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客家人笑那些凡事不作调查研究,随声附和的人,就说他“人话蛇,蟋嗦蛇”。这句话有个来历—— 

 

 

客家人笑那些凡事不作调查研究,随声附和的人,就说他“人话蛇,蟋嗦蛇”。这句话有个来历——

从前,有几个人晚上在门口乘凉,月光朦亮,便没再点灯火。大家说说笑笑,好不热闹。正谈笑间,有个人起身去“小解”(小便),忽然觉得脚下绊着一条又冷又滑的东西,便惊叫一声:“哎哟,蛇哥!”侧面一个人,连忙跳起来也惊叫道:“是蛇哥,刚才我还听到‘蟋嗦’声(蟋嗦声,意爲蛇游动的响声)!”又一个人也随声附和,添油加味地说:“这里是有蛇的,前天三伯婆还说,她的小鸡仔被蛇哥吃了呢!”于是,大家慌作一团,都怕踩着蛇被咬了。有个人却不声不说,起身去点了一盏灯来,来现场一照,哪里有什麽蛇的影迹,原来是一条井桶索,又湿又滑。刚才的一场虚惊烟消云散。那个说踩了蛇的人很不好意思。而那些随声附和的人,却说起了风凉话来。这个说:“咳,我说‘蟋嗦声,是吓你的,这大门口哪里会有蛇呢!”那个则说:“三伯婆的鸡仔是给鹞婆吊去的吧,她说是被蛇哥食了,我是想,也有可能吧,其实也没亲眼见到的。”那个去点灯火的人一听感到好笑极了,便对他们说:“你们呀,就惯随声附和,人话蛇,你就话蟋嗦蛇;难怪上街喊打老鼠,下街就喊打了一条大老虎!都像你们这样,还有什麽是非可分,还像什麽世道!”说得那些人羞得不敢出声。就这样,这句话就流传下来了。

 

作者 admin