮一回。

梁太子(上)且住,元帅不可。他人锐气正胜,善战不如善守。我今赴京搬粮,军粮齐备,再好对垒交战。

王彦章千岁之言有理。

梁太子元帅请了。(下)

王彦章史建瑭,我的儿呀——

(唱)若要两家干休罢,除非海枯上天塌。(下)

(梁王朱温与贾妃同上)

贾氏(唱)朦胧处枕席间恩情难弃,愁只愁太子回必有别离。

梁王(笑)放心,放心。

梁太子(上)好气也——

(唱)进京地百姓们悄歌低语,文武们伸着舌低头呆立。无道君占子妻真正非礼,挎宝剑进宫去观看消息。

(见介,太子怒)哎,果有此事,父占子妻,亦如楚平王老禽兽。休走,看剑!(赶梁王,下)

梁王(上)住了,世上哪有子杀父之理?

梁太子(上)天下哪有父纳子妻之说?

(杀介,梁王、贾妃皆死)

二太子(上)反了!

(杀介)

梁太子呀,尔敢杀兄?

二太子呀,子敢杀父,弟岂不敢杀兄?休走!

(杀介,梁太子死,二太子提头,下)

二太子(上)文武听旨,我兄杀父,吾故杀兄报仇,文武可有他意否?

(内白)子杀君父,罪不容诛。二千岁杀兄乃应天顺人,我等尊服,即扶千岁正位,以安社稷。

二太子孤本无德,卿等即立,便不推辞了。

(唱)金銮殿前乱名分,忤逆便有忤逆人。臣杀君来子杀父,弟杀兄来应天心。(下)

李杰(上)眼观旌节旗,耳听好消息。’

士卒报——小人奉命打探,朱梁王暗纳子妻,被大太子杀了。金銮殿弟复杀兄报仇,众文武扶反贼二子即位。

李杰(笑)啊,哈,哈……温贼一死,去国大患也。

士卒报——禀手岁,关外来一支人马,同台节度使郭彦威前来投见。

李杰呀,此乃大豪杰也!今Et前来,大唐之鸿福也。有请!

郭彦威(上)千岁在上,微臣郭彦威拜见千岁。

李杰将军请起。

郭彦威千岁洪恩。末将闻千岁征贼,为昭宗报仇,特来助阵,望乞重用。

李杰将军为国救民,真乃盖世忠良。请到宴上,再议进兵之策。

郭彦威从命。(下)

士卒报——禀千岁,关外来一少将,说是山东高思继之子高行周要见。

李杰呵,必是豪杰,命他来见。

高行周(上)千岁在上,臣高行周参见大王千岁。

李杰少将军请起。将军堂堂气象,熊腰虎背,年庚几何?

高行周一十三岁。

李杰虽有英雄之气,惜乎年幼身小力微。

高行周(诗)千岁勿轻臣,武艺件件精。平地飞上马,操枪龙摆头。张弓射天雁,掌剑按吴钩。所仗平生学,特来报父仇。

李杰呵,呀,将军身轻妙舞,真乃人林的鹞子。

高行周谢千岁赐名之恩。

李杰(笑)哈哈,既然谢恩,本帅赐名,俱称高鹞子,封尔前战先锋,帐前披挂听用。

高行周得令。

李杰人来,命史建瑭进帐议事。

军校(上)禀爷,总兵夜巡出营,不见踪迹。

李杰呀,听言大吃一惊,想是惧敌逃走。若无小小建唐,大业难成。

军校报——我史爷回营。

李杰快快请进来!

史建瑭哎呀,罢,罢,罢。千岁在上,小将回令。

李杰少将军黑夜之间,去到哪里?

史建瑭小将出营,只见西北将星坠落,流光已散,可知黑贼亡在旦夕。

李杰将军深明凶现,何计破之?

史建瑭自此百里之地,有一苟家滩人头峪,乃绝地也。只可人不可出,埋伏人马,诱贼入峪,王彦章跑入峪口,岂能得活?

李杰将军之论,世之罕见,赐汝敕书令箭,调兵擒贼。

史建瑭千岁请回。(李杰下介)军校,传吾将令,一营四哨,各路诸侯,教场听点。(下)

(上,诗)钦羡三国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王。只为父仇记心上,今朝要拿王彦章。

本帅史建瑭,今坐教场。军校,敲响军鼓,挂出点将牌,有不到者定斩不饶。

军校众将俱齐候令。

史建瑭看军册簿上来,高行周听令。

高行周伺候元帅。

史建瑭听吾号令,命汝去战黑厮,只许败不许胜,诱至苟家滩人头峪。着军卒吊你上山,须要努力擒拿!

高行周得令。(下)

史建瑭郭彦威听令,汝领本部人马,俱用青旗,按东方甲乙木苟家滩正东埋伏,黑贼若到,努力擒拿。

郭彦威得令。(下)

史建瑭石敬瑭进帐,汝领一哨人马,俱打白旗,按西方庚辛金正西埋伏,定要擒拿反贼,不得有误。

石敬瑭得令。(下)

史建瑭刘高听令,汝领军兵,红旗为号,南方把守。

刘高得令。(下)

史建瑭李嗣源听令,汝带一支人马,俱用皂旗,正北埋伏,黑贼人峪,一拥擒拿。

李嗣源得令。(下)

史建瑭李存勖听令,汝领大队,俱用黄旗,中央埋伏,小心在意。

李存勖得令。(下)

史建瑭众将官,一齐上马,直奔苟家滩来。

(唱)传令一声如雷吼,要取黑厮狗性命。(下)

高行周(上,唱)高鹞子生来禀性刚,势如猛虎活吞羊。一吼如同雷声响,擒贼于父报冤枉。催马来至阵前方,叫骂黑贼王彦章。

(对介)

王彦章阵前狼叫何人?

高行周你少爷高鹞子。存孝揍不死的黑贼,只为杀父之仇,故来擒你。休走!

王彦章你高鹞子即使大鹏展翅,也难脱吾手,休走!

(杀介,高行周败逃,王彦章追下)

王彦章(上)正战中间,放马逃走。冤家怯吾不战,只得赶尽杀绝。

高行周众将官,喊呐一声,将贼围了,将吾吊出。

士卒高少爷到了,快吊,快吊!

王彦章进得峪来,四下无路。呀,忽听炮响,莫非中贼计策?众将官,速速退兵。

郭彦威(上)黑贼莫走,郭彦威到了。

(战介)

王彦章(诗)可恨郭彦威,上阵来夺坤。今遇王彦章,有命也难回。

石敬瑭(上)黑贼休走!石敬瑭到了!

(战介)

王彦章(诗)小小婴儿立战场,三略六韬兵法强。锋枪刺来赛玉蟒,实服雄威石敬瑭。

刘高黑贼,休得撒欢!刘高马到。

(战介)

王彦章(诗)彦章抬头哈哈笑,匹夫不在吾眼角。一阵杀贼难逃躲,看你目下见阎罗。

李嗣源(上)反贼莫走,李嗣源马到。

(战介)

王彦章(诗)可叹李嗣源,懦夫敢当先。长枪只一举,抱头心胆寒。

李杰众将官,伏兵四起,将贼围了。(下)

(众将围杀,王彦章败)

众神(上)众神灵请了,朱温弑君夺位,王彦章助纣为恶,今命尽禄绝,即起飞沙走石,叫黑贼死于苟家滩人头峪。

(诗)温贼弑君太猖狂,威威神灵下天堂。反贼今朝命该丧,五龙二虎逼彦章。(下)

王彦章好杀也!吾中贼计。五方五地俱有龙出现,二虎飞腾,吾命难得保生,不如拔剑自刎当亡。

(诗)彦章低头泪汪汪,将犯地名实可伤。立逼豪杰一命丧,吾主江山不久长。(死介)

史建瑭(上)黑贼一死。军校,趁此得胜之势,杀上汴梁来。(下)

梁兵报——唐兵盖地而来。

二太子大事不成,速速逃走。

史建瑭(上)哪里走?

(杀介,众将官上,史建瑭追下,又上)

史建瑭列公,今平逆党得了汴梁。国不可一日无君,该立何人?

众将官不可多议,太保李存勖,眉清目秀,宽仁厚德,可以为君。

史建瑭如此,大兵撤回长安,再作商议,等到黄道吉日,再好扶主登基。

众将官请到宴上,请了,请了。

(全下)

正是:彦章无故起狼烟,今朝命丧苟家滩。大兵今回长安去,复整唐室万万年。

编辑:秦人

关键词:华阴老腔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