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客家习俗特别敬重“舅公”,将“舅公”的地位与天上的雷公等同起来,足见“舅权”在客家人心目中的至高无上。可以这么说,在所有亲友之中,“舅公”的威望最大,所受到的尊重也最多。 … … 

 

客家习俗特别敬重“舅公”,将“舅公”的地位与天上的雷公等同起来,足见“舅权”在客家人心目中的至高无上。可以这么说,在所有亲友之中,“舅公”的威望最大,所受到的尊重也最多。 

 

原始社会母系氏族制及父系氏族制早期存在于舅甥之间的一种权利和义务。在母系氏族制时期,舅舅是甥儿、甥女最亲的男性长辈,与姊妹一起承担抚养、教育下一代的职责和义务,年老后则由甥儿、甥女供养,社会职位(酋长、祭师等)和个人财产也由甥儿、甥女继承。

舅权在母系社会从属于母权,在父系社会里却只是一种母系制度的残留,然而客家人却在许多人生仪礼中,仍把“尊舅”的传统传承了下来。

 

在客家的婚姻仪式中,外甥结婚,舅舅是当然上宾。在举行婚礼这一天,舅舅要在举行婚礼的厅堂显眼处挂上一块牌匾,上书外甥的名号以及诸如“百年好合”、“龙凤呈祥”之类的吉祥语。

挂匾时,舅舅口中还需不停诵念吉祥祝词。这一仪式俗称“挂号牌”。其中荣誉唯有“舅公”方可享受得到。

 

在客家人嫁女儿的送嫁队伍中,最重要的角色是“送嫁舅”,也就是新娘的弟弟(一般是最小的弟弟),这是必不可少的人物。如果没有亲弟弟,就要请与自己最亲的堂弟去。“送嫁舅”是嘉宾中的嘉宾,贵客中的贵客。

新郎要对他热情周到地服侍,不敢有任何的怠慢。无论“送嫁舅”有多么顽皮、耍性子甚至无赖,新郎和男方家人都必须忍耐和礼让,丝毫不敢含糊或怠慢。

 

每逢摆酒席,每张八仙桌上,只要有舅舅,都是必须坐上席的。这种表亲关系在客家地区是得到整个社会的认可的。客家人多礼好客,凡事循规蹈矩,不偏不倚。如果那天被人指出“冇规矩”,无论是否属实,都是一件很不体面的事情。

客家人每天讲的就是一个“规矩”。圆规方矩,既是事物的本来形态,也蕴含着事物的内在本质。做事有板有眼,严格按照规程、套路行事,这是客家人为人处事的显著特点。自幼接受“天上雷公,地下舅公”的教导,让客家人都养成了遵纪守法的良好习惯。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